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483吻痕,皇城很有爱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手机报码马会开奖结果33343.com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凤轻尘身上布满了青紫的吻痕,在雪白肌肤的衬托下,异常的醒目,那些痕迹太明显,就是想要假装看不到也不行。

    孙思行与四个丫鬟的眼睛越睁越大,他们多么希望自己看错了,可偏偏那痕迹明显到,哪怕是没有经过人事也懂,不用想他们也知道凤轻尘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当然,这痕迹与刺客无关,凤轻尘身上的痕迹已经淡了不少,看得出来是前几天的留下来的,还有几道月牙型的指甲痕,不深,到现在只有浅浅的痕迹。

    难怪,难怪这两天秀自己要沐浴更衣,原来……

    “秀……”佟瑶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巴,不让自己哽咽出声,无声垂泪。

    未婚的女子失了清白,绝对不可能是自己主动的,她们家秀定是被人逼的,再联想到这两天的传闻,佟瑶瞪向秋画、夏挽和春绘。

    原来传闻是真的,九皇叔真夺走了她们家秀的清白。

    恨呀!

    佟瑶咬牙切齿,双眼通红,似要杀人。

    这是毁了她们家秀呀!

    三女一脸茫然的摇头,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,佟珏和冬晴端着热水进来,看到发呆五人,正想开口问怎么了,一抬头就看到凤轻尘身上痕迹,两人嘴巴张成了o字型,半天回不了神,佟珏手中的水盆更是“咚”的一声落在地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被热水溅了一身,佟珏大叫,屋内的人这才回过神,孙思行连忙上前,拿起一件外衣,遮住凤轻尘身上的吻痕,厉声对六个丫鬟道:“记住,你们什么都没有看到,要是让我知道今天的事情外传,我让你们一个个生不如死。”

    孙思行一向是温柔胆怯的,佟珏与佟瑶从来没有见过孙思行这般狠厉的样子,吓得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春夏秋冬对孙思行不熟,但对孙思行的第一印象是一样的,这是一个温柔内向,甚至有点胆小的大男孩,可没有想到,这个大男孩为了保护自己要保护的人,也会化身为魔,放出狠厉的话。

    “孙公子放心,奴婢知道该怎么做,绝不会给秀添乱子。”六个丫鬟吓得脸色发白,连忙保证。

    孙思行面无表情的应了一声,示意春绘将他的头发全部梳起来,不让头发妨碍到他的工作。

    坐在椅子上的孙思行,心脏嘭嘭直跳,他从来没有想过,有一天自己会说出那样的狠话,可他不后悔。

    他爹娘走了,他必须保护好师父,师父是他唯一的亲人,为了师父哪怕是化身为魔,他也不后悔。

    接下来,没有人敢再提凤轻尘身上的痕迹,孙思行拿着银针,在凤轻尘光罗的背后扎了三针,又在她心脏处扎了两针。

    心脏处的针扎下去时,凤轻尘颈脖处的血奇迹般的止住了,孙思行将背后的针取了出来,心脏处的针则没有动。

    孙思行松了口气,露出一抹腼腆的笑,与刚才的狠厉,判若两人,可六个丫鬟却不敢小看他。

    春绘适时上前,替孙思行擦掉额头上的汗水,孙思行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止住了血,就可以开始清理伤口了,孙思行医治外伤的第一个病人、第二个病、第三个病人都是风轻尘,虽然他经验不丰富,但手法却相当老道,丝毫不比凤轻尘逊色。

    污血清洗掉,露出场狰狞的伤口,伤口很深、被消毒水清洗过的皮肉泛着白,也不知那剑怎么划的,伤口居然外翻,看上去丑陋至极。

    孙思行的眉头紧皱,一边清理伤口一边暗想,这么深的伤口会不会留下疤痕?上次苏文清送来的药也用完了,也不知还能不能要到。

    师父怎么说也是女子,脖子上留下像蜈蚣一样的疤痕,肯定会影响她今后的生活,不说别的,单说九皇叔那里。

    有这条疤在,九皇叔要是厌倦了师父,师父又该怎么办?师们现在可是九皇叔的人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孙思行暗恨九皇叔行事张狂,不顾他师父的死活,九皇叔难道不知,清白对一个女子的重要性吗?即使九皇叔愿意娶师父,可师父失了贞洁,也不可能成为九皇叔的妻子。

    他的师父,这么高傲坚强的一个女子,怎么肯为人妾。

    孙思行很担心,眉头越皱越紧,这可把六个丫鬟给吓坏了,趁孙思行取针时,佟珏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孙公子,我家秀她不会有事吧?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让师父有事。”孙思行示意春夏秋冬四婢将灯举进一些,好方便他下针。

    是夜,西区小院灯火通明,尤其是凤轻尘的寝室,比白昼更加明亮,屋内每一个人都打起精神,连眼皮都不敢眨一下,生怕自己一个失误,凤轻尘就香香消玉殒了。

    孙思行半跪在凤轻尘身侧了,腿都麻了,他却连动都不敢动一下,手上的扎入皮肤,穿过后,又被轻巧地拉出来,如此,周而复始……

    孙思行庆幸,刺客那一剑并没有将凤轻尘右侧颈动脉割断,不然血管往里缩,他可要把血管勾出来,到时候凤轻尘脖子上的伤口就更难看了。

    孙思先先用缝合血管专用的针线,将血管缝好后,又换上另一号针线,仔细看会发现,孙思行用的缝合针线,比平时缝合外伤的要小一号,而在缝合时,孙思行也异常的小心,务必保证针角细密。

    他这是留一线,万一凤轻尘脖子上的疤祛不掉,也能好看一些。

    春夏秋冬和佟珏、佟瑶是第一次见到外伤缝合,不得不说很血腥、很暴力,六个小姑娘算是有见识的,可看到孙思行拿着针,在她们秀身上戳来戳去,还是忍不住头发发麻,要不是担心凤轻尘和自己的小命,六位姑娘估计早就倒地了。

    对于西区小院的人来说,今夜注定是一个无眠之夜,先不说凤府的众人,单说去追刺客的影卫与侍卫们。

    那黑衣刺客能在侍卫与影卫的双重保护下,潜入凤轻尘的房间,实力自是不差,至少比影卫和侍卫们都强。

    黑衣刺客身中两枪,可并没有伤到要害,再加上黑衣刺客早有准备,影卫和侍卫即使一路追赶,也让那人逃了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影卫与侍卫无功而返,回到小院,得知凤轻尘虽然还没有清醒,但已脱离危险,影卫和侍卫的头都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们今晚失职,又没有捉到刺客肯定会被责罚,可凤轻尘活着,他们至少也能留条小命。

    九王府的影卫和翟亲王府的侍卫,虽然都知道彼此的存在,这却是第一次碰面,难兄难弟哭丧着一张脸,面对共同的难题,双方走到一起,商量了一下细节,套好口供,在黎明破晓之际各自离去,将凤轻尘遇到刺客重伤不醒一事给自家主子汇报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