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539手速,这样的手用来杀人绝对很可怕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有谁去过香港黄大仙的?调查报告数据分析范文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a型血!

    夜叶真是幸运,先不管夜城主和夜叶是不是父子,至少血型配对了,夜叶这一关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虽然,就算她说夜叶了和夜城主的血无法相融,夜城主也不一定会全相。

    “夜城主,你的血与夜少主的血相融。”凤轻尘没有多解释,只将结果报了出来。

    夜城主眼中的担忧瞬间被笑容给取代了,太子脸上还笑,眼中却闪过一抹可惜和责怪。

    凤轻尘,太不懂变通了。

    多好的机会送到了凤轻尘的面前,只要凤轻尘说一句,夜叶和夜城主的血不相融,凤轻尘不仅不会成为夜城的敌人,还会成为夜城的恩人,可偏偏……

    太子暗自叹气,面对太子的责怪,凤轻尘朝太子笑了笑,没有多说。

    学医是用来治病救人的,而不是用来害人、毁人幸福的,虽说她凤轻尘也是一个为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主,但有些事能做,有些事打死她也不会做,一次都不行。

    不用医学知识害人,是她的底线!

    血型相符,凤轻尘不客气的准备抽夜城主的血,这一次夜城主很配合,任凤轻尘将针扎在他的手腕上,任鲜红的血通过透明的管子,流向血袋。

    通过血液相不相融的问题,夜城主明白凤轻尘这个人虽然刁钻,但却是一个有原则的人,一就是一,二就是二,她与夜叶有仇不假,可却不会借医治的机会陷害夜叶。

    虽然,凤轻尘就算说了他和夜叶血型不符,他也不会全信,可心里难免会有隔阂。

    这样的凤轻尘,如同她表现出来的那般,纯粹而干净,当她救人时,她绝对是值得信赖的大夫,当然也仅限于此。

    凤轻尘,如此坦荡、恩怨分明的女子了,可惜了……他们早在不知情时,就成为了对头。

    800cc的血被抽走,饶是夜城主身体强壮也有些受不住,脸色随着血液的流失而变白,身子也隐隐发寒,感觉冷,头重脚轻。

    夜城主眉头微拢,抬头看凤轻尘,却见凤轻尘全副心思都放血袋上,根本没有留心其他,夜城主到嘴边的话也噎了回去。

    他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,凤轻尘在救人时,不会玩虚得。

    800cc的血抽到了,凤轻尘抽掉针,取了两根棉签,沾了点药按在夜城主的伤口上:“按住,一盏茶后再松手,这段时间注意好休息,少饮酒,让人给你炖一些补血的食物,半个月左右你就可以完全恢复,不会留下隐患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习惯性的叮嘱,把众人给惊了一跳,凤轻尘这发什么疯。

    夜城主更是不敢相信自己听到,凤轻尘居然关心他,难道她忘了,他刚刚还在找凤轻尘麻烦。

    凤轻尘,真是一个矛盾的女人!

    这一刻,饶是云潇也不能理解,凤轻尘救夜叶是形势所迫,她不趁机陷害夜叶,可以说她品德高尚,可这伙关心夜城主又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难不成凤轻尘以为,她一句关心的话,能让夜城主感动,放下对凤轻尘的成见?又或者凤轻尘高尚到能以德抱怨?

    明显,凤轻尘根本不怕夜城,又怎么会客气讨好,要讨好之前就不会逼苏绾跪下,至于以德抱怨就更不提了,他们认识的凤轻尘不是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凤轻尘不知,她习惯性的话语,尽会让在场的男人纷纷陷入深思,思索凤轻尘此举的深意,尤其是东陵子洛,他隐约明白,当初凤轻尘尽心救他,根本与感情无关,在凤轻尘眼中,他和夜叶没有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想到这个可能,东陵子洛心慌了,如果凤轻尘对他半点感情都没有,他还有什么优势?

    别说凤轻尘不知他们在想什么,就算知道也不会管,关她什么事,这些个皇子皇孙,行事都有很强的目的性,对一个人好也要算计报酬,他们以己度人,认为她别有居心也没有错。

    转过身,凤轻尘先是检查夜叶的心跳、体温,看点滴瓶空了后,又换了一瓶新的药上去,随即又替夜叶输血。

    针扎向夜叶的血管,这一次血不是从夜叶的体内流出,血袋里的血以肉眼能见的速度消失,不用凤轻尘说,在场的众人也明白,那血进入了夜叶的体内。

    好神奇!

    血被抽出来他们不惊讶,可血要输进去,这确是他们从不曾见过的,东陵子洛半昏迷时曾见过,可那个时候是凤轻尘直接从自己的体内抽血,并没有经过血袋。

    太子几人的嘴巴张成了o字型,眼也不眨,生怕错过什么,夜城主震惊地站了起来,起得太快,一阵眩晕感袭来,夜城主又乖乖的跌坐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师父,伤口处血管破裂。”凤轻尘刚想喘口气,孙思行那里就出了状况。

    不是孙思行的错,是夜叶的伤口腐烂得太严重,其他地方还好,可被毒蛇咬伤的地方,却相当严重。

    当然,值得庆幸的是,凤轻尘之前给他服用的解毒丹效果相当好,三天过后,还没有出现组织坏死的情况,这样搁现代,这手就得截肢。

    “绑住左动脉。”凤轻尘撕下绷带,递给孙思行。

    孙思行用尽力气,将夜叶左臂完好的部分绑紧,血流出的速度变缓。

    “止血!”凤轻尘看了一眼,神色平静地将止血钳递给孙思行。

    此时的凤轻尘一心救人,收起所有的锋芒,宁静淡然,可同样让人无法忽视,凤轻尘身上似有一股安定人心的力量,只要她站在这里,太子和夜城主等人,就相信夜叶不会有事。

    孙思行接过止血钳,夹起盒子里的棉花,按住血管破裂部位,手上的动作和凤轻尘一样利落干脆。

    可这里止住了,那里又出了状况,已是深秋,孙思行额头上却宾豆大的汗珠,凤轻尘一边替他擦汗,一边给他递工具,时不时还要关注正在输血的夜叶,一心三用……

    一递一接,孙思行与凤轻尘没有说话,可却异常默契,这一幕看在云潇、东陵子洛等人眼中,认为这两人关系不一般,可凤轻尘和孙思行都明白,他们的默契仅限于手术台上。

    “止不住,病人不能再耽搁。”一个时辰后,孙思行宣布放弃。

    不是他止不住,而是他的速度不够快,依他这个速度,等他处理完,夜叶的左臂也会因为绑太久,而整个坏死。

    “我来。”凤轻尘与孙思行快速的换位:“给病人换药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孙思行的白袍染了满血,手指还在微微颤抖,看得出来刚才他在拼命加快速度,可还是不够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