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542祸心,没有一个简单的人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45棋牌游戏本期七星彩开什么号码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苏绾会明白?

    这是什么意思?难不成苏绾做了什么?

    众人都看向苏绾,苏绾强自镇定,站得笔直,此时的她无比庆幸,一脸血水无人能看到她眼中的慌乱。

    待众人审势半晌后,苏绾垂下眼眸,掩去眼底的惊恐,大声的道:“凤轻尘,你少血口喷人,什么叫做我会明白,我会明白你做了什么,少在这里陷害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血口喷人?苏绾秀你做了什么,你自己心里明白,做人做到你这个份上,还真是对不起“人”这个字。”凤轻尘一边说话,一边注意苏绾的举动。

    开玩笑,她总不能因为揭露苏绾的阴谋,就害了自己吧,苏绾那枚银针,还不知是什么玩意儿呢,要是有剧毒,她就惨了。

    苏绾哭得更可怜了,整个人都瑟缩在夜城主的怀里:“姑父,凤轻尘欺人太甚,我不要活了。”

    手腕一动,那枚银针正朝夜城主飞去……

    很聪明,可惜她忘了凤轻尘一直在盯着她,眼见银针就要离手了,苏绾的也嘭嘭嘭跳得厉害,只要凤轻尘在她身上找不到银针,凤轻尘就死定了。

    敢毁她的脸,不划花凤轻尘的脸,她就不姓苏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突然大喊一声:“啊……有蛇。”

    “蛇?蛇在哪?”苏绾全身一僵,手中的动作一滞。

    蛇,经过兽苑的事后,她不仅怕蛇,还怕一切蛇形的东西,她的衣服都不再束腰带。

    就是这个时候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上前,抓起苏绾的手,银针正好卡在苏绾的指缝间:“苏绾秀,蛇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银针?苏绾的手上怎么会有银针?”云潇多么上道呀,他早就看出苏绾的不寻常,这个时候却配合的装出惊讶的样子。

    银针是用来验毒的,这么说苏绾不是要害夜叶,凤轻尘的出手就是大惊小怪了。

    “真的是银针,苏绾你来这里,带银针干吗?不知道凤轻尘正在医治夜少主吗?带一根银针会很容易容易让人误会。”东陵子洛连忙替凤轻尘解释,这样一来就是苏绾有错在先,最多凤轻尘看错了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你太厉害了,这么小的一根针,藏在指缝里,要不是你看到了,苏绾不知会做出什么事来。”还是翟东明最可爱,翟东明指了指夜叶,提醒夜城主,与其说苏绾是扑向凤轻尘,不如说苏绾扑到夜叶身上。

    带着银针,这是何居心。

    “绾绾,这是怎么一回事。”夜城主松开了扶着苏绾的手,略有须浊的眸子,眼神微闪,心中不安。

    太子含笑不语,高悬的心稍稍放了下来,有这根银针在,苏绾的脸毁了就毁了,凤轻尘半点错也没有。

    瞬间的慌乱过后,苏绾很快就找到了说词,一脸委屈的看向夜城主:“姑父,你也怀疑绾绾?”

    “我不怀疑你,你拿银针做什么?”夜城主相信苏绾不会傻得得罪夜城。

    “姑父,你看,这是银针不是毒针。银针是用来在验毒的,如果我真要害表哥,也不拿银针而是拿毒针。”这一点倒是没有错,拿一根银针,有没有下毒,一眼就能看得到。

    夜城主被苏绾说动了,苏绾见状继续装可怜,摆出委屈的样子,将脏水泼向凤轻尘:“姑父,凤轻尘包藏祸心,谁知她怀着什么心思医治表哥,我带着银针只想以防万一。我进来时,正好看到凤轻尘拿刀指着表哥,一时间心急才会失了分寸,毕竟表哥是因为我才会变成这个样子,表哥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我也不要活了。”

    苏绾一边哭,一边用力挣开凤轻尘,可惜凤轻尘的力道,不是一般的女人可以挣开的,苏绾一个用力,凤轻尘也不客气,手腕一动,“咔”的一声,把苏绾的手折断了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苏绾痛得整张脸都扭曲了,尖锐的声音能刺穿耳膜,凤轻尘趁机将银针捏在手中。

    “还愣着干什么,没看到表秀受伤了嘛,快,快,抓住凤轻尘。”夜城主不敢对太子等人动手,那就对拿凤轻尘开刀好了。

    横竖,东陵皇上不会因为凤轻尘的死,而发兵夜城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谁敢动。”翟东明挡在凤轻尘的面前,厉气十足。

    翟东明快气死了,凤轻尘辛辛苦苦救夜叶,夜城主不感激就算了,事后还要找凤轻尘麻烦,也不想想,要不是凤轻尘,夜叶早死了。

    同一时刻,云潇也走了过来,站在翟东明身边,摆明为凤轻尘撑场子。

    和翟东明的愤怒的想比,云潇一脸淡然,嘴角还带着风度翩翩的君子笑:“夜城主,三思路而后行,凤姑娘不仅间东陵的贵女,还是我云家的恩人,十六公子还等着凤姑娘医治,凤姑娘要有个三长两短,夜城说不定,明天就会从九州大陆的版图中消失。”

    这是赤果果的威胁,夜城主的眼睛都睁大了,随即又镇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不信凤轻尘有这么大的价值,云家和崔家会为了一个凤轻尘对付他,云家不止一个云潇,崔家也不止一个十六公子,再尊贵的人死了就是死了,就如同夜叶要是死了,他顶多让东陵给个交待,而不是发兵东陵。

    活人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,夜城主是不信云某的话了,夜城主你大可以试试,我云潇今天就把话放在这里了,凤轻尘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夜城一定会从九州大陆消失。”

    云潇这可不是放大话,云家做不到,可云城能做到,再加上东陵九皇叔,要灭一个夜城并不难,而夜城灭了,得益最大的就是云城……

    云潇,云家嫡长子,他所做的任何事,都会把家族利益放在第一位。

    话说到这个份上,夜城主就是不想退也得退,他赌不起,愤愤地一甩衣袖,挥退侍卫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,你滚,别让我再看到你。至于你救夜叶的事情,你应该很明白,这是你应该做的,夜叶在东陵因你生死不明,夜叶要是死了你也好不了,别奢望我夜城记你的救命之恩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是聪明人,有些事情不用说出来,心知肚明就好了,凤轻尘是磊落、是坦荡、是简单,可也不是笨蛋,以德报怨这种事,她不会做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夜城主,明明上门求医却依旧强硬的原因,夜叶,凤轻尘救也得救,不救也得救。

    人死为大夜叶要是死在东陵,就算全是夜叶的错,东陵也必须为此事负责,给夜城一个交待,而最好的交待就是把凤轻尘推出来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