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558轻尘,能在死前听到你的声音真好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凤凰马经论坛香港马会168管家婆马报2018生肖图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从易水城逃出来后,凤轻尘和符临就一路往北走,一路上连个人影都没有看到,想要找代步工具,就成了奢望,两人只能靠两条腿走路,走了两天,凤轻尘的脚底全是血泡。

    遇到一小溪时,凤轻尘简单的清洗后,便脱下鞋子,将脚底的血泡一个个扎破,上了点药,拿干净的绷带一包,又继续穿上鞋子,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。

    看凤轻尘这个样子,哪怕他脚下的血泡比凤轻尘还要多,符临也不好意思说休息、或者说减缓速度。

    他一个大男人,不至于比凤轻尘一个弱女子还要娇气。

    从易水城出来后,凤轻尘就异常沉默,时不时就在发呆,符临大至能猜到,凤轻尘是担心会遇到伏杀,两人连晚上也不敢过多睡,每人轮流休息个把时辰后,又继续赶路。

    在夜以继日的赶路下,终于在第三天上午赶到了太鲁阁大峡谷,可这并不表示,他们可以休息,到了太鲁阁大峡谷,代表他们要做的事,这个时候才开始。

    凤轻尘并没有急着进峡谷,而是找了一个最高点爬了上去,准备先查看太鲁阁大峡谷的情况。

    虽说,有猎鹰可以在空中观察,可猎鹰不会说话,根本没有办法将峡谷内的情况告诉她。

    太鲁阁大峡谷是大理石峡谷,峡壁耸立、刚劲雄峙,谷坡十分陡峭,近乎接近垂直。

    谷地宽度上下近乎一致,谷底主要为河床所占据,雄伟险峻,让人望而生怯,凤轻尘粗粗看去,最矮的一个谷坡至少也有三五百米高,要下去也不是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猎鹰在半空中盘旋了半天,停在符临的手上,朝符临眨着眼睛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,小灰灰说没有看到人,也没有看到路,你确定你要找的人在峡谷里,掉下去十有**都没命了。”符临很不客气的说。

    凤轻尘狠狠地瞪了符临一眼:“他不会死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就朝最矮一处谷坡走去,准备从那里下峡谷,路这种东西没有就自己走,只要走出来,那就是路,太鲁阁大峡谷没有路,她就走一条路出来。

    符临与小灰灰对视了一眼,跟在凤轻尘身后:“凤轻尘,你确定你要下去吗?凭你的本事下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自有办法。”凤轻尘将背包甩到前面,取出事先放进去的攀登工具。

    “你准备得真充分。”符临哑然,一脸佩服。

    凤轻尘拿出来的工具他并不陌生,只不过凤轻尘手上的制作更加的精良罢了。

    “我是来救人的,没有充份的准备就来,那不是害人害己。”因符临说王锦凌掉下去会没命,凤轻尘对符临也就没有那么客气。

    将铁爪固定好,再三确定不会松动手,凤轻尘将背包卡扣全部卡死,拉了拉绳琐,站在峡谷边上:“符临,我要下去,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在这帮你守着,我让小灰灰帮你找人。”符临将猎鹰招了过来,朝猎鹰打了几个手势,猎鹰不情不愿的点了点头,回头看了凤轻尘一眼,随即又嫌恶的别开脸。

    符临不愿意下去,凤轻尘并不生气,符临可没有答应帮她找人,凤轻尘从背包里取出一些干粮和水。

    “我不能确定我会在下面呆几天,我留三天的食物和水给你,三天后,如果我还没有上来,你就不用等我了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已经习惯了被猎鹰嫌弃,所以她已经无感了,将安全绳系好,凤轻尘朝符临打了下,我下去的手势后,就顺着峡谷往下滑。

    凤轻尘身后,挂满了爬山用的工具,往下滑的时候,就看到她从背后取出各种勾子,固定在峡壁的缝隙处。

    凤轻尘下山的方法并不先进,在九州大陆有很多人用,官府甚至还有下山专用的云梯,只不过那东西不太好携带,符临看了两眼,便失了兴趣,以双手为枕,悠哉躺在石头上,看着蓝蓝的天,白白的云。

    爷爷说,没有蓝氏和凤离族人的九州大陆,天空特别蓝,云朵特别白,他怎么就看不出来呢?

    符临无聊的撇了撇嘴,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蓝氏皇族和凤离一族都死绝了,这些事也就与他没有关系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一路往下,到达谷底时,凤轻尘犹豫了一下,还是将攀登绳留在原地。

    符临如果是为杀锦凌而来,就会跟她一起下来,经过这几天的相处,符临很清楚她身上有多少奇怪的东西,碍于这些东西在,符临轻易也不会动手。

    谷底窄而幽深,入眼所见全是大小不一的岩石,完全没有路可以走,凤轻尘试着走了两步,脚一滑,哗的一声就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幸亏凤轻尘早有防备,这一跤摔得并不重,凤轻尘爬了起来,揉了揉有些生痛的屁骨,启动智能医疗包,从里面取出一套行军装备,将自己武装好后,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小灰灰受了符临的命令,一直盘旋在凤法轻尘上空,替凤轻尘寻找王锦凌的下落。

    “王……锦……凌,凌凌凌……”

    凤轻尘走了一个时辰后,发现这么个找法太傻了,于是大声喊了起来,希望王锦凌能听到,峡谷四面都是峡壁,喊一句,回声却有数句,整个峡谷都是凤轻尘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王…锦……凌”凤轻尘一直喊一直喊,从白天喊到日落,又从日落喊到夜幕,直到嗓子嘶哑的说不出话,才找了一水源处休息,顺便清理自己的伤口。

    符临在峡谷上睡了一天,也听凤轻尘喊了一天,心里很是羡慕那个叫王锦凌的人,有凤轻尘这么一个人,不放弃、不抛弃,为他爬山涉水,不远万里奔来找他、寻他。

    又是一阵撕心裂肺般的痛,凤轻尘将沾着伤口的绷带一一揭了下来,上药,换上新的绷带,揉了揉发酸的双腿,抬头看着只有寥寥数颗星的天空,眼中闪过一抹担忧。

    “锦凌,你到底在哪里,你能听到我的声音吗?要是在这里找不到你,我怕自己会崩溃。”时间过的越久,王锦凌遇难的可能性就越高。

    同一时刻,峡谷某山洞里,王锦凌睁开沉重的眼皮,动了动僵硬的手指,嘴角微微一动。

    轻尘,我好像听到你的声音了,真好!

    深陷的双眼,凸起的颧骨,没有血色的脸,无不说明他此时的情况很糟糕。

    王锦凌闭上眼,瘦得只下骨头的脸,带着一抹满足的笑……

    这下,我终于可以安心的离去了!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