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466事后逗弄,我是你的谁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晓风p2p网贷系统香港六合千彩王中王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九皇叔不知道凤轻尘的想法,但懂凤轻尘的骄傲,懂凤离嫡女的尊贵,懂凤轻尘身后烙印代表什么。

    这天下男人都可以三妻四妾,凤离嫡女的男人却不能,那怕那个男人是帝王是九王之尊,也不能招惹别的人女人,不仅不能纳妾,连通房、暖床丫鬟什么的都不能有。

    凤离嫡女的男人,必须做到从一而终,一旦与别的女人有染,依凤离嫡女的傲气,她便会永远离开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君即无情我便休,别的女人做不到,可凤离嫡女做的到,凤离嫡女爱一个人,可以为他不顾一切,可一旦伤了心,哪怕再爱,也能干脆的放手。

    凤轻尘作为凤离族尊贵的嫡女,哪怕她现在不知道自己的身份,可拥有同样的骄傲,凤轻尘初次出现的那烙印,就提醒了他,她是凤离嫡女的事情。

    要不是他反应快,第一时间蒙住了凤轻尘的双眼,怕是会让凤轻尘产生疑虑吧,那忧虽不是光芒万丈,却也足够惹人眼。

    唯一可惜的是,那忧出现时,他有刹那的恍神,没有看清。

    不过这不重要,重要的是九皇叔知道,他拥有了凤轻尘,拥有了凤离嫡女,就要许她一个唯一,不然这个女人,定会离自己而去,用她背后那把剑,斩断所有的情丝。

    “轻尘,不会有别的女人,永远都不会有别的女人。”这是承诺,比名份更重要的承诺。

    一个妻子的名份,并不能保证唯一,这一句话却代表唯一。

    可惜,九皇叔说得认真诚恳,此时的凤轻尘却不相信。

    情话只能听听,真要当真了,你就傻了。

    男人在床上说的话也能信?当她是白痴哦。

    凤轻尘没有应,只是闷笑了一声,像一只慵懒的小猫,缠在九皇叔的身上。

    九皇叔腰间的白布让她不舒服,可想到九皇叔说,这是他的练功服,凤轻尘便不再多想,事实上她也不敢多想。

    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太突然、太快,她根本没有一点点心里准备,同时在燕好时,也发生了一件让凤轻尘不解的事情。

    凤轻尘不敢告诉九皇叔,在九皇叔第一进入她时,她的背后火辣辣的痛。

    在那层代表处子的东西被捅破后,她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处在昏迷中,等到她醒来时,九皇叔已经结束了第一次律动,埋在她的体内,而看九皇叔的样子,明显不知道她曾昏迷过。

    想了一下想不到原因,凤轻尘只能把错算到自己身体太差,承受不住九皇叔的玉望上。

    错过了第一次凤轻尘有点小遗憾,人生只有一个第一次,即使人家说,第一次只有痛没有快感,她也想要知道那滋味到底是怎样。

    可惜,她的体力太差,承受不住九皇叔的索取,第一次直接在昏死中过去了。

    室内一片寂静,真正给人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,凤轻尘犯困,打了个哈欠,往九皇叔怀里缩了缩,想到九皇叔平时一本正经的样子,凤轻尘逗弄道:“九皇叔,在你心中,我是你的谁?”

    在床上的战斗力拼不过人家,至少可以有在言语上,为难一下对方,凤轻尘恶趣味的想九皇叔会不会说,你的我的心肝,捧在手上,含在嘴里一类情话。

    要是九皇叔和她一样,也是穿来的,估计会回,你是我的优乐美,这样我就可以把你捧在手心。

    哈哈哈……凤轻尘越想越觉得好玩,错过第一次的郁闷之情也消失了,一个人趴在九皇叔身上闷笑,她并不在乎答案,只是这一刻,两之间太过美好,美好到让她想要多留一些,好做纪念。

    凤轻尘问得漫不惊心,可九皇叔却答得认真:“你是我的女人,唯一的女人。凤轻尘,总有一天,我会给你,你想要的一切。”

    九皇叔将凤轻尘抱得紧紧的,手指在凤轻尘的来回的滑弄,似乎在描绘什么。

    他知道,凤轻尘现在还不相信他,没关系,他们来日方常……

    “好,我记住你的话。”不管是真是假,九皇叔的回答都让凤轻尘很高兴,她没有想到,自己随口一问,九皇叔会如此认真的回答。

    没有甜言蜜语,不是为了把她哄上床,而是在事后给她一句类似承诺的话,安抚她因为没名没份跟着他,产生的惶恐情绪。

    她不会忘记,身下的这个男人,是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的九皇叔,他想要什么女人,只要招招手,就有无数的美人自荐枕席,不求名份的跟着他。

    她庆幸,这个男人选择了她,并且在这一刻,愿意把她当成唯一。

    九皇叔回答的如此认真,凤轻尘也没有逗弄的心思,困意袭来,凤轻尘懒懒得打了个哈欠,看似随意实则认真的道:“九皇叔,要记住你今天说得话哦,如果有一天,你背弃了今天的承诺也没有关系。你放心,我一定不会恨你,更不会报复,我只会走,走得远远的,再也不见你,再也不给你,再伤我一次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凤轻尘趴在九皇叔身上趴着了,任九皇叔怎么动都没法叫醒,她天亮后还要进宫,她真得好累。

    九皇叔瞪大眼睛看着凤轻尘

    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,留下一句这么重的话后,就睡着了,她不知道,他会因这句话而失眠吗?

    离开?

    既然已经是他的人了,想要离开哪有那么容易,要知道他们两人身上的忧,可是天生的绝配,谁也离不开谁。

    九皇叔抱紧凤轻尘,黑暗中,那双平静如死水眸子,闪过一抹亮光。

    凤轻尘,无论发生什么事,你都别想离开,就是死,也只能死在我的手里。

    九皇叔轻轻伸手,点了凤轻尘的睡穴,凤轻尘身子再次一软,这下真睡死了。

    九皇叔小心的从凤轻尘体内抽出自己的分身,白灼的液体顺势流出,沾了两人一身,九皇叔却不觉得脏,任这液体粘在身上。

    将凤轻尘平稳地放在床上,拾起一旁的衣服,披在自己的身上,撩起床幔,朝屋外打了一个响指。

    “准备热水,本王要沐浴,安排人把屋子收拾干净。”

    黑暗中,数条人影齐动,九皇叔面无表情的起身,天已破晓,屋外灰蒙蒙的一片,已能视物……

    离天亮不远了!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