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498爬墙,酒后顺便乱性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|8今晚会开什么生肖808777香港佛祖图库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那什么,九皇叔的笑话,看得差不多就行了,再看下去,把九皇叔惹毛了,说不定,她会成为第二个翟东明。

    “咳咳,九皇叔,要不我喂你?”凤轻尘很好心地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九皇叔火速地将手中的筷子一丢,坐正。等凤轻尘这句话,等半晌了,为了这句话,糟蹋了一碗饭和一身衣服,不过值得!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某个自以为聪明的笨蛋,假装好人,连忙背过身去偷笑,没有看到九皇叔,看着她的背影也在发笑。

    他左右手同样灵活,就算左手不怎么灵活,也不可能把自己弄得如此狼狈,凤轻尘这是多想看他笑话来着?

    凤轻尘难道不知,看他的笑话,要付出代价的吗?

    有美人喂食,九皇叔很不客气的吃了三大碗,差点把自己给吃撑了。

    吃完饭后,九皇叔要凤轻尘陪他散步消失,因九皇叔的衣服有油渍,两人只在院子里来回的走着,虽然没有说话,但两人之间的气氛却分外的温馨,要不是凤轻尘说,饭后百步走就行了,他真想和凤轻尘一直走下去,直到天黑……

    咳咳,天黑后,可以做更重要、更亲密的事情,没有必要把时间和精力浪费在散步上。

    散完步,九皇叔便去沐浴更衣,同时安排明天九王府的事情,不过他愿不愿意,他都要回九王府。

    凤轻尘则回自己的房间,她要去看崔浩亭的病例,同时想医治方案,当然,这方案最终还要和崔浩亭商量,得到他的同意。

    至于明天的比试,凤轻尘完全不上心,那不是重要的事情,那只是一个急需要解决的麻烦。

    凤轻尘一直呆在房里,没有发现她的小院,已经变了一个样。

    神医谷谷主下午被西陵天宇的人请走了,说是西陵天宇的腿可以下地走了,问神医谷谷主要不要去看义肢行走的效果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,神医谷谷主怎么会错过,招呼也不打一声,人就跑了。

    孙思行很好解决,让孙府的人来一趟,说孙府的偏院塌了,就把孙思行骗走了,至于佟瑶和佟珏,则让九皇叔打发出城了。

    佟珏和佟瑶晚上回来时,遇到乱民闹事,被堵在城门外,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,差点把两女给急哭了,好在她们想到,府上还有孙思行和春绘他们在,才稍稍安心。

    最难办的就崔浩亭,不过也让暗卫找到理由——元希先生有请。

    至于翟东明的那些个侍卫,暗卫也有安排,那就是直接找到他们的主子翟世子,假传九皇叔的命令,说这些侍卫不合格,让他领回去重新训练,训练好了再送回去,同时不忘交待翟东明,要用最凶残手段训练。

    如果是平时翟东明肯定不会相信,就算信也会去找九皇叔理论,我肃亲王府的侍卫关你什么事,嫌不好就自己派人去保护凤轻尘。

    可今天不一样,他白天才得罪了九皇叔,所以,面对九皇叔这种鸡蛋里挑骨头的行为,他也只能捏捏鼻子认了,乖乖的地把人领回去,往死里训练。

    啊啊啊啊……肃亲王府的侍卫叫苦连天,暗卫则在暗处笑翻了天,公报私仇的感觉真好。

    哼……当初凤姑娘受伤,明明他们都有责任,可结果呢?只有他们暗卫受罚了,这肖卫就只被训斥了几句,怎么想心里怎么不平衡,这一次终于找到出气的机会了。

    无关紧张的人都清理干净了,九皇叔心情大好,再加上晚膳时,凤轻尘主动喂食,九皇叔一高兴,比平时多吃了一碗。

    俗话说饱暖思淫欲,俗话又说酒后才好乱性。前一条九皇叔已经做到了,后一条,九皇叔正在努力……

    踩在凤轻尘要睡觉的点,九皇叔带着**的右手来到凤轻尘的门口,给暗卫打了个招呼,告诉他们今天休假,有多远滚多远。

    悉悉嗦嗦,风吹树叶的声音响起,几片还算鲜绿的树叶从枝头落下,待到树叶落地后,九皇叔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凤轻尘刚解开头发,听到门开声,吓了一跳,连忙起身,乌黑的长发随风飞舞,在半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度,美丽的大眼,带着七分防备,三分惊讶,素衣散发,和白天相比,多了一分淡雅与妩媚。

    所谓灯下看美人,美人美如玉,九皇叔一不小心就看呆了,心里也痒痒的,你说,你让一只尝到肉味的狼,再去吃草,狼肯干吗?

    他是正常的男人,有正常的需求,两个月了,自从上一次,一夜贪欢后,他整整两个月,都只能靠自己解决,要不是碍于凤轻尘身上的伤,他早就爬上凤轻尘的床了。

    有肉在,谁还吃草呀!

    “九皇叔?有事?”凤轻尘恼怒地瞪了九皇叔一眼,随意地抽了一根发带,将头发绑起,却不想,在九皇叔眼中,这一瞪三分薄怒,七分风情,很不争气的……九皇叔的耳根红了,站在原地一动不动,双眼炽热,眼神落在凤轻尘身后的床上,恨不得现在就把凤轻尘推倒,然后这样,那样……

    “九皇叔?”凤轻尘又提醒了一句,九皇叔这才回过神,一般人或多或少会尴尬一下,或者一时收不回自己视线,可九皇叔完全没有,他将自己的心思掩藏的极好,扬了扬自己的右手:“我不小心沾到了水,你帮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顺便光明正大的走进来,当然,不忘开门……他这是告诉凤轻尘,他坦坦荡荡,只为包扎手上的伤口而来。

    房门大开,九皇叔肯定做不了坏事,再加上西区小院全是她的人,凤轻尘也就少了几分防备,取出药箱,把九皇叔手上的绷带剪掉,重新包扎。

    包扎好后,凤轻尘还没有赶人,九皇叔就站了起来:“轻尘,陪本王出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语气严肃,一本正经,凤轻尘还以为出了什么事,以眼神寻问九皇叔是不是有事要她做,九皇叔很认真地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,等我拿个东西。”凤轻尘没有拒绝,九皇叔的右手受伤了,左手笨拙,凤轻尘只当九皇叔有大事要办,从枕头下取出,贴身放好,与九皇叔一出门。

    可是,谁来告诉她,九皇叔所的出去一趟,居然是……

    坐在她房顶上,喝酒!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