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455柔软,我心里真心有你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彩票随机有人中奖吗百采料大全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凤轻尘除了早上喝了一碗稀粥外,便再也没有进食,胃里空空,哪有东西可吐,吐来吐去,不过是吐出一些酸水罢了。

    吐不出来,可胃里又难产,再加上头痛的要死,凤轻尘这个时候,已无法保持冷静了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,你怎么了?”凤轻尘一阵狂吐,九皇叔先是吓了一吓,随即又担心个半死,连忙扶住凤轻尘,轻拍凤轻尘的背,替她顺气。

    凤轻尘这伙正难受,又想到,都是因为这个男人,才害得自己变成这样,当下也顾不得心中的害怕与顾忌,一把将人推开:“你烦不烦,离我远一点。”

    她现在看到九皇叔就讨厌,要不是因为他,她这个时候早就回家休息了,哪里会这么狼狈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。”九皇叔身形一晃,却一步未退,眼中有一闪而过的受伤与自责。

    “你离我远一点,都是你,要不是你,我哪里会这么倒霉,本来就难受,你还一直拉着我说一些没用的话,说话就算了,还要我骑马出城、在山谷陪你散步,你吃饱了撑着没事做,折腾人,也不替别人想一想。”凤轻尘越想越气。

    皇子公主了不起呀,一个个不顾她的意愿,想要她做什么就要她做什么,她是人不是傀儡,她有自己的想法,有自己的意识,凭什么一个个仗着出身好,就欺负她,就把她当棋子用。

    想到这几天比试时发生的事情,还有自己的担惊受怕,凤轻尘突然觉得自己好累。

    来这个世界这么久,除了医治王锦凌的眼睛,没有一件事是按自己的意愿做的,她就像一个玩偶,被人操控,偶尔做出一婿格的事情,也要借助别人的力量。

    眼泪无声流了出来,也只有生病,凤轻尘才会将自己脆弱的一面,展现在九皇叔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,我……”九皇叔抱着凤轻尘,道歉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,他要是知道凤轻尘不舒服,一定不会带凤轻尘出城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你呀,走开呀,我讨厌你,明明知道我不舒服,还要勉强我……”凤轻尘使出吃奶的力气,却无法将皇叔推开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……”九皇叔讷讷的道,他真不知道凤轻尘不舒服,他看凤轻尘的气色很不错。

    不知道,多好的理由,一句不知道就可以把一切都推干净,凤轻尘张嘴就想要顶回去,可张了半天,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眼前一黑,直接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!”九皇叔脸色一变,顾不得身上的伤,打横将凤轻尘抱起,朝小木屋走去。

    “大夫,快,快找大夫。”抱着没有一丝活力的凤轻尘,九皇叔真正是吓慌了,要不是凤轻尘还有气息,九皇叔怕是要会杀人。

    因这突发事件,整个山谷都陷入紧张之中,一个二个忙了起来,原本安静的山谷,瞬间闹腾了起来,西陵天宇也在第一时间收到了消息,当下对凤轻尘表示深切的同情。

    九皇叔太白目了,他都发现了凤轻尘不对劲,九皇叔居然没有发现,活该九皇叔倒霉,明明知道凤轻尘这几天因为比试的事情,忙得要死,还要找凤轻尘麻烦,这下好了,把人累病了。

    大夫很快就来了,在九皇叔杀人的眼神下,大夫战战兢兢的替凤轻尘把脉,最后检查的结果是凤轻尘没有大碍,只是太累了,再加上伤了心神,喝几幅安神的药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没有大碍,她好好地怎么会吐,又怎么会晕倒?”九皇叔却不接受这个解释,大夫吓得双腿发抖,连忙解释凤轻尘这是饿了,伤了脾胃,醒来时吃点热食就好了。

    九皇叔这才想起,凤轻尘一大早就去了皇家书院,接着又进宫,然后又被太子带到九王府,根本没有吃饭时间。

    九皇叔知道错在自己,又再三确定凤轻尘没有大碍,便不再为难大夫,让他下去煎药。

    很快,药和热粥都送了上来,九皇叔不假他人之手,亲自给凤轻尘喂食、喂药,又吩咐下人送来热水,九皇叔又亲手替凤轻尘擦拭掉脸上的泪渍,还有脸上的残余胭脂。

    到这一刻九皇叔才明白,凤轻尘的气色好都是因为胭脂的遮掩。

    九皇叔温柔的替凤轻尘擦着脸,生怕弄疼了她,当九皇叔擦到凤轻尘的额头时,手一顿时,看到额头上的伤口,眼中闪过一抹寒意。

    他以为安平和子洛只是言语羞辱了凤轻尘,没想到他们居然害凤轻尘受伤了,这么隐蔽的伤口,如果凤轻尘不说,他也不会发现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九皇叔将凤轻尘的裤脚往撸起,看到凤轻尘淤青发紫的膝盖,九皇叔杀气顿起。

    安平、子洛,这笔账,皇叔替凤轻尘记下了。

    九皇叔强压下杀人**,让人送来药酒,温柔地替凤轻尘将膝盖上的淤青揉散,每揉一下,眼中的心疼就加重。

    要不是亲眼所见,他真以为事情真如凤轻尘所说的那般,只是多跪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笨蛋,到现在还不相信我。”九皇叔看着凤轻尘脸上痛苦的表情,又是心疼又是生气。

    这个笨女人,受了这么大委屈,却连说都不说一句,真不知她到底是怎么想的,一般的女人在外面受了气,肯定会回来找自家男人帮她出气,可凤轻尘呢?

    他都把机会送到凤轻尘面前,凤轻尘却不懂得抓住。他虽然不会因此要子洛和安平的命,可替她出口气,总是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九皇叔一直守着凤轻尘,直到他发现自己的伤口又痛了起来,才想起在抱凤轻尘回来时,不小心把伤口弄裂了。

    九皇叔交待下人小心照顾凤轻尘,提着凤轻尘的药箱,去了隔壁的小木屋,按照记忆,九皇叔学着凤轻尘的方法,将自己的伤口重新清洗、上药、包扎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凤轻尘专业,可常年受伤的人,自己包扎个伤口却是不成问题,只不过自己下手太重,时不时就把伤口弄痛。

    同一时刻,隔壁木屋里的凤轻尘也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睁开眼,发现自己在小木屋里,闭上眼回想了之前发生的事情,凤轻尘的眼中闪过一抹懊恼之色,心中暗自责骂自己,太不冷静了,只能在心中祈祷,九皇叔不要和她计较。

    侧头,看到屋外一片黑暗,凤轻尘的心咯噔停了一下。

    天黑了,她还在城外,明天的比试怎么办?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右手又酸又痛,第一天已经六更了,亲爱的你们就不要再等十更了,这个月肯定没有十更了,大家把月票都投了吧,阿彩的手好些后,一定会尽力加更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