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554被雁啄,倒霉的时候喝凉水也塞牙缝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今彩539开奖号码查询王中王论坛70149com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嗯……凤轻尘闷哼了一声,痛得直哆嗦,汗珠顺着脸颊往下滑,可这并不是结束,而是开始。

    退下里裤后,凤轻尘腿上还缠了一层绷带,这些绷带早已变了颜色,与伤口粘在一起。

    凤轻尘将嘴里的帕子取了出来,喘了几口气,又继续咬住帕子,从智能医疗包里取出剪刀,将粘在大腿内侧,几乎和肉长到一起去的绷带揭下来。

    “吱吱……”绷带粘着肉一起撕了下来,凤轻尘痛得直抽气,额头上的汗珠一颗一颗宾来,痛得双手都在发抖……

    她的手,很长时间没有这么抖过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喘了几口气,缓解了一下疼痛,又继续去撕绷带,绷带早就被血浸透,又结了结痂,贴近伤口的那一层,全部陷在肉里面,凤轻尘要用钳子,才能把它们勾出来,再扯掉。

    冰冷钳子戳在烂肉上,能把死人痛活,凤轻尘却连哼都不敢哼一声,她怕呼痛后,她会忍不住落泪。

    真的,太痛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,又继续低头,和大腿内侧的伤奋斗,心里想着,那些烧伤的患者,他们每一次拆掉绷带所承受的痛苦,和她现在差不多,人家一次一次都能扛过去,她也可以。

    易水城的太守匆匆离去后,并没有如果凤轻尘所想的那般回去休息,而是来到府衙,对一衣着华贵的中年男子,恭敬禀报:“大人,来人是从皇城而来,持肃亲王府令牌,坐骑是一匹上好的战马,不过并不是一个女子,而是一男一女,卑职试探过他们,他们的口风很紧,连名字都不肯说。”

    “一男一女?那女子是不是瑰姿艳丽,身姿婀娜,气度高贵,举止大方,不似一般女子的娇弱?”难道情报有误?凤轻尘并不是独身上路?中年男子颇为不安的起身,在房内来回多踱步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会出现在易水城,又拿着肃亲王府令牌的女子,除了凤轻尘绝不会有第二个人。

    “回大人的话,是的。那女子气度不凡,让人不敢逼视与反抗,面对下官隆重接待,那女子并没有惊讶,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。”太守想了想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女子虽然风尘仆仆,很是疲倦,可掩不住她天生丽质的艳丽容颜,她的言行举止也确实有别于一般的女子,他还以为厩流行这样的贵女,原来是那个女子身上特有的气质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了,这个时候会来这里,又有这等气度的女子非凤轻尘莫属,吩咐下去,一切按计划行动,绝不能让他们活着出城,听明白了吗?”中年男子转身,朝太守命令道。

    “是,大人,请大放心,卑职一定会把这件事情办好。”太守连忙应道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满意地点头:“很好,办妥这件事后,许诺你的位置绝不会变,要是主子高兴了,更高的位置也不是没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大人提携,卑职一定不会让大人失望,为大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。”太守得到了对方的许诺,连连表忠诚。

    “嗯,下去办事,记得她的尸体,我要带回去。”中衣男人再三提醒。

    活人见人,死要见尸。

    太守不敢有二话,连忙下去调派人手,围攻太守府

    他就不信,那一男一女能在重重包围下,飞出去,就算飞出去,他也要把对方抓回来,他在这个鬼地方呆了二十年,谁也不能阻止他高升。

    凤轻尘大腿内侧的伤不算重,但表面一层皮都没有了,伤成这样当然不能碰水,她想要泡热水澡的愿望肯定要泡汤了,凤轻尘上好药后,又再次将伤口包了起来。

    明天还要骑马、走路,凤轻尘也不敢包得太厚,只能缠几层,确保不会渗血出来,草草擦了身子,凤轻尘已经累得不行了,正准备擦干头发睡觉,门却“嘭嘭”的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谁呀?”凤轻尘强忍下骂人的冲动,打了个哈欠。

    她快困死了,还来吵她睡觉,活得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,是我,快开门。”符临的语气,满是火药味。

    “符临,这么晚,有事吗?”凤轻尘惊了一跳,匆匆披上外衣。

    “天大的事。”符临并没有夸大,的确是天大的事,不然他也不会半夜不睡,跑来敲凤轻尘的门。

    凤轻尘刚一开门,符临就冲了进来,并且飞快的把门关上,以审势的目光打量眼前的凤轻尘,一副随时会爆发的样子。

    即使对方的眼视干净,没有一丝**,可自己衣衫不整,被一个男子盯着看,凤轻尘还是很不高兴。

    符临这举动,太不尊重人了,凤轻尘拉下脸道:“符临,你最好有重要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她需要符临的帮助不错,可并不表示她要讨好、奉承符临。

    符临眼神微眯,一脸凝重:“凤轻尘,你到底是什么人?得罪了谁?”

    在凤轻尘防备符临时,符临也防备凤轻尘。两个陌生人,对彼此都不解,防备一二也算正常,要是掏心掏肺的对对方,那就真是傻缺了。

    要不是看到凤轻尘衣衫不整,完全不知情的样子,符临早就出手杀了凤轻尘,能在易水城指挥太守的人不多,而他知道的只有凤轻尘。

    凤轻尘一听符临这语气,就知道不好了:“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到这来了,还会有问题?

    “我们被包围了。”符临说话时,一直盯着凤轻尘,原本他为,这是一场针对他的阴谋,凤轻尘想要围杀他,现在看来,还是针对凤轻尘的阴谋,而他倒霉的和凤轻尘同路。

    “被包围?太守?他好大的胆子。”凤轻尘三两下,就将衣服穿好,拎起桌上的背包,取出,又将几把小刀,绑在腿上,瞬间就把自己武装好了。

    “走。”凤轻尘精神十足,安全不像赶了几天路的人。

    “走?我们怎么走?去哪?”符临嘲讽的道。

    他们是被易水城的太守包围,太守府外全是人,他们这个时候就是瓮中之鳖,能走到哪里去……

    他们根本没有路可走!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