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570九皇叔,轻尘表示好冤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香港马会五点来料今期必中姜子牙打一肖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冰冷的箭镞指向玄衣男子,只要他有任何不轨的举动,立马就会被射成一个马蜂窝,玄衣男子不怕,可他怀中的暄菲绝对怕,只要有一个闪失,暄菲就死定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下,玄衣男子也不敢对九皇叔做什么,暴怒的吼了一声,将刀放下,咬牙切齿的道:“你们两个不要欺人太甚,别以为我今天落到你们手上,就会任你们宰割,凭你们还没有那个本事,你们最好把我放了,不然倒霉的一定是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玄霄宫的二公子,就这么一点耐心。”九皇叔终于逗够了对方,放开凤轻尘,将凤轻尘挡在自己的身后,干净的衣袍上,沾满了污血,有洁癖的九皇叔却浑然不在意。

    “你们到底是什么人,明知我妹妹是玄霄宫的大秀,还敢对他下手,你活得不耐烦了。”玄衣男子五观标志,隐约有几分野性,双眼通红,应该是因为暄菲受伤一事而气得扭曲了起来。

    玄霄宫的人还真不是一般的狂猖,九皇叔眼眸微眨,不疾不徐地吐出三个字:“东陵九。”

    “东陵的九皇叔?”看样子,九皇叔的名声不小,连江湖人都知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,本王就是东陵的九皇叔,本王奉皇命剿匪,二公子应该明白你妹妹做了什么,本王依法办事,不杀你妹妹不足以平民愤。”九皇叔并不在意这二公子的态度,反倒不客气的激怒对方。

    在他眼中二公子很快就是死人,玄霄宫有九州地图,他就不会放过玄霄宫,正面结仇用东陵的军队,剿灭玄霄宫似乎是一个不错的主意,九皇叔如是想道……

    顺我者昌,逆我者亡!他东陵九从来都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,对待敌人能斩草除根就一定要斩草除根。

    九皇叔护短,玄霄宫的二公子一样护短,听到九皇叔的话,立马暴跳如雷:“我妹妹做了什么关你什么事,你要敢对动我妹妹,我绝不放过你。东陵的九皇叔,你好好地在东陵做你的九皇叔,别管我玄霄宫的事情,我妹妹就算做错了,也有玄霄宫的人教她,轮不到你出手,小心最后连自己的位置都保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你妹妹在玄霄宫如何张狂本王不管,可在我东陵的地盘,就必须按我的规矩办,在我东陵的地盘闹事,别说是你妹妹,就算是你老子,本王也能管,二公子应该看到,本王已经管了。”九皇叔唇角微动,露出一抹轻蔑的笑

    “不用你提醒,东陵的九皇叔,我妹妹今天所受的一切,我玄霄宫记下了,来日定当千倍奉还。”二公子一张已扭曲,指关节嘎嘎做响,看样子是气得不轻。

    在玄霄宫的人眼中,只有暄菲欺负别人的份,别人绝不能欺负暄菲,今天暄菲被人折腾得这么惨,这仇玄霄宫肯定要报,东陵九不会有好下场,他发誓。

    “何必等来日,阁下要有本事今日就可以报,本王很忙,没空记这等小事,来日本王不一定记得阁下是谁。”九皇叔凉凉的道。

    他知道,依玄霄宫二公子的本事,他今天怕是很难留住对方,想取暄菲的命也不容易,除非他激怒对方,让对方失分寸,这样他就有胜算了。

    可惜……这天下谁也不是白痴,九皇叔的打算,二公子也隐约明白了,看到暄菲的伤,再加上九皇叔轻视的态度,他的确有杀人的冲动,却生生忍住了。

    “君子报仇十年不晚,东陵的九皇叔,今天这笔账我玄霄宫记下,你给我等着……”二公子话还没说完,就举起刀,旋身一扫……

    围攻他的士兵一见,纷纷后退弓箭手连忙放箭,却不想他只是虚晃一招,待士兵退开,他足尖一点,在离去时,突然感觉面前一股杀气,抬头,正好对上凤轻尘那张与暄菲七成像的脸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?妹妹?

    二公子大吃一惊,身形一缓,正好给了凤轻尘机会,对准二公子的脑门,一扣扳机,子弹射出……

    打心脏对方有护心镜,那她爆对方的头,她就不信,玄霄宫的人连脑门都武装了。

    二公子瞳孔猛得放大,再顾不得凤轻尘,提气而起,却还是慢了一步,嘭……子弹没入二公子的小腿。

    啊……二公子吃痛,却不敢停留,借着树枝力量,三两下就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东陵的九皇叔,在东陵好好的等着,等我玄霄宫的人去取你项上人头。”半空中,传来玄霄宫二公子气急败坏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本王敬候大驾。”九皇叔毫无畏惧的道。

    将士们要去追,却被九皇叔给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不必了,把尸体带回去交差。”

    东陵和玄霄宫的仇,就这么结下了,事后九皇叔下了禁口令,当天在峡谷出口处发生的事情,并没有外传,皇上不知道事情的经过,只知道玄霄宫与东陵有矛盾了。

    当然皇上更不知玄霄阁有藏宝图一事,毕竟暄菲当时已处在半疯狂状态中,她的话根本没有人相信,再加上能让九皇叔带来的人,都是他信得过的人,皇上就是想问,也问不出来一个所以然。

    皇上只知因为凤轻尘,九皇叔调动军队,把玄霄宫的大秀给废了,和玄霄宫结下不死不休的仇。

    皇上当场脸就黑了,气得大拍桌子,恨不得把九皇叔大卸八块。

    东陵内忧外患,已经四面楚歌,九皇叔不去调停就算了,居然为了一个女人,给东陵树了一个这么强劲的对手,这不是置江山社稷于不顾吗?

    于是,皇上毫不客气,当着文武百官的面,给九皇叔扣了一顶不知轻重、冲冠一怒只为红颜的帽子,意图打压九皇叔的气焰,九皇叔无所谓地受了……

    管他是爱江山还是爱美人,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行了。

    玄霄宫的二公子和暄菲都跑了,王锦凌也不在这里,九皇叔和凤轻尘,也没打算在太鲁阁大峡谷久留,在军队的护卫下,一行人朝山下走去,九皇叔本想命人抬一顶软轿上来,却因为凤轻尘一句话,而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九皇叔恶狠狠的想道,一定要让凤轻尘这个笨女人痛个够本,不吃痛她就不长记性,一天到晚除了惦记别人,还是惦记别人……

    很久以后,凤轻尘知道这事,大呼冤枉。

    她不就是问了一句王锦凌和符临在哪?安不安全?这也有错吗?

    再说了,她又不是一见面就问锦凌的安危,她明明是等事情都结束了,下山时才想起,锦凌他们的安危,这也有错嘛。

    呜呜呜……

    九皇叔,你太霸道了!

    又不是民革,不待这么给人扣帽子的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