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482黑手,衣衫褪尽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香港管家婆今期马报图今天四肖会员资料验证公开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凤轻尘已经没有原则的妥协了,可对方依旧不肯放过她,剑刃依旧以极慢的速度朝里压,已经伤到她的大动脉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同意了,阁下还想怎样?”藏在背后的双手紧紧握住,保持着预备拉开保险的姿势,只要有一点机会,凤轻尘就会开枪。

    “给你一点刑训,放心,不会要了你的命。”黑衣人手腕一个用力,以极巧妙的力道控制着刀柄,朝凤轻尘脖子压去。

    凤轻尘身子紧绷,大气也不敢喘,黑衣人似乎很享受凤轻尘害怕的样子,手上的动作更慢了,像是戏耍猎物一般。

    “凤秀你别紧张,我最多割破你的喉咙,不会让你的脖子和身体分家,我相信依凤秀的医术,这点小伤死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疯子。”这个时候,凤轻尘也管不了,会不会惊动对方,凤轻尘飞快的拉开保险,往后一仰,右手一甩:“嘭……”

    子弹从黑洞洞的枪膛飞了出来,打中了黑衣人的握剑的臂膀,黑衣人手一抖,剑刃从凤轻尘的脖子上哗啦过去,血随着剑飙了出来,噗的一声,打在黑衣人的脸上。

    倒霉,伤到了颈动脉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凤轻尘痛叫一声,咚的一下撞开房门,朝门外滚去,黑衣人本想追出来,可房内的声响惊动了暗处的影卫,还有守在院外的了侍卫。

    “有刺客保护秀。”侍卫高喊声传来,而影卫早已杀了出来。

    黑衣人见状,也顾不得凤轻尘,按住伤口,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“嘭……”凤轻尘跌倒在地,在黑衣人转身的刹那,又扣动扳机,可惜凤轻尘受伤了,手有些不稳,没有打中对方的要害。

    “秀。”影卫兵分两路,一路去追黑衣人,一路则上前来扶凤轻尘,凤轻尘甩开对方:“别管我,去追那个刺客生死不计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她没心思去管她身边为什么会有影卫,她只知道,她的生命一再受到威胁,她要将幕后之的人揪出来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影卫知道凤府的丫鬟很快就会回来,也不多留,提气就朝院外奔去。

    今天他们严重失职,要是再让刺客跑了,他们也不用活了。

    影卫刚走,佟珏、佟瑶和春夏秋冬就来,看到凤轻尘倒在血泊里,六个丫鬟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,窈窕的身子摇晃了起来,好似站不稳。

    她们此时,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,那就是秀死了,她们也不用活了。

    守在院外的侍卫冲了进来,凤轻尘看到他们,指了指刺客逃跑的方向,艰难的吐出一个“追”字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侍卫一半留下来保护凤轻尘,一半顺着刺客的足迹追去。

    “快,拿帕子来,给姑娘止血。”春绘最为稳重,第一时间冷静下来,冲上前,看到凤轻尘伤在脖子上,全身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凤轻尘伤到喉咙,之前说话已是忍着痛,这伙她一句也不想多说,只朝春绘摆了摆手,在春绘的手上写上了一个“孙”字。

    “夏挽,快去请孙公子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这就去,你们照顾好姑娘。”夏挽虽然慌了神,可却没有乱。

    “秀,干净的帕子,先止血,这么流血等不到孙公子来,秀就失血过多了。”佟珏将帕子递给凤轻尘,凤轻尘也没有拒绝,示意佟珏和佟瑶帮忙按紧,好止血,至少减缓血流的速度。

    她今天可是伤了右侧颈动脉。

    “先扶姑娘进房。”

    五人手忙脚乱,横竖在孙思行来之前,把凤轻尘扶进了房,凤轻尘伤到动脉,血拼命的往外冒,不多时凤轻尘就感觉一阵眩晕,脑子昏昏沉沉的,眼前似有重影,看东西也不真切。

    “师父怎么了?”孙思行住在外院,一路跑来,已有些喘。

    “孙公子,快,快,秀受伤了,伤在脖子上,流了好多血。”佟珏和佟瑶看到孙思行,就像是看到主心骨一样。

    孙思行也是府中的主子,而且还是大夫。

    孙思行瞳孔猛得放大,他和师父分开还不到一刻钟,师父怎么就受了这么重的伤。

    “去,拿我的药箱来,还有热水白布,你们让开。”孙思行没空多想,三步并做两步冲上前,将围在凤轻尘身边的丫鬟拉开。

    “师父。”看到一身是血,伤口还在流血的凤轻尘,孙思行心中抽痛。

    凤轻尘微眯的双眼,突然睁开,双眼散涣没有焦距,忍着伤口的疼,凤轻尘虚弱的道:“思行,别紧张,又不是第一次,替师父止血缝合伤口。”

    留下这句话,凤轻尘就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孙思行连忙上前,探了探凤轻尘的鼻息还有脉搏,确定凤轻尘还有气,这才松了口气:“点灯,快点灯,把师父的药箱也拿来。”

    “药箱,孙公子你的药箱。”秋绘取来孙思行的药箱,不待孙思行开口,已将药箱打开,自己代替起桌子,捧着药箱站在孙思行身侧。

    孙思行从药箱中取出止血用的药,抽掉凤轻尘塞在脖子上的白布和枕头,止血药像不要钱一样,整瓶整瓶的往凤轻尘的伤口上洒。

    白色的粉末,瞬间被血染红、化开,又顺着血往身侧流,伤口上的血好像怎么也止不住,不停的往外冒。

    “嗯呜……”不知是谁哭了一声,孙思行手一抖,转身厉呵:“闭嘴,我师父还没有死。”

    六个丫鬟被孙思行吓得一跳,却没有一个人敢吱声,一个个都担心看向凤轻尘。

    床,大半都染红了,孙思行身上的衣服也沾了血,凤轻尘的脸色越来越白,身上的温度越来越低,再止不住血,凤轻尘就死定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孙思行也顾不得男女之别了,对六个丫鬟命令道:“我要给师父施针,你们脱了师父的衣服,替我换上大夫服,另外打一盆热水来,我要净手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太好吧?”佟珏与春绘互看了一眼,不安的道。

    孙思行一改往日的温吞,严厉的道:“救人要紧,有什么好不好,有什么事,我负责。”

    板着一张脸,不苟言笑的孙思行,隐约有几分孙正道的影子。

    “佟珏,秀的命才是最重要的。”佟瑶看佟珏还有几分挣扎,直接开口分工:“佟珏你和冬晴去打水,春绘你替孙公子换衣服、挽发,秋画、夏挽我们俩把秀的衣服脱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秋画第一个应下,其他人也各自行动。

    夏挽与秋画将凤轻尘扶了起来,佟瑶则解开凤轻尘的衣裳,当外衣、中衣、里衣一一退下,露出雪白肌肤时,三个丫鬟惊呼了一声: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孙思行吓了一跳,连忙冲上前,在看到眼前的画面后,眼睛也直了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