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564坑人,你就不能来晚一点嘛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生肖特马开奖结果查询黄大仙论坛11144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走出去!

    活下去!

    带着这份信念,凤轻尘咬牙坚持,不停地在心里给自己打气,在快要坚持不下去时,就想一想在皇城等她的人。

    一步一步往上爬,看着越来越近的谷顶,凤轻尘的步子也迈得更稳,她凤轻尘一定要活着走出去,她绝不允许自己和王锦凌窝囊的死在这个地方。

    每往上一步,凤轻尘脸上的笑容就会多一分。

    凤轻尘,坚持住,你可以的。

    当年她能在参谋长的客意刁难下,克服种种难关,参与边境部队的作战,现在她也可以带着王锦凌走出太鲁阁大峡谷。

    要知道,现在的她,比当初幸福多了,在皇城有人在等她回去,有人在皇城担心她的安危,她身后还有责任,除了工作以外的责任。

    当年的她如同浮萍,随波逐流,没有亲人、没有朋友、没有家亦没有期待和目标,那个时候不担心死后,会有为她伤心,所以她不怕死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她,尽挑危险的事情做,尽挑别人眼中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做,越危险、越有难度,她越有兴趣,不然她最后也不会因为,找不到感兴趣的事情做,接受特异组织的邀请,去激发潜在的特异功能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有逃避、有寻求庇护的想法,更多则是无法在平静的都市生活,在平静的都市,她就像游魂一般,没有理想,没有动力,生活在钢筋水泥的都市里,她连找一个说话的人,都找不到。

    犹记,有一个同学曾羡慕她的生活,说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没有人会干涉她的生活,不用背负家人的期望、不用承担家族的重担、不用面对碎碎念的父母和讨厌的亲戚,她是翱翔在空中的鸟儿,自由自在、无拘无束……

    可又有谁知,她一个人太久了,久到害怕一个呆着,害怕一个人坐在屋子里,她不想,每一次回到家,除了冰冷的墙面了,什么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她做梦都希望有一个能对她碎碎念的母亲,有一个严厉的父亲,哪怕他们的期望和自己的兴趣相驳,她也觉得高兴,到少她身边有一个亲人,让她不用再孤单。

    曾经梦想的一切,除了死去的亲人外,她都有了,她有家、有爱人,有朋友、有活下去的动力。

    等她回去,她的家就建好了,她可以搬回凤府人,还有九皇叔在等她,有蓝九卿在等她,身后还有她的责任,她要带着王锦凌回厩。

    凭着这股不放弃的执念,凭着心中对未来生活的渴望,凤轻尘终于一鼓作气的背着王锦凌爬上了峡谷。

    “我们出来了。”放下王锦凌后,凤轻尘双腿一软,跌倒在地,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,全身都是汗湿的长发粘在脸颊上,汗珠顺着脸颊,一滴一滴落在尘土里,然后消失不见……

    “我们出来了。”不过几百米的距离,可对他们两人来说,却犹如千里,只有王锦凌知道,背着他从峡谷爬出来,凤轻尘有多么辛苦,她做到了一般女子不可能做到的事情。

    没有手帕,王锦凌抬手用衣袖替凤轻尘擦拭脸上的汗珠,凤轻尘笑着拒绝:“不用了,弄脏你的衣服。”

    说完,自己就胡乱的擦了一把,衣袖本身就有灰尘,这一擦凤轻尘就像小花猫一般,脸上脏兮兮的。

    王锦凌也不提醒,笑着收回手,看凤轻尘像小狗一样,累得直吐舌头,便问道:“要不要喝水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不行,等伙再喝。”凤轻尘喘着粗气,休息了一刻钟后,才将事先准备好的盐水喝完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们可以继续走了。”凤轻尘坐了起来,把粘在脖子上的头发挑开,便动手将挂在峡谷边的绳索收了起来,半蹲在王锦凌的面前,示意王锦凌趴上来。

    王锦凌摇头苦笑了一声,乖乖的趴在凤轻尘的背后,唇落在凤轻尘的长发上,鼻息间萦绕着一股汗味。

    王锦凌很不喜欢人流汗后的味道,让他觉得脏,可现在闻着却让他觉得心安,这是凤轻尘的味道,王锦凌深深地吸了口气,记住了这味道。

    背着王锦凌,身体难免会受一些影响,大腿内侧和脚底刚刚养好的伤,又有再次受伤的前兆,凤轻尘苦笑了一声,将痛哼声掩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五天她都瞒着锦凌,不让他知道自己受伤,以免他自责,没道理现在功亏一篑,背着王锦凌,凤轻尘也没有减缓速度,半天后两人已走到峡谷出口,天黑之前应该可以出去,再走两天的样子,就能找到村庄,到了村庄有银子就能雇到车了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玄霄宫的人不在这里。”凤轻尘与王锦凌将就的吃了一点东西后,再次上路,他们必须得在天黑之下出去,到了晚上要是遇到玄霄宫的人,麻烦会更大。

    “希望吧。”王锦凌却不太抱希望,他很清楚那个叫暄菲的女子多么霸道,行事乖张,完全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维去揣摩对方,也许这个时候,她就在暗处盯着他们两人,等他们累倒时,好一击而中。

    关于暄菲这人有多么的乖张,符临有切深的体会,他被暄菲一行人追得一天一夜没合眼了,再这么下去他非累死不可,看到不远处的出口,符临终于看到了胜利的曙光。

    出了峡谷,这群人总不会再追着他跑吧,出了峡谷的路他也熟路,应该不至于会再被人耍得团团转。

    符临提气,拼命的往峡谷外跑,身后暄菲骄横的下令道:“抓住那个男人,绝不允许他走出去,我要把他大卸八块,一块一块丢下去给大公子看,我就不信大公子的心是血做的,哼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,大秀。”

    玄霄宫的高手才不管符临的死活,只要他们大秀高兴,怎样都好,所以前面那个还在跑的男人,自认倒霉吧。

    天啊!

    符临真心想哭,为什么两张差不多的脸,行事却截然不同呢?

    凤轻尘大方爽利,为人虽然冷清了一些,但却知礼明理,而面前这个女人,顶着一张和凤轻尘差不多的脸,行事和性格却和凤轻尘相差十万八千里。

    符临觉得,他此生最后悔的事情,就是遇到凤轻尘,要不是遇到凤轻尘他哪里会这么倒霉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?”符临一抬头,就看到一身奇装怪服,背着一个人往前跑的女子,不用想也知道对方是谁。

    该死。你怎么就不能晚一点再呢?

    凤轻尘恨不得把符临的嘴边也给缝起来,因符临这么一叫,凤轻尘和王锦凌的行踪也暴露了……

    “是大公子,快,追上去,别让他们跑来,哼……小样,敢骗我,我就说你认识大公子吗,这个时候不认识大公子的人,怎么会来这里。”暄菲冲上前,只看背影就能确定,被人背着的是王锦凌,当下一脸得意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