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453令牌,打死了本王会担着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香港现场直播开奖记录四不像特肖图20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九王府虽然人少,但个个都是精英,一个能当好几个用,太子与洛王两人之间战火,才刚起一点苗头,九王府的管家就上前,将这苗头掐断,恭敬的把两尊神,两尊瘟神给请进府。

    凤轻尘虽然是跟太子一起来的,但明显没有帮太子的打算,凤轻尘从下马车,就把自己当隐形人,淡定的站在一旁,无论太子如何明示、暗示,都没有替太子说话的打算。

    太子虽气,但在九王府,也不好多说什么,再说,凤轻尘即不是他的幕僚又不是他的门客本就没有义务帮她。

    太子与洛王各占一边,两人的脸上都带着笑,可那笑却不达眼,凤轻尘捧着茶杯,一双眼只盯着茶杯瞧,好像茶杯上那一片绿竹能开出花来。

    管家进去通报,没多久就来请太子和洛王过去,九皇叔刚醒了,要见他们,至于凤轻尘就不必去了,九皇叔说不想见凤轻尘。

    太子脸上的笑一僵,他没想到九皇叔不肯见凤轻尘,难不成九皇叔会生病,真和凤轻尘有关。

    毕竟,九皇叔生病前,最后一个见的人就是凤轻尘,太子执意带凤轻尘来,也是想卖凤轻尘一个好,或者说卖九皇叔一个好。

    如果凤轻尘昨天惹九皇叔生气了,借这个机会给九皇叔赔个不是,要没有惹九皇叔,这个时候来探病,也能让九皇叔高兴。

    横竖,太子都认为自己把凤轻尘带来,九皇叔一定会高兴,可没有想到九皇叔根本不愿见凤轻尘。

    九皇叔和凤轻尘之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?凤轻尘不会是失宠了吧,如果是这样的话,凤轻尘很快就会被啃得尸骨无存。

    要知道,凤轻尘得罪的人可不少,而且个个权势滔天,会保她的人只有王锦凌与九皇叔。

    现在王锦凌不在,九皇叔又不肯保她,凤轻尘还有活路吗?

    别人不说,子洛和西陵天磊,第一个不会放过凤轻尘,还有南陵苏家。

    可是,凤轻尘要是失了九皇叔的心,九皇叔又怎么会再三叮嘱他,要他护好凤轻尘呢?

    太子一脸疑虑,来到九皇叔住的院子,看九皇叔精神不错,太子先问侯了几句,见九皇叔并不反感,便试着提了凤轻尘比试的事情。

    九皇叔只听不说话,太子却大受鼓舞,又把凤轻尘在宫里发生的事情,提了两句,话里话外无不表明,凤轻尘在宫里被人欺负了。

    东陵子洛坐在一边,心中那叫一个郁闷呀,太子越来越像小孩子了,居然当面告状,他今天真是冤死了,有心想要解释,可又怕画蛇添足,落得一个不打自招的名声。

    可东陵子洛又启是任人欺负之辈,太子说凤轻尘在宫里被人欺负了,东陵子洛就说太子无能,保护不了凤轻尘。

    九皇叔也不说话,躺在小榻上,任太子与洛王当他的面吵,看两人说得差不多,九皇叔才抬了抬眼皮,道:“本王乏了,太子和子洛都回去吧,免得过了病气。”

    九皇叔说完,直接闭上眼,摆明不想再听。

    太子与东陵子洛面面相觑,两兄弟难得默契,知道九皇叔不耐烦了,默默地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出门时,两人都没有见到凤轻尘,太子问了一句,九王府的管家只说了一句:“九王府的人会护送凤轻尘回去。”

    太子这才露出一个笑,横竖今天总算做对了一件事,那就是把凤轻尘带到九王府。

    看样子,就算凤轻尘惹九皇叔生气了,九皇叔还是很在乎凤轻尘。

    “七弟,作为兄长,皇兄劝告你一句,轻尘已不是当日那个任你奚落的孤女,在欺凌轻尘之前,想一想她身后的人。”太子留下这番警告,扬长而去,他知道这话很快就会传入九皇叔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“多谢皇兄教导。”虽然太子看不到,东陵子洛还是恭敬的道,他也是说给九皇叔听。

    东陵子洛深深地看了一眼九王府,斗志高昂的离去。

    不管凤轻尘身后站的人是谁,都改变不了他和凤轻尘曾经有婚约一事,也改变不了凤轻尘,差一点就是九皇叔侄媳的事实。

    哪怕九皇叔将御史杀尽,也无法抹磨。

    太子的确想太多了,他前脚走,凤轻尘后脚就被管家请进了书房,九皇叔早就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,在书房里等她。

    “九皇叔。”看着站在阴暗处,气宇轩昂的九皇叔,凤轻尘一点也不吃惊,她就知道九皇叔这病有猫腻。

    “听说,你在宫里被人欺负了?”九皇叔转过身,上下打量凤轻尘,看到凤轻尘完好无损,这才满意地点头。

    凤轻尘站在光亮处,九皇叔能看清凤轻尘的一举一动,甚至脸上的表情,凤轻尘却看不到九皇叔脸上的表情,当然也看不到,他略带病态的脸。

    九皇叔是真病了!

    “算不上欺负,不过是多跪了一下。”凤轻尘知道太子会告状,可并没有多说,尤其是她与东陵子洛独处时发生的事情,打死凤轻尘也不会透露。

    九皇叔对她的感情到底有多深,她不知道,但她明白九皇叔的确对她有情,也把她当成所有物。

    而男人,大多数占有欲都强,九皇叔又是个中翘楚,要是九皇叔知道她和东陵子洛抱成一团,盛怒之下说不定会把她给砍了。

    “跪?你忘了本王给你的令牌,有那块令牌在,除了皇上没有人能让你跪。”九皇叔不满,极度不满凤轻尘每次有事,都把他忘了。

    呃……凤轻尘愣了一下,她好像真把这事给忘了,摸了摸挂在脖子上令牌,顺手也摸到那玉粒,又想起她的智能包里,还有蓝九卿给的一块令牌。

    这东西,她还真不知道怎么用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说她精明,可有时候又笨得可以,看凤轻尘那呆样,九皇叔就知道凤轻尘肯定忘了。

    算了,她今天在皇宫也吃了苦,九皇叔不忍再责怪凤轻尘,柔声道:“下次记得,不愿意跪时,就把令牌拿出来,本王给你的令牌,不是用来当吊坠的。”

    “轻尘谨记九皇叔的教诲。”凤轻尘也不争辩,默默地应下。

    “记得就好,下次别再犯同样的错,安平要是再仗势欺负你,你就打回去,打死了本王会担着。”九皇叔声音不大,可话中的杀气,却让凤轻尘一寒。

    呃……安平公主可是九皇叔的侄女。

    好吧,她忘了天家无情,凤轻尘在心中默默的记下,如果有一天九皇叔对她腻了,她可能比安平还要惨,她和九皇叔可是连一眼血缘关系都没有。

    当然,眼下她只能接受九皇叔的好意:“轻尘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有九皇叔这保证,下次安平公主再找她麻烦,打肯定是会打的,但她绝不会打死。

    打死一个公主太麻烦了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