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467春梦,孩子什么的想太远了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特彩吧高手齐中网论坛网易彩票开奖结果查询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天亮了,凤轻尘就要开始战斗了,那个时候没有人会顾忌她初为人妇的虚弱,也没有人会在乎她的身份。

    天亮了,凤轻尘又是一个人,哪怕他们之间再亲密,那个时候他也不能陪在凤轻尘的身边。

    他也想为凤轻尘打造一个元忧的国度,让凤轻尘不再为生活、生存而奔波,可他的人生注定不可能一生平顺。

    女主内男主外,这种生活对他和凤轻尘来说都是奢望,在他选中凤轻尘的那一刻,凤轻尘的生活就注定无法平静,当初他亦是看中凤轻尘这一点。

    之前只觉得凤轻尘适合他,可现在他却舍不得让凤轻尘去面对那戌雨,人总是这般矛盾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九皇叔越发的愧疚了,他从凤轻尘身上得到太多,可偏偏他能给凤轻尘的太少。

    轻轻地叹了口气,九皇叔看了看外面的天色,不再耽误时间,凤轻尘怕是睡不到一个时辰就得起来,在此期间,自己得尽快帮她清理干净,不然早上丫鬟进来,她还有得忙。

    很快,黑影就提来两桶热水,悄无声息的潜入隔壁的净房,黑影身形修长,凹凸有致,即使全身都包裹在黑衣中,也能看得出来,对方是个女子。

    想来也是,九皇叔又怎么会允许让男子贴身保护凤轻尘。

    “守好,任何人不得入内。”九皇叔朝外面的人命令道。

    其实,他昨晚来时,已经将四周的人都清理干净,再次下令不过是声明事情的重要性。

    黑影没有发声,只在九皇叔抱着凤轻尘去净房时,瞬间消失。

    九皇叔虽是天潢贵胄,可并不是被娇养到,离了丫鬟就无法自理的人,没有下人的服侍,他一个人也能打理好自己,同样,要打理凤轻尘也不难。

    将凤轻尘抱入浴涌中,烛火通明,凤轻尘身上的痕迹他能看得一清二楚,凤轻尘身上的青紫,都是他弄出来的,可惜的是凤轻尘背上的烙印没有了,光滑细腻的背部,根本看不出那里曾浮出一把利剑。

    “下次能看到你的忧出来,不知是何时。”九皇叔有些遗憾的道。

    凤离嫡女的忧他只听说过,从来没有见过,昨天晚上……他有机会看到,可偏偏他忘了这事,忧浮现的刹那,他有行神,只想着蒙住凤轻尘的双眼,待到他再看时,已什么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果然,美人倾城,君便误国。

    九皇叔摇了摇头,将心中的杂念排除,看到凤轻尘身上的青紫,九皇叔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又笑了。

    他今天的笑容,比他前几年加起来都要多,没办法,谁让他遇到人生三大喜事中的洞房花烛夜呢。

    温柔地替凤轻尘擦洗身子,还有双腿间的白灼物,想到昨夜的放纵,九皇叔的耳根一红,随即又想到,按他昨夜一次又一次的索取,凤轻尘的腹中说不定有他的孩子了。

    嘿嘿……

    连孩子的影子都没有看到,九皇叔就先傻笑了出来,看水有些凉了,九皇叔连忙把凤轻尘抱了出来,将她放在小塌上,替她擦干净身上的水珠。

    拿起一旁的药膏,耐心细致地给凤轻尘的私处上药,看着红肿的小唇,九皇叔再次暗骂自己,真正是索求过度,纵欲过度了,也不知凤轻尘的身体吃不吃得消……

    取消今天比试的念头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唉……

    九皇叔也只敢想一想,不敢真这么决定,昨天的事还没有过关呢,也不知凤轻尘会不会秋后算账,他已经代凤轻尘认输了一次,要再次代替凤轻尘认输,估计凤轻尘真会把他踢下床。

    凤轻尘那人,看似好说话,可一惮过了她的容忍底限,便半步不让,咄咄逼人,傲气凛然,宁折不弯。

    他一次又一次的试探,生怕自己踩到凤轻尘的底限,每一次的试探都让他明白,凤轻尘对他很宽容。

    替凤轻尘穿好衣裳,九皇叔大大方方的褪下自己的衣衫,就着凤轻尘用过水,草草擦拭了一下。

    对于一个有洁癖的人来说,这真的很不容易,九皇叔从来没有用过,别人的洗澡水。

    清理干净后,九皇叔抱着凤轻尘回到室内,室内早已清理干净,空气中也散发着清雅的竹香。

    九皇叔将凤轻尘平放在床上,替凤轻尘盖好被子,坐在床边,轻轻抚摸着凤轻尘的脸颊,将她额头的碎发拨至耳后。

    “委屈你了。”真正是委屈了,堂堂凤离嫡女是第一次,没有凤冠霞帔就算了,居然还这么的草率与匆忙,第二天还要应付一群跳梁小丑的挑衅。

    越想九皇叔越觉得自己对不起凤轻尘,昨天他太冲动,他应该忍一忍,至少给凤轻尘一个美好的初夜。

    奈何,情至深处,身心都不受理智控制,明知不应该也无法控制自己的**。

    事情已经做了,他并不后悔,事实上重来一次,他依旧会这么做,那样美好的凤轻尘,他幻想了无数次,美人在怀,他哪里能忍得住。

    现在,他能做的就是尽量让凤轻尘能舒服一些,九皇叔双手放在凤轻尘的腰间,替她按揉了起来,凤轻尘说了好几次腰酸。

    一直不停地按揉,双手酸痛,九皇叔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直到鸡鸣天亮,九皇叔才收回手,吻了吻凤轻尘的额头,万般不舍,咬牙离去,在起身的那一刻,刺痛从小腹处传来。

    九皇叔脚步迟疑片刻,随即又状若无事,继续往前。

    看样子,他的“病情”又加重了,估计大半个月都没法出门了,这样也好,有一个沉迷女色的名声,也能让某些人安心,某些人死心,唯一不好的便是接下来的比试中,他不能光明正大的帮凤轻尘。

    好在,凤轻尘也不是懦弱可欺的女子,接下来的比试,凤轻尘占优势,苏绾想要从凤轻尘手中讨得好,也不容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秀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在佟珏和佟瑶的轻唤中,幽幽地睁开眼,脑子还有一些迷糊,发现自己好好地躺在床上,当然床上也只有自己一个人。

    被子上的花纹是自己熟悉的,深深地吸了口气,被子上散发地是阳光的味道,而不是欢爱后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咦,难道昨晚什么都没有发生,昨晚的一切都是我做的一场梦?一场春梦?”

    不会吧?自己居然会做那样的梦,难道真是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?

    凤轻尘有片刻的恍惚,直道佟珏佟瑶再次提醒,凤轻尘才回过神来,掀开被子准备起身,却发现自己全身酸痛,腰像是被人折断一般,尤其是下身,这么一动,便感觉到火辣辣的痛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凤轻尘闷叫一声,脸颊唰的一下就红了。

    她就说嘛,她怎么可能做那种限制级的梦,原来……昨晚的一切都是真的,她和九皇叔真有夫妻之实了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