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559大公子,就是死也要风华绝代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大吉大利棋牌救济金6元2018天空彩票与你同行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喊了一天,第二天凤轻尘就失声了,别说喊了,连张嘴都痛得难受,凤轻尘知道她的嗓子受伤了,短时间内恐怕没有办法说话了。

    喊不出来,又没有帮手,凤轻尘只得继续用笨办法,一点一点,地毯式的搜索,午时过后,凤轻尘吃了几口干粮,准备休息一下时,猎鹰突然停在她的面前,朝她大叫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脸上一喜,连忙站了起来,想要问猎鹰是不是找到人了,却发现自己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,急得凤轻尘快要哭出来了。

    猎鹰鄙夷地看了凤轻尘一眼,拍拍翅膀飞了起来,示意凤轻尘跟上,见凤轻尘一直跟着它走,才继续往前。

    走了半个时辰,凤轻尘看到不过多处有一深谷,猎鹰在洞口停了下来,朝里拍着翅膀,示意凤轻尘进去,交待完后,也不管凤轻尘明不明白,折腾一下就飞走了。

    死人什么的最讨厌了!

    猎鹰一走,凤轻尘就飞快的往前跑,还未踏入洞口,就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,这个味道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当场就怔住,嘴巴张得老大,鼻子一酸,眼泪唰的一下就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是尸臭味,她不会闻错。

    凤轻尘双脚就像灌了铅一般,怎么也迈不动,不停地摇头……

    尸臭味只代表有人死,不一定就是锦凌,不会的,不会的,锦凌不会死的,里面的人一定不是锦凌,一定不是……

    这一刻,凤轻尘胆怯了,她不敢往里走,她怕,怕看到王锦凌的尸体,她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呜呜呜……如同负伤的野兽,凤轻尘发出嘶哑深沉的哭泣声。

    医生最怕自己的亲人和朋友死在手术台上,法医最怕自己的亲人和朋友,躺在解剖台上。

    他们看惯了生死,因此更加害怕死亡,更加珍惜生命。

    凤轻尘站在洞口,不停地掉眼泪,双腿发软,却死死地撑着。

    她不能倒下,锦凌还在等她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,你要撑住,千万不要倒下,里面的人不一定是锦凌,进去,走进去,走进去看一看。如果,如果真是锦凌,那就……那就……”凤轻尘在心里,不停地给自己打气,想到后面,她已经不敢去想了。

    如果里面的人真是锦凌,她要怎么办,她什么也办不了,她不是神,她不能起死回生,她不能让时光倒光。

    锦凌,不是你,一定不是你。

    凤轻尘吸了吸鼻子,咬了咬唇,将眼睛睁到最大,不让它再掉泪,抬起袖子擦干脸上的泪后,凤轻尘大步朝山洞深处走去。

    无论结果是怎样,她都要进去看一看,站在这里空想根本没有用,只要亲眼见到,她就知道锦凌是不是有事了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一踏入山洞,看到里面的惨况,凤轻尘整个都卷缩了起来,发出一声悲痛的惨叫声,声音之大,响彻整个山谷。

    山洞里,横七竖八的躺了五六俱尸体,每一俱尸体都干瘪瘪的,有两俱尸体已经发臭了。最主要的就是……

    锦凌也在这里。

    王锦凌躺在最里面一动不动,身上的锦衣破烂不堪,可即便如此,他依旧是最引人注目的,凤轻尘一眼就看到了他。

    “锦凌,不会的,不会的,不会是……”凤轻尘跌跌撞撞的往里走,悲伤到了极致,她尽然冲破失声的限制,不顾撕裂般的痛,叫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锦凌,锦凌,你不会有事,你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锦凌,你等等我,你等等我,我这就来救你。”

    “锦凌,千万要等我,千万等我,我来了,我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咚……凤轻尘脚一软,踩到一俱尸体的胳膊,摔倒地地。

    低下头,看到他胳膊上,有一道血淋淋的伤口看伤口应该是被利石剜下来的,再看血的颜色,应该就是两天,凤轻尘无心多想,直接朝王锦凌爬去。

    “锦凌,你别吓我,你答应过我,要平安回来的,你不可以不守信用。”凤轻尘眼中的泪,怎么也止不住。

    她不爱哭,她一直认为眼泪是弱者的行为,可心痛到了极点、悲伤到极致,泪水便再也止不住,只有泪水也能宣泄心中的恐慌和不安。

    锦凌,对不起,对不起,如果我再快一点,再快一点,也许你就不会有事了。

    如果,如果……

    我最讨厌和自己说如果怎样,可这一刻,我真得很后悔。

    王锦凌,她在这个世间第一个朋友,也是唯一一个知心的朋友,她不能接受王锦凌死,更不能接受他用这种方法,死在这个地方。

    王锦凌,名满天下的大公子,绝不能用这种近乎窝囊的死法,死在一个无名的山洞里。

    天下第一大公了子,就是死也要死得其所,也要死得风华绝代,就是死要让所有人都忘不了他。

    王锦凌,绝不会死在这里!绝不能死在这里!

    她不允许,她不允许!

    不允许自己说锦凌死了,再没有碰到锦凌的身体前,在没有确定锦凌没有生命气息前,她绝不允许说锦凌死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深深地吸了口气,再次擦干脸上的泪了,经过泪水洗涤的双眸,明亮异常,她的眼中没有悲伤与痛苦,只有坚定与不屈。

    她是医生,她不能凭眼睛所看到一切来断定一个人的生死,这太不科学了。

    锦凌不一定会死不是吗?他的这肖卫都在保护他,怎么可能会死,那个伤口,她刚刚踩到的那具尸体,他手臂上的伤应该是自己剜出来的,如果她没有猜出,那人应该是剜下自己的肉,好让锦凌裹腹。

    别觉得恶心,在要饿死时,别说人肉了,就是自己的肉,她也吃得下去。

    这么说,锦凌也许还活着!

    凤轻尘站了起来,闭上眼,呼气、吸气……

    再次睁开时,她已经将自己的情绪控制好了,跨过脚下的尸体,凤轻尘走到王锦凌的身边,半蹲在王锦凌身侧。

    走近,才发现王锦凌比她想象中得还要惨,锦凌全身上下瘦得没有一两肉,看上去比非州难民还要惨,可就是这个样子,他的脸上依旧带着淡然的笑。

    这样一个男人,已将云淡风轻和君子之风刻在骨子里,哪怕狼狈至极,也怕面对死亡,他依旧从容优雅,散发着令人倾倒的风姿。

    不由自主,凤轻尘的脸上也扬起了一抹笑。

    锦凌,我相信你,一如你相信我!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双十一快乐!四更送上。盖楼就是留言嘛,亲家的妞们,一人一句,咱们把轻尘和九九的楼盖起来吧,给他们盖一栋数万层高的楼!

    至于月票,订阅满十块钱就有一张哦,不确定的妞可以点一下简介处“月票”二字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