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525瞬息,翻手为云覆手为雨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125期必中一肖四不像2017黑白全年历史图库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朝廷的变化快到让人看不懂,不过一夜之间,昔日人来人往,门庭若市的国丈府,一夜之间门可罗雀,冷清的连只鸟都不路过。

    高高在上的国丈大人,横行皇城的国舅爷,一夜之间变成阶下囚,血衣卫大牢被国丈府的人塞满了,整个大牢都是叫骂声。

    “姓陆的,你最好放了我们,我可是洛王的大表哥,你敢怠慢我,小心洛王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陆大人,我是皇后的大伯,你可要想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陆大人,我们可是皇后的娘家人,等皇后求情,皇上气消了,我们早晚会出去,到时候可有你受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些人尤不知死期到了,一个劲的叫骂,让陆少霖识相点,好酒好菜招待他们,给他们换一间舒适的牢房,他们可是皇后娘家的人,是当今洛王的外家,得罪了他们没有好下场。

    最初陆少霖看在皇后和洛王的份上多有忍让,可当皇后重病,退至天颐园休养的消息传来,陆少霖就不客气了,不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,还以为血衣卫是混假的。

    陆少霖让把那几个最嚣张的,骂得最凶的人拉出来,把血衣卫的大刑都上了一遍,再把这鲜血淋淋、只剩一口气的人丢回大牢,大牢里面的人立马安静了,可随即又是一波吵门。

    “姓陆的,你不过是一条狗,居然敢打皇后的大叔公,你活得不耐烦了,我一定要告诉娘娘,治你一个大不敬之罪。”

    “陆少霖,你好大的狗胆子,洛王的表哥你也敢打,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,你最好祈祷爷爷出不去,爷爷出去,第一个不放过你,把你陆家女眷全部拉去做军妓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陆少霖本想教训两下就算了,可这些人越骂越狠,陆少霖脾气也来了:“哼,说我是狗,我是狗又如何,我就算是条狗也是皇上的狗。

    你们算什么?皇后?皇后娘娘自身难保,哪有空管你们,说我是狗是吧?好,今天就让皇后娘娘的娘家人,尝尝我这条狗的厉害,想让的妻儿当军妓是吧,我先拿你喂狗。”

    作为血衣卫总指挥使,就算再讨人厌,可明面上,谁见了他,不要乖乖的叫一声陆大人,也就皇后娘家这些人,仗着皇后和洛王的威风,不把他放在这里,既然这样,也就别怪他不客气。

    “陆少霖,你要干什么?你别乱来,等到我们出去了,你可就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所谓的外戚,如果手上没有兵权,不过是外强中干,皇上一声令下,他们就什么都不是。

    陆少霖阴恻恻的笑了声:“干什么?几位国舅不是说我陆某是狗嘛,不是想让陆家的女人去当军妓嘛,今天就让几位大人,见识一下我血衣卫狗的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来人呀。”陆少霖一拍巴掌,就有两个阴深深的血衣卫侍卫上前,眼神凶恶赤红,脸上却没有什么血色,看得出来,他们常年不怎么见太阳。

    “大人。”在血衣卫,陆少霖有绝对的权势,皇上将血衣卫全权交给他,入了血衣卫,皇上就不会管他们的死活,更不会管他们是怎么死的。

    “去,把训练营那些狼狗牵进来,让这些个大人,见识一下血衣卫的狗有多厉害。”皇后的娘家人,这是把陆少霖给得罪狠了,不然他也不会使出这么阴冷的招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两侍卫一听,赤红的眸子闪过一抹亮光,一副很期待的样子。

    血衣卫的牢头,有八成以上喜欢虐杀,喜欢听犯人凄厉的惨叫声,不然他们在这里也呆不下去。

    “陆少霖,你敢,你敢……

    “陆少霖,你要敢放狼狗进来,我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嗷嗷……

    最初大牢里的人,还是威胁,可看到血衣卫真把狼狗牵来,他们就慌了,当那些饿狠了的狼狗朝牢中的扑来时,他们才知道,陆少霖不是开玩笑的,真会把他们喂狗,嚣张外戚们瞬间就怂了。

    “陆大人,陆大人饶命呀,我们错了,我们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陆大人,你大人有大量,别和我们一般见识,求求你放过我们,等我们出去了,定在洛王面前替陆大人美言。”

    “陆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陆少霖不为所动,背着手,命令道:“开门,放狗。”

    嗷……嗷……

    狼狗冲入大牢,疯狂的嘶咬,大牢里的大爷们,平日里养尊处优惯了,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,一个个除乱跑就只懂得惨叫,再不然就是为了自保,把自己身边的推到狼狗面前,丝毫不管身边的人是自己的亲人,只想着自己活命……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救命啊,救命啊!”

    “杀千刀的,那是你女儿呀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不要,娘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牢里,惨叫声、骂闹声、狼狗的嚎叫声不绝于耳,而在血衣卫大牢的人,都习惯了,那些来得早的犯人,听到这声音掏了掏耳朵,翻了个身继续睡。

    在血衣卫没有最惨,只有更惨,进了血衣卫,谁不比你惨。

    陆少霖看都看不一眼,面色如常的往外走,东陵子洛来到血衣卫时,就听到血衣卫的那响彻云霄的惨叫声,东陵子洛脸色万分难看,再三加快步伐。

    “大人,洛王殿下来了。”血衣卫的侍卫匆忙来报,陆少霖听到后只点了点头,丝毫没有加快脚步去迎接的意思。

    双方在大牢门口相遇,陆少霖这才加快脚步,上前行礼:“卑职有公务在身,无法亲迎殿下,还请殿下恕罪。”

    东陵子洛虽不满陆少霖的怠慢,可也知今非夕比,东陵子洛不仅没有甩脸色给陆少霖看,反倒一脸客气,脸上始终带着温尔的笑:“陆大人客气了,本王临时过来,陆大人不知也是正常。”

    对于耳边那一声高过一声惨叫声、哭喊声,东陵子洛就像没有听到一般。

    “殿下,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,殿下请。”东陵子洛不提,陆少霖绝不会主动提,来这里的人,哪个不是要求他的,哪怕是皇子也一样。

    见陆少霖不提大牢里的声音,东陵子洛暗自气恼,不得已只好主动开口:“陆大人,大牢里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回殿下的话,有几个犯人,说想要看血衣卫的狗,卑职便将训练营的狼狗带进来,让他们看个够。”陆少霖完全没有慌张,也没有遮掩的意思。

    进了血衣卫大牢,就别想好好的出去,这世间只有一个凤轻尘,别以为凤轻尘完好地走出血衣卫,一个二个就可以把血衣卫大牢当客栈。

    血衣卫不是浪得虚名!

    【第九更了,第十更要不要更呢?亲爱的,我们一起来召唤第十更吧!】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