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494利用,九皇叔你该回九王府了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3d香港凤凰彩报画谜惠泽社群绿色高手论坛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在皇城,怠慢谁都可以,就是不能怠慢凤轻尘,怠慢了凤轻尘,可是比怠慢了九皇叔还严重的事情。

    太子走入大厅,不等凤轻尘起身,就先开道:“轻尘,不必起身,在本宫的府上,不讲那些虚礼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太子,礼不可废。”越是锋芒毕露,越要低调谨慎,别什么事都没有做成,就把自己的小命给搭了进去,凤轻尘起身行礼,太子连忙上前,示意凤轻尘快快坐下。

    “轻尘,没人的时候,在本宫面前就不用讲这些虚礼,皇叔都不受你的礼,本宫哪能受你的礼。”

    主要,还是因为九皇叔,凤轻尘但淡不语,等太子坐下后,才重新坐好。

    对于凤轻尘的守礼,太子表面上虽然责怪,可心里却是赞赏的,不恃宠而娇,这样的凤轻尘才能走得更远,皇叔看上的女人果然不一般。

    凤轻尘受伤的事闹得沸沸扬扬,见面太子自是要提上一句,以显示自己对凤轻尘的关心:“看到轻尘你恢复如初,本宫甚是高兴,一直想要亲自去探病,奈何公务繁忙,抽不开身。”

    太子笑容满面,白皙的脸因这一笑,而略有几分红润,眼中的笑意也真诚了几分。

    东陵子洛和东陵子舟几人,把皇叔得罪够惨,最近被打压的厉害,太子春风得意,做什么都顺顺利利,这身体自然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多谢太子的记挂,一点小伤不敢劳烦殿下。”凤轻尘屈身还礼,和太子打了这么久的交道,凤轻尘很清楚,太子就是一只笑面虎,他表面上说不在意,谁知他心里在不在意。

    凤轻尘不想落把柄在太子手上,也不想和太子浪费时间,当太子问她为何而来,凤轻尘直接说出自己的来意:“殿下,轻尘此次来是想要问殿下,关于轻尘与苏绾比试的事情,因轻尘的伤,这两项比试一拖再拖,轻尘实在愧疚。”

    原本,凤轻尘是想拖死苏绾,就像拖死南陵锦凡一样,南陵锦凡前不久就回了南陵,他在东陵呆得太久了,再呆下去,他在南陵的势力,会被南陵锦行全部夺走。

    凤轻尘已经知道,南陵锦行就是周行的事,对此,凤轻尘并不惊讶,周行和南陵锦凡长得有几分像,听到南陵锦凡在周行的手上吃了大亏,凤轻尘表示很高兴。

    不过,让凤轻尘郁闷的是,南陵锦凡走了,苏绾的那个表哥夜城少主夜叶却来了,而且和西陵天磊称兄道弟,两人关系极好。

    “轻尘不必在意,受伤也不是你愿意的事情,休养足够再比,这比试会更公平,不过苏绾秀似乎很急。”太子特意提醒凤轻尘,拖下去对她有好处。

    凤轻尘装作听不懂:“多谢殿下的体谅,轻尘的伤已经好了,轻尘明天就可以比试。”她就好心,成全苏绾好了,这个比试不结束,她的一举一动都会被无数人盯着,没有半点自由,想做点什么都不行。

    她和九皇叔初步达成了合作意向,手头上的事情告一段落后,她就帮九皇叔,把那批震天雷的原材料,做成天震天雷。

    要强大的实力,就不能缺少强大的武器,震天雷在这个时代,绝对是利器。

    太子见劝说无效,知道凤轻尘另有打算,也不再多言,点头表示可以。

    凤轻尘从太子府出去后,立马就有人前去探望,王七和谢三、翟东明像是算准了凤轻尘的时间,凤轻尘前脚进府,三人后脚就到了西区小院。

    之前王七和凤轻尘闹得不怎么愉快,不过因为凤轻尘受伤的事,两人的交情又恢复如初,当然,前提是不提九皇叔此人,提起九皇叔,王七就为王锦凌心疼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,你伤真好了?不会是硬撑得的吧,凤轻尘,你可要明白,你这么一出去,就表明你伤好了,和苏绾的比试不能再拖了。”翟东明盯着凤轻尘的脖子看了半天,不怎么确定的道。

    上面,还有一层淡淡的印子,印子四周有黑色的小点,翟东明实在无法违心的说好看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的伤好了你不高兴?”王七瞪了翟东明一眼。

    凤轻尘的伤好了,他看九皇叔还要用什么理由住在西区小院。

    堂堂亲王住在这小偏院里,可是于礼不合,他回头再去推动人弹骇一下九皇叔,当然如果有机会,他也会暗示一下凤轻尘,这种事让凤轻尘开口比较有杀伤力。

    “高兴,我当然高兴,只是有点郁闷,凤轻尘的伤都好了,我还没有抓到凶手,说起来,崔浩亭这人真是不厚道,轻尘为了他差点丢命,事后还愿意给他治病,可他呢?明知伤轻尘的人是谁、在哪里,却怎么也不肯说,掺着明白装糊涂。”伤凤轻尘的幕后主使者是谁,这几人心知肚明,对外把责任推到苏家头上,不过是借机打压苏家。

    谢三想到谢家那团糟心事,对崔浩亭的处境倒是颇为理解:“世子爷,你也别怪浩亭公子,他也是身不由己。”

    大家族的公子少年,看似风光无限,可外人哪知他们的苦,表面上花团锦簇一派祥和,实际上却是行走在刀尖上,一个不慎,就是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“什么身不由己,明明就是自私自利。”凡是妨碍他缉拿真凶的都是坏人。

    “世子爷,你别怪浩亭公子了,这件事虽说是浩亭公子引起的,可他并不需要为此负责。”凤轻尘倒不怪崔浩亭,她只是崔浩亭的大夫,虽说放话要医治崔浩亭,可现在不是还没有医好嘛。

    她和崔浩亭又不熟,崔浩亭怎么可能为了她,宾崔家的事情,要知道,崔家人只是朝她出手,并没有朝崔浩亭出手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,你就做好人吧。”翟东明气得咬牙:“既然他不需要为你的伤负责,那你还给他治什么病,让他病死得了,看到他我就生气。”

    崔家的公子,心气难免高一些,凤轻尘虽说要为他医治,可在西区小院住了这么久,却一点进展也没有,这也亏得崔浩亭坐得住,换作别人早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治他的病是我自己开的口,他并没有求我什么。”崔浩亭肯定明白,她放话要医治他的病,就是为了和幕后主使者较劲,把那人逼出来。

    虽说最终受益者是崔浩亭,但不可否认,她利用崔浩亭的事实,所以崔浩亭没有必要感谢她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