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534刀尖,凤轻尘对自己更狠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11选甘肃5开奖结果爱今期开什么码结果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两人似约定好的一般,在凤轻转身的刹那,九皇叔亦抬头,视线交缠,说不尽的缠绵,道不尽的情意,眼中除了对方,再也没有别人……

    此情此景,要说他们两人之间没有什么,那谁也不会信,想到流传在市井中的流言,云潇和崔浩亭相视一笑,两人心中已有底了。

    无风不起浪,那传言怕是真的,九皇叔与凤轻尘关系不一般。

    苏绾低下头,掩去眼中的不甘和杀意。

    凤轻尘,你现在拥有的一切,都是我的,我一定会讨回来。

    藏在衣袖中的手紧握成拳,指甲嵌入手心,手心湿漉漉的,可苏绾却不觉得痛,因为她的心比这伤更痛。

    凤轻尘一个孤女居然得到了九皇叔的青睐,而她堂堂苏家嫡女,却被家族放弃,像货物一般买卖,她不甘心!

    咳咳……

    翟东明不爽地出声,打断九皇叔与凤轻尘的“深情对望”。

    太过分了,他们这么多在这里,九皇叔和凤轻尘居然把他们当空气,忽视的彻底。

    翟东明磨牙,一双眼在凤轻尘和九皇叔身上扫来扫去,摆明了要看两人的笑话,他就不信这两人会不害羞,可是……

    让翟东明失望了,九皇叔和凤轻尘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,很自然的收回眼神,凤轻尘更是大方,朝翟东明一笑,从小腿处取出一把大号的手术刀,转身对夜城主道:“夜城主,那些暗器对我来说意义非凡,请允许我把它们取回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,也不管夜城主同意与否,凤轻尘直接上前,蹲在尸体旁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,你要做什么?你这是对死人不敬。”夜城主起身,想要制止凤轻尘的行为。

    凤轻尘那件暗器的厉害,他是见识过了,正想留一点回去研究,看能不能仿造出来,哪能让凤轻尘取走,可夜城主刚一起身,就有数把大刀,横在他的面前,挡住了他的去路。

    之前,他怎么威胁凤轻尘的,九皇叔就怎么威胁他。

    手上有兵,你就有当大爷的本钱。

    “九皇叔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夜城主气极,可形势没人强,不得不坐回去。

    “夜城主,稍安勿躁。人死在我东陵,我东陵自然会负责。不过死一个要负责,死十个、百个、千个也是要负责,本王不介意多杀一点。”九皇叔这是威胁夜城主,他要敢乱动,就把他带来人马全部杀个干净。

    凤轻尘正准备动手挖子弹,听到九皇叔这话,噗嗤一笑。

    恶人自有恶人磨,敢欺负她,真是活腻了。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手术刀干脆利落地插入伤口处,凤轻尘手腕一动,当的一声,子弹刚好跳了出来,而伤口一滴血也没有流出来,刀口几乎看不到。

    好精准的手法。

    崔浩亭的眼中闪过一抹惊艳,看凤轻尘的眼神也多了一些别的东西。

    之前,他对凤轻尘能不能医他的病,只抱三成希望,横竖他命不久矣,死马当活马医,现在他有五成把握了,行家一出手就知道有没有,凤轻尘刚刚挖暗器的动作,一气呵成、行云流水,看似没有什么章法,可崔浩亭却明白,凤轻尘这是手法巧妙,她的落刀避开了血管和二次伤害。

    对一俱尸体都这么优待,这并不是尊重尸体、小心翼翼,而是习惯成自然,凤轻尘对人体很熟悉,而下刀的动作,她也应该是做了千百遍,熟练到只要一出手,就能精准的找到自己要下刀的位置,并且分毫不差。

    木有意外,云潇也因凤轻尘的举动,眸光闪动,久病成良医,崔浩亭和云潇都不是外行,凤轻尘一出手,他们就能明白,凤轻尘到底有没有值得他们费心的价值。

    凤轻尘手法巧妙,动作也快,十一颗子弹全部被挖了出来,凤轻尘抽出一块白布,隔着布将子弹拾了起来,一一擦干净。

    众人也不催促,只等凤轻尘慢慢做,想要看她又有什么花招。

    没有让众人失望,当最后一颗子弹擦干净时,凤轻尘起身,把玩着手术刀,突然,凤轻尘手一动,将刀尖对准自己的胸口。

    凤轻尘这是要做什么?

    这一刻,别说别人了,就是九皇叔也不明白,不过他相信凤轻尘,凤轻尘绝不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。

    “夜城主,你说我往自己的胸口扎一刀,要几天才能好?”凤轻尘笑的甜美,可夜城主和苏绾却觉得,凤轻尘这笑像恶魔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,你别乱来。”夜城主惊了一跳,比起九皇叔,夜城主更担心凤轻尘受伤。

    凤轻尘受伤了,谁去医他儿子,他之前命人拿下凤轻尘,也是以不伤凤轻尘为前提,不影响凤轻尘救人。

    “夜城主放心,轻尘不会乱来,轻尘是大夫,很了解人的身体,这一刀扎下去,轻尘可以保证不伤筋动骨,不留下任何隐患,却能让轻尘卧床半个月。”半个月,夜叶早就死透了。

    夜城主,别怪我狠,要怪就怪你太无耻,什么乱七八糟的罪名都往我身上安,也不想想你可是有个求于我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,把刀放下,我们有什么话好说。”夜城主确实被凤轻尘此举更吓到了连忙安抚凤轻尘,生怕凤轻尘一时冲动,那一刀就扎下去了,凤轻尘的生死他不在乎,可他在乎他儿子的生死。

    “夜城主,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说的。”如果不是气氛不对,凤轻尘真地很想笑。

    这场景,就好像警察劝说自杀的人,可惜她不是精神崩溃的自杀者。

    凤轻尘的刀尖一直对着自己,优雅的迈步,刀尖依旧对着自己的胸口,距离和位置一点都没有变。

    众人的视线,都放在凤轻尘的刀上,生怕她一个不小心,就扎了下去,或者一个不稳,误伤了自己。

    在场的众人都为她捏了一把汗,就是九皇叔也隐含责怪,有他在,凤轻尘没有必要冒险。

    凤轻尘一脸淡然,浑然不在意,好似那刀不是抵在自己的心口,径直朝自己的位置上走去,坐下。

    凤轻尘狠,她对自己更狠,拿刀对着自己,居然还能从容不迫,脸带笑意,好像那刀尖对准的不是自己一般。

    这样的女子,坚韧得可怕,要与这样的女子为敌,必须一击而中,如果不能一击将她毁灭,就别轻意招惹,惹上她,本身就是一个麻烦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