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536揭秘,在东陵还没有敢拿你怎样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今期特马开奖查询三肖期期准免费公开一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这一跪,把苏绾身为天之骄女的骄傲与尊严踩在了脚底,也把苏家得罪死了,凤轻尘与苏家和夜城的仇,除非凤轻尘死,或者苏家和夜城灭,不然绝不会轻易了结。

    “苏绾秀情深意重,不枉费夜少主对你痴心一片,为你甘愿做任何事,轻尘这就去准备,尽快随夜城主、苏绾秀前往静秋园,为夜少主诊治。”凤轻尘丢下这话,转身就走,完全没有叫苏绾起来的意思,任苏绾跪在那里。

    苏绾暗算她,她也不是好欺负的主,凤轻尘在夜城主心中埋下一颗怀疑的种子,让夜城主忍不住去查夜叶到底为苏绾做了多少事。

    当夜城主知道夜叶为苏绾所做的一切,对苏绾的愧疚也就没那么深了,毕竟要不是因为苏绾,夜叶也不会生死未补,夜城主也不用在她面前吃瘪。

    至于苏绾的算盘一定会落空,她凤轻尘一定可以医好夜叶,让夜叶永远欠她一笔。

    九皇叔目送凤轻尘离去,眼中的笑意加深。

    凤轻尘她还真敢,果然是个不怕麻烦的主!

    虽然这三天,因为九皇叔情书一事,把工作给耽误了,可凤轻尘并没有因此而陷入慌乱中,正事一来,凤轻尘就拿出大夫该有的专业和素养。

    启动智能医疗包,拿出所需要的药物和干净的医生袍,检查无误后,凤轻尘提起手术箱就往外走,前后不过一柱香的时间。

    当凤轻尘提着药箱来到大厅时,苏绾已经不见了,看样子她短时间内,是不愿意出来见人了,和她的骑术比试,说不定也会出问题,毕竟苏绾这一跪,把苏家的名声也给搭上去了,苏家肯定会放弃苏绾。

    家族名声和利益重于一切,苏绾为了自己弃苏家于不顾,苏家也不会再给苏绾撑腰,哪怕苏绾是苏家万千宠爱的嫡女。

    凤轻尘没有问苏绾的下落,朝九皇叔行了个礼后,就对孙思行:“思行,你和我一起去,夜少主的伤是个不错的学习机会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丝毫不把夜城主那种阴沉的脸放在眼中,直接说拿夜叶当教学材料。

    “凤姑娘,我可以一起去吗?”云潇站了起来客气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不能,云公子会不去吗?”云潇这个人在圆滑了,虽然举止有礼,进退有度,一派君子之风,可她却对这人防备很深。

    云潇太优秀了,优秀到没有缺点,虽说锦凌同样优秀,每一处都完美,可锦凌很真,锦凌的君子之风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,表里如一。

    而云潇,绝不像他表现这般,君子端方。

    “凤姑娘要是不愿意,云某有怎会强求。”不为难女子,这也是君子之风,云潇的表现毫无破绽,甚至眼神都温和无害,没有被人拒绝后的不满,可偏偏凤轻尘能感觉出,云潇很不高兴。

    凤轻尘正想说可以时,九皇叔也朝她使了个眼色,示意让云潇跟随。

    云潇出现的时机太过巧合,又刻意接近凤轻尘,要说云潇没有目的而来,谁也不信。

    原本,九皇叔以为云潇是为了自己的病而来,可看云潇的样子又不像,再说……

    云潇那病,可不是普通的病,病在脑中,根本无人敢医,也不敢让人医。

    九皇叔与凤轻尘的交流,外人并没有发现,所以当凤轻尘改口同意云潇前往时,只当是凤轻尘想要多一份保障,因为凤轻尘还邀请翟东明前往。

    至于九皇叔,他的身份不适合前去静秋园,夜叶还不够让他纡尊降贵的去看。

    走之前,九皇叔很不客气警告夜城主:“夜城主,有些事情越是遮掩越是引人注意,本王劝夜城主你在东陵期间,还是大方一些,要知道本王可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。”

    这话虽是在告诫夜城主,可实则是说给凤轻尘听的,在夜城主阴沉着脸哼了一句,表示听到后,九皇叔又对凤轻尘道:“凤轻尘,天塌下来有本王在,你尽管放手去做,在东陵还没有人敢拿你怎样。”

    这话还真不是一般的狂妄,要知道在东陵能做主的只有皇上,可此时却无人敢反驳半句,顶多眼神微闪,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的样子。

    凤轻尘则郑重的点头:“多谢九皇叔,轻尘明白。”

    九皇叔这话是提醒她,她医治夜叶时没有必要防人,藏得越严实越是引人窥探,不如大大方方展示在世人面前,即便有人疑惑,也只在明面上。

    她的医术,总不能一辈子藏着遮着,借夜叶的病,借九皇叔的招牌,可以慢慢展示出来。

    夜城主虽然偷鸡不成,反蚀了把米,可终归是把凤轻尘请到了。夜叶至少有了一半活命的可能,只要夜叶病好了,那凤轻尘的价值也就没有了。

    夜城主就不信,凤轻尘每一次有危险,九皇叔都能适时出现,他更不信,倾夜城之力,会摆不平一个凤轻尘。

    东陵的皇上不是想和夜城合作嘛,可以……他什么利益都不要,只要凤轻尘的首级,他相信东陵的皇上,会很乐意。

    前往静秋园的路上,夜城主在脑中盘算,夜叶的伤好后,要如何报复凤轻尘,至于九皇叔的警告?他要放在心上,他就不是夜城城主了,夜城城主和东陵的皇叔,这身份谁也不谁高,凭什么他要听东陵一个皇叔的话。

    同样,翟东明和凤轻尘也在说夜城和苏绾的事。

    “轻尘,你今天这事办得不怎么漂亮,有点操之过急了,你这个时候逼苏绾给你跪下,不是逼夜城举起大刀,朝你砍嘛,夜叶的伤一好,你就惨了,夜城主肯定不会放过你,你一走,苏绾就晕倒了,而她被侍女扶起来时,双膝染血。”翟东明只是对阴谋算计不精,并不是真的笨蛋。

    “苏绾真是下了大本钱,这苦肉计用得真漂亮,弱女子、小白花什么的,掉掉眼泪、受受伤总是容易让人同情和怜悯,然后我这个坏女人的罪名就坐实了。”凤轻尘浑不在意,还有心情开玩笑。

    苏绾这一跪有利也有弊,弊就是翟东明所说的那般,把苏家和夜城得罪死了,可在凤轻尘眼中,利更多。

    苏绾这一跪了,先是出了她心中那口恶气,不仅打了苏绾的脸,还打了夜叶的脸。最重要的一点就是,苏绾把苏家对她的支持给跪没了,从此苏绾就必须紧抱夜叶这棵大树,才能保她下半生的荣华。

    有苏绾在夜叶的身边,夜叶与西陵天磊、南陵锦凡联手对付九皇叔的可能性就小了。

    南陵锦凡把苏绾卖给金城城主,把苏绾得罪死了,而兽苑发生的事情,夜叶又把西陵天磊拖下水,两人的隔阂也消不掉了。

    有苏绾在,九皇叔要制住夜叶就容易多了,至于夜城主?

    这天下是年轻人的天下,年纪大了,死是早晚的,她相信九皇叔会有所安排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