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446圣旨到,一个比一个阴险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8年73期特马诗句是什么2018年特马开奖结果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【今天满百张月票,我六更!】

    元希先生的话没有错,她用人体骨骼图参加比试,风险很大,要不是颜老慧眼,她这图十有**会被埋没了。

    可你当她想呀,她也想和唐伯虎那样,随便画两笔就是绝世名画,让人惊艳羡慕,可前提是她得会,她有这个才能。

    凤轻尘偷偷翻了白眼,低下头,不让元希先生看到她鄙夷的眼神。

    元希先生当人人和他一样,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嘛,元希先生难道不知,这世间有一群人连温饱都无法解决,哪有闲情雅志去学琴棋书画,享受那风月之事。

    琴棋书画是有权、有钱人家的闺秀才有资格学有东西,她凤轻尘哪里有权、有钱了,虽是圣上亲封的忠义侯之女,可也是今年的事情,短短一年她能学什么。

    凤轻尘真不知道,是元希先生太过单纯,还是她装才女装得太成功,元希先生居然真认为她是才女,认为她有绘画的本事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场合不对,凤轻尘真想发飙,告诉元希先生,为了和苏绾比试,她把看家本领都使了出来,她唯一会画的就是人体骨骼图和人体器官图,除此之外她别的都不会。

    可她不能说,一说她就输了。

    装,装,装,她要装出淡泊名利的样子,好让这些名流大儒喜欢。

    凤轻尘调整呼吸,扬起明媚的笑脸,一脸恬淡的道:“元希先生,今天这场画画比试,我只想享受比试的过程,对于输赢我倒不在意,琴棋书画本就是雅事,添上功利心,反倒污了琴棋书画这四个字。”

    “轻尘小友说得好,琴能悦人心神,棋能引人思考,书能让人静神,画能让人忘忧,虽是比试却不能用功利心弹琴、做画。”颜老附和,亦是侧面表明,他欣赏凤轻尘的人体骨骼图,此图要是公布于众,意义远比一副《蝶恋花》来得深远。

    “颜老说得是,画出一副有用的画,画出一副让自己心情愉悦的画,比取得胜利更让人心喜。”凤轻尘心里不认同,可面上却是一脸恭敬。

    也只有颜老这样的人,才能说出这样的话来,真正参加比试的人,又怎么可能不在乎输赢,就如同清流大儒爱名声一样,参加比试的人也想要得到好名声。

    功利心,这世间有谁能脱离这三个字,学者名儒追求的境界与清名也是功利心,谁也不比谁清高,这世间的凡夫俗子,有几人能跳出名利场,远离这浮华的尘世。

    凤轻尘不认为有功利心是坏事,只要把功利心摆正,不损己害人就行了,没有功利心,贪官不贪、清官不想留名、这世间启不是要乱套。

    当然,凤轻尘心里明白就行,可没有想过拿这套道理去说服颜老等人,说了就会得罪一大批人,她可不想惹事,现在最要紧的是,紧握颜老大腿,争取在画画中比试中获胜。

    颜老脸上的笑意加重,看凤轻尘的眼神也越发的满意了,当然,活了五十多年,颜老怎么看不出,凤轻尘并不像她表现得那般云淡风轻,但小小年纪就能做到这一步,能装出不争名利的样子,已是不易。

    对年轻人,对孩子,咱要宽容。

    颜老笑得如同老狐狸,想到家里那坛前朝雪酿,颜老眼中的笑意更甚,好吧,是人都会有爱好和弱点,连他都跳不出这名利场,又怎么能奢望一个十五岁的少女能看透这名利场。

    凤轻尘的人体骨骼图,传了一遍后,苏绾的画也干透了,侍女小心意意地将苏绾的画捧到太子的面前。

    太子扫了一眼,眼神落在那只蝴蝶上,笑着评道:“百花盛开,千姿百态,苏绾秀将花的风貌画了出来,只是这蝴蝶稍嫌华丽,让这画失了真实。”

    “请殿下指教?”苏绾不解的问道,或者说她不服,认为太子这是在故意挑错。

    太子包容一笑:“苏绾秀这蝴蝶美则美矣,但却少了几分真实,苏绾秀你可曾见过如此色彩斑斓的蝴蝶。”

    世人画蝶,都将蝶画得炫丽多姿,美轮美奂,哪里会管是不是真的有这种蝴蝶,太子这么一说倒是把苏绾给问住了。

    她虽有捕过蝶,倒真没有看到画上那种多彩炫丽的蝴蝶,只是她的先生是这样教她,她便这样画了,现在被太子指出来,苏绾倒真不知如何说了。

    太子很有风度,没有为难苏绾的意思,笑着将画传给西陵天磊:“磊太子可要看仔细,本宫记得磊太子昨天可是说了,本宫的皇叔说轻尘好就是徇私。”

    太子绝对是只笑面虎,阴起人来眼也不眨,西陵天磊不是九皇叔,他没办法像九皇叔那般,理直气壮的偏心,西陵天磊也不好多说,夸了数句,便将画传给颜老。

    苏绾的画功扎实,用色大胆,这一副蝶恋花,虽然不是珍品,但绝对是上品,而且苏绾的画比凤轻尘的画,好评多了,颜老和三位大画家也不吝啬赞美之词。

    这么一圈下来,除了太子指出一个小问题外,其他都人都是赞美之词,苏绾高悬的心终于落到心口,心平气和等七位评判评出胜负。

    这一次,她该赢了吧!

    可为了评判的方法,七位评判,或者说太子与西陵天磊又争执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书画本一体,既然昨天是匿名评判,今天也就这么办吧。”太子道。

    西陵天磊立马否定:“不好,不好,书画虽一体,可各有千秋,怎么能用相同的评判方式,依我看不如我们从按画功、意境等打分,最后谁的分高,谁就是赢家。”

    “画虽讲究意境,但别忘记画更要真实,苏绾秀那画,少了几分真实。”太子不让苏绾解释也是有原因的,你看现在不就是一个好的攻击点吗。

    “画追求的境界,太过拘泥于现实,便少新意。”西陵天磊也不甘示意,昨天被九皇叔阴了一道,他今天绝不会再重蹈覆辙,谁知道九皇叔背后有没有下黑手。

    昨天的事,他不查并不表示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磊太子这是认为,新意比写实更重要了?难道为了画的好看,就可以不顾现实,颠倒黑白,将民不聊生的惨况,画成太平盛世?”太子一句话,瞬间将小小的画画比试,提到政治的高度。

    凤轻尘佩服得五体投地,从杏受精英教育长大的孩子,就是不一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太子和西陵天磊互不相让,两人你来我往,不见半丝火药味,可偏偏一刻钟下来,都没有一丝进展,谁也不肯让步,直到太监来报,皇上有旨,宣凤轻尘与苏绾带着画作进宫,西陵天磊才明白,自己又中了太子的计,太子这分明是在拖延时间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