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553狠,凤轻尘的伤不给外人看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本港快讯手机2018.115期开奖结果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三天,日落时分,两人终于来到易水城。

    一路上,或许是因为小白的速度够快,又或许是翟东明的人马厉害,把坏事的人给拖住,总之除了遇到那一批倒霉的偷马贼后,一路上,凤轻尘都没有遇到一个找麻烦的人,偶尔有不长眼的人,看到她的长相起了色心后,也被符临给吓走了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符临还不够厉害,无法将身上代表高手气息收敛起来,符临那举止和神色,一看就是高手,一般人根本不敢惹,凤轻尘也乐的多个免费保镖。

    眼见城门就要关了,凤轻尘示意符临加快速度:“我们进城,休息一晚再走。”半夜去大峡谷也只有丢命的份上,再赶时间,也不能不顾自身安危。

    她还要活着回去,她还要回去跟九皇叔道歉,回去告诉蓝九卿,她活着回来了,让他不用担心。

    “我没办法进城,我在城外等你,明天早上我们在城外见。”符临没有碟盘和路引,进不了城,这一点在经过多次碰壁后,符临已经很了解了。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,有我在。”翟东明是个好孩子,除了给她准备路引外,还给了她一块肃亲王府的令牌,方便她路上找官府求救,有这块令牌在,走遍东陵都不怕。

    当然,九皇叔那个令牌也可以用,不过九皇叔那个令牌太高调了,拿出来太容易闪瞎别人的眼,她低调。

    而这么一耽误,当两人赶到城门口时,城门正好关了,凤轻尘囧了,到了城门下,凤轻尘取出肃亲王府令牌,在城门下大叫:“开城门。”

    “何人在下面喧哗,城门已关,要进城明天请早。”守城门的人头也不抬,可见,他们经常遇到这样的事。

    “算了,我们不进城吧,在城外休息是一样的。”符临在各国的城门外转来转去,早就习惯了这些人的作为。

    “我们需要好好休息,这样才有精力去救人。”凤轻尘没有告诉符临,连续十天不停的骑马,她大腿内侧早被磨得伤痕累累,没一处完好,要不是她之前上了药,再加上里面穿得防寒服有防水的功能,这伙符临看到的就是血淋淋的两条腿。

    符临只骑了三天马,可她去骑十天,大腿内侧的伤,有多恐怖,只有她自己知道。

    “随你。”符临不再坚持,连续赶了三天的路,一直坐在颠簸的马背上,他都吃不消,更不用提凤轻尘一个姑娘了,而且凤轻尘之前也连续赶了几天路,看她的样子的确需要好好休息。

    见符临同意,凤轻尘便放开嗓门,自报家门:“肃亲王府办差,开城门。”

    这三天,一直和符临在一起,她没有办法找机会清理大腿内侧的伤口,今天终于能进城了,她怎么的也要找机会,把自己腿上的伤给处理一下,不然她的双腿肯定会烂掉,就算不烂掉,万一锦凌看到她的伤口也不好。

    她双腿痛到麻木,这几天坐在马背上,连动都不愿意动一下,一动就撕碎般的痛,可即便如此,她还要装出一副没事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不敢让符临知道,她身上有伤,万一符临在得知她身上有伤后,起什么歹意呢,她不了解符临,要不是救锦凌心切,她不会和一个陌生人同路。

    “什么?肃亲王府?”守城门的人吓了一跳,飞快的跑了下来。

    虽说现官不如现管,但肃亲王府这名号太大了,守城门的人哪敢怠慢,吱呀一声,打开旁边的了小门,恭敬的问道:“两位大人,你们可有证明身份的东西?”

    这年头,不是你嚷一句你是谁,对方就会相信,你必须拿出相应的东西来证明,要知道这年头官员的长相,可没有普及,在皇城住了一辈子的人,也不见得认识几个当官的。

    凤轻尘将令牌递给对方,对方双手接过,道了一句:“请两位稍候。”便拿着令牌进城,找人去核对身份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怕他们把你的令牌拿走。”符临有些奇怪,在他的想法里,那块令牌应该很贵重,怎么可以随手给人。

    “他们不敢。”凤轻尘浑不在意。

    这些人一出生,就被灌输了服从和顺从的观念,他们不敢以下犯上。

    果然,一柱香后,易水城的太守亲自出来迎接,又是请罪、又是请安,好吃好喝扫待,还把自己住的地方让了出来。

    要不是凤轻尘说他们有差事在身,要休息,易水城的太守说不定会一直留在这里陪他们。

    “好虚伪。”太守一走,符临就一脸嫌恶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这很正常,别忘了我们可是皇城来人,他当然要招待好我们,这里是太守府,我们今天应该会很安全,泡个热水澡好好睡一觉,明天天亮我们就动身。”

    面对太守的讨好与奉承,凤轻尘并不奇怪,而且很习惯,这种事她在现代也享受过。

    在军方医院她是被人排挤的小大夫,谁都可以使唤她,可去下面出差,那些地方医院的院长都要对她客客气气的,因为她代表军方总医院。

    易水城的太守,虽然是一方父母官,在易水城可以作威作福,可到了皇城那个遍地贵族,处处世家的地方,他就什么都不是,见谁都要点头哈腰。

    京官离天子近,外地的官员对见京官自动矮一级,再三讨好,以便他们能帮忙在厩贵人面前说两句好话。

    搁现代,他们这叫中央来人,走到哪都有人接待,而他们这个级别,搁现代省长接待都不为过,肃亲王,那可是比现代政治局九大巨头,权利还要大的人物。

    有凤轻尘这话,符临也就心安理得的享受太守府的人服侍,凤轻尘看他很自然的,任由下人服侍的样子,大至能猜到符临的身份不差,估计在家也是尊贵的人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凤轻尘就安心了,来到自己的房间,凤轻尘挥退了服侍的人,退下衣衫,脱掉穿在里面的防寒风,就看到被血染红的里裤。

    里裤上的血早就干了,颜色深浅不一,这是被浸湿后干了,又被血浸透才会出现的效果,而里裤粘在伤口上,脱不下来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取出一块帕子,折叠好后咬在嘴里,闭上眼,猛得用力,将裤子脱了下来。

    好痛!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