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474好巧,送凤轻尘回家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8年124期四不像图溴门富民之彩免费资料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对病人,不能投注太多的感情,不然伤的就是自己,这是凤轻尘一惯的原则。

    不是她冷血无情,实在是这世间值得同情的人和物太多了,她不想把自己弄得像林妹妹一样,整天愁个半死、眼泪不停,见惯了生老病死,她还有什么好看不透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将口罩带上,不再说话,也不会理会浩亭眼中的期盼与希冀,没有检查前,她不能像病人许诺什么。

    时间有限,凤轻尘把诊脉放在最后,先替浩亭做了基础的检查,当然,她的智能医疗包早已开启好了,不是她依赖仪器,实在是有些病,不是肉眼可以看出来的,再说面前这个病人并不怎么配合。

    凤轻尘检查了浩亭的瞳孔,肤质,又细细听他的心跳、呼吸,又问他哪里不舒服和日常的饮食习惯。

    从浩亭的话,再加上自己的临床经验,凤轻尘知道自己遇到麻烦,这场比试赢不赢还是小问题,能不能治好浩亭的病才是大问题……

    “浩亭公子,我要取你一滴血。”凤轻尘根本没有给浩亭说不的机会,从药箱里拿出一支细针,在浩亭的指尖扎了一针。

    浩亭吃痛,却没有动,任凤轻尘取血,浓郁而纤长的睫毛轻眨,待到凤轻尘将血装在一个透明的小瓶后,浩亭才问道:“凤大夫,我得的是什么病?”岂今为止,还没有人诊出他的病。

    “暂时不知道,等我回去检查公子的血后,才能下定论。”凤轻尘将药箱盖好,拆下手套与口罩,往衣服上的口袋一塞,夏挽立马捧着一条湿毛巾上前,替凤轻尘将十根手指细细地擦干净。

    好机灵的丫鬟,居然连她这点小习惯都打听到了,九王府出来的人,可真不简单。

    凤轻尘朝夏挽点了点头,表示认可,夏挽双眼一亮,闪过一抹喜意。

    收拾好后,凤轻尘转身,看到苏绾在那里,装模做样的给八号妇人把脉,又亲切的问对方一些大夫常问的话,看苏绾那架势,这几天怕也是下了功夫。

    比试,胜负有时候不是凭本事,而是凭手段,一如她在琴棋书画四项中赢苏绾一样。

    对南陵锦凡和苏绾暗中算计的行为,凤轻尘并不生气,这是人家的本事。

    凤轻尘婉尔一笑,朝太子等人福了福身:“殿下,轻尘已诊断完,如果没有别的事情,轻尘先告退。”

    “轻尘可诊出那位公子身患何病,可要写药单?”太子也不是笨蛋,凤轻尘能从苏绾身上看出问题,他当然也发现了,这么一说,就是想给凤轻尘机会,让她说出医术比试中的猫腻,奈何凤轻尘没有领情,在凤轻尘眼中,比试使手段很正常。

    “多谢殿下关心,轻尘暂时还不能肯定这位公子的病情,轻尘需要回去好好想一想。”她有怀疑,可一切要等化验结果出来,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,在没有肯定前,大夫不能在病人面前,随便说出自己的猜测,万一把病人吓到了就不好。

    “小王听闻凤姑娘医术高超,怎么,还有凤姑娘你诊不出来的病症。”南陵锦凡就像蟑螂,不管你喜不喜欢,他总会出现在你左右。

    凤轻尘嫌恶的别过脸,不耐烦的道:“轻尘诊不出这位公子的病,三皇子想必清楚是因为什么,至于三皇子口中所说的轻尘医术高超,不过是传言罢了,轻尘只擅长医治外伤。”

    使手段可以,可使了手段被人拆穿后,还能摆出无辜样就恶心了,她讨厌做了表子又要立牌坊的人,凤轻尘懒得和对方多说,索性一句话顶到死。

    换作一般人,就算不心虚,也会脸红一下,可南陵锦凡却像是听不懂,一脸无辜,不仅如此,反倒借机试探:“传言确实不可信,最近外界盛传轻尘姑娘夜宿九王府,和九皇叔一夜春风,不知这是传言还是实情。”

    男人八卦起来,绝对不比女人逊色,南陵锦凡的话一落下,凤轻尘就发现太子、西陵天磊和东陵子洛三人双眼发亮的盯着她,似乎在等她的答案。

    很明显,这个问题不答不行,而就在此时,苏绾也结束了她的诊治,怕凤轻尘不回答,附和了一句:“轻尘,三殿下给你机会证明流言是真是假,你不会不敢答吧?”

    她确实不敢答,可她能不答吗?

    凤轻尘笑,华夏的语言是这世间最其妙的语言,有一种答案叫顾左右而言他,想要套她话,也得看她高不高兴。

    “三殿下,轻尘向来不关心流言,三殿下所说的流言轻尘没有听过,九皇叔病重,轻尘确实在九王府住了一晚,至于轻尘的清白?在三皇子眼中,轻尘还有什么清白可言吗?”

    凤轻尘暗指南陵锦凡当日在宴会上,出口辱她之事。

    “凤姑娘真记仇。”得到一个似而非而的答案,南陵锦凡很郁闷,可凤轻尘提起以前的事,他又不好意思再问。

    “女人嘛,心眼和头发丝一样小,轻尘别的本事没有,记性还是不错。”凤轻尘意有所指,眼神扫向西陵天磊与东陵子洛,提醒二位,他们之间也是有仇的,她不提并不表示她忘了,她放下了。

    她不是圣母,以德报怨这种事情她真做不来,再何况她以德报怨了,何以报德?

    看凤轻尘坦然的提起自己事情,浩亭那双灰暗的眸子略微一亮,视线停在凤轻尘身上的时间多了起来。

    东陵子洛和西陵天磊则一脸心虚,不自然的别开脸,这个时候,他们哪里还好意思再问凤轻尘,关于流言的事情,太子见局面尴尬,不痛不痒的打着圆场,凤轻尘冷着一张脸并不给太子面子。

    太子也不想自讨没趣,说了两三句场面话后,就宣布今天的比试到此结束,大家可以回去了。

    太子率先走人,凤轻尘也不多留,紧随太子一行人而去,浩亭看着凤轻尘的背影张口欲言,最终什么都没有说,默默地起身回房。

    凤轻尘担心浩亭的病情,再加上昨天晚上运过量,身子有些不适,凤轻尘这伙正急着回家,可不想还没有走出宫门,就被东陵子洛给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好巧,轻尘这是要出宫吗?本王也正好要出宫,本王送轻尘一程。”东陵子洛一派优雅,可心里却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“是很巧。”凤轻尘嘴皮不自然的扯了扯,低头看鞋尖,她不是尊敬,也不是不好意思,而是懒得看东陵子洛那张带笑的俊颜。

    这么矬的搭讪话,亏得洛王殿说的出来,也亏得洛王殿下有一副好相貌,说出这么矬的话,还一副风度翩翩的贵公子模样。

    “确实巧了点,轻尘这是要出宫吗?本宫也正好要出宫,本宫送轻尘回府如何?”西陵天磊不知从哪个角落里冒了出来,自以为潇洒的道。

    凤轻尘正想拒绝,一抬头却看到南陵锦凡与苏绾走了过来,苏绾一副看好戏的样子,南陵锦凡细长的眸子,闪着恶作剧的光芒……

    得,越想走,越走不了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