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481崔家,惹上不该惹的麻烦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香港四不像图2O18,124www504com王中王开奖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擦干泪,凤轻尘依旧是凤轻尘,骄傲却内敛,张狂却又谨惧,被泪水洗涤过的双眼更加得明亮,眼中只有对未来的期盼,而没有后悔与颓废。

    凤轻尘,从不会为自己做过的事情而后悔,也不会将自己懦弱的一面,展现给外人看。

    凤轻尘回到书房,打开谢皇贵妃送来的小木盒,里面只有一张小纸片,凤轻尘看完后,好半天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将手中的纸片捏成团,凤轻尘默默地看向屋顶:“崔浩亭,三皇子你可真给面子,居然找来一个崔家人,你们就这么想要我死吗?”

    崔家,前朝第一世家,现已退隐,可即便如此,崔家也不是她凤轻尘得罪地起的,崔浩亭的病,她要是治好了还好,可要是经她手却死了,她估计离死也不远了。

    而崔浩亭的病拖了这么久,说实在的,要他死比要他活容易。

    “治还是不治呢?白血病要医治可不是简单的事情,一个不好就会引发各种并发症,崔浩亭的情况很不乐观,如果要治的话,得要尽快安排做骨髓移植手术,我现在连个手术室都没有,要怎么才能做好骨髓移植手术?”

    “可是不治,不治我又怎么对得起自己的职业,这是操守问题,我不能因为对方的身份,就拒绝医治自己的病人。凤轻尘,你别忘了,无论崔浩亭是谁,他现在都是你的病人,一个将命交给你的人,你不能因为对方出身太好,就不肯医治。

    可医治的条件呢?我要怎么创造条件?手术室?这个好办,可配对成功的骨髓捐赠者?我要去哪里找?我想要医治一个病人,怎么就这么难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趴在桌上,无力的垂下肩,耷拉着脑袋,有气无力的说着。

    孙思行听丫鬟说凤轻尘心情不好,想要来劝解一下,到了书房门口,又不想打扰凤轻尘,便一直在门外徘徊。

    凤轻尘说话的声音不大,他断断续续地听到了一些,只是听不太懂,什么配对呀,捐献的,不过凤轻尘最后说的那句:要医治一个病人,怎么就这么难,他听到了,也听明白了。

    孙思行没有再犹豫,敲开了凤轻尘书房有门,虽说凤轻尘白天以师父的口吻强制他搬来一起住,可凤轻尘从不在孙思行面前摆师父的谱,孙思行敬重凤轻尘,可对一个比自己年纪还小的女子,也拿不出晚辈的姿态。

    两人,以同辈的口吻相谈,谈医术、谈人生、谈理想,谈到崔浩亭的病,谈到崔浩亭的身份。

    当孙思行得知崔浩亭的身份后,也明白了凤轻尘的犹豫,孙思行并没有纯良仁善的劝说凤轻尘,而是说:“师父,无论你下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。”

    这时,凤轻尘才明白,她这个徒弟长大人。

    一个大夫不能一味的纯良仁善,太过心软只会害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放弃医治崔浩亭,你不会觉得我很冷血吗?”和孙思行谈了大半夜的病理,凤轻尘心情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果然,只有工作才能安抚她那颗受伤的心。

    “不会,爹告诉我,大夫是人不是神,对于治不好的病人,就不要浪费药材,这天下有很多人需要药材,再说天底下也不只有一个大夫,病人可以挑大夫,大夫也可以挑病人,你没把握医好的病人,也许别的大夫能医好。”孙思行一本正经的道。

    凤轻尘点头,果然是孙正道会说的话,孙正道不是一个没有城府的人,看样子他突然消失,应该是早就准备好了的,自己不用太担心。

    “你爹说的没错,思行,以后你遇到的病人,能救就救,不能救也不要勉强,生老病死是我们无法控制的事情。”她从来都不希望把孙思行教成一个,看到老弱病残就心软,看到病人就上前“好”医生。

    先自保,先医自己,才能医他人,医天下。

    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和孙思行讨论了一晚的病情,又从孙思行那里偷学了几个调理白血病的医,凤轻尘心情大好,看天色不早,凤轻尘便准备回房,刚一打开房门,凤轻尘就敏感的发现,房内不对劲,心下大惊,想要退出去,可是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“凤秀,我要是你,就会乖乖地把门关上。”一把冰冷的长剑,横在凤轻尘的脖子上,只要稍稍一用力,凤轻尘的头和身子就会分家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下,凤轻尘还能如何,她只能乖乖照做,僵着脖子不敢乱动,小心的把门关好,心中暗骂翟东明派来的侍卫不给力,居然有刺客潜入都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“阁下是什么人,找轻尘何事?”一口叫出她的名字,绝不是走错门,对方就是为她而来。

    “我是谁不重要,重要的是,我今天是来提醒你,少管嫌事。有些人不是你能惹得,凤秀,不要为了一时的输赢,可毁了自己的一生。”来人冰冷的警告,凤轻尘能感觉到对方的杀意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不会对自己手软。

    “阁下这话是什么意思,轻尘不懂,还请阁下赐教。”凤轻尘强自镇定,双手背在身后,悄悄地拿出藏在衣袖里的。

    即使有在,凤轻尘也没有乱动,估计她刚拉开保险,对方就把她给灭了,她还是等一等吧。

    “能引得九州大陆各路豪杰俊才注意的人,凤秀绝对是聪明人,多余的话我就不说,凤秀只需要记住一点,九州大陆很大,比你想象中的还要大,别以为在东陵皇城有人护着,你就能呼风唤雨。

    凤秀,我今天能悄无声息潜入你的闺房,明天也能将你悄无声息的带出去,在九州大陆要一个死很容易,要一个生不如死也不难,凤秀不想生不如死,就安分一点,别去掺和你管不了的事。”

    黑衣人的语调万分渗人,死亡的气息朝自己逼来,凤轻尘想要动,黑衣人却像是知道一般,一个用力,剑刃朝脖子里侧压去。

    凤轻尘只听见“噗”的一声,剑刃割破了她的皮肤,慢慢的往了里压,温热的血顺着脖子往下流。

    痛……凤轻尘的身子瑟缩了一下,眼瞳一紧,濒临死亡的恐惧,吓得她想要瘫倒在地,凤轻尘很清楚,对方的剑绝对比她的枪快,只要对方一个用力,就能将她的脖子割掉,所以她妥协了。

    “阁下放心,我不会乱来,比试的输赢我也不在乎。”凤轻尘忍着脖子上的痛,飞快地道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,也不知道对方的目的,但她明白,在死亡面前,没有什么不可以妥协……

    只是,她想知道,她得罪了谁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