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561尴尬,大小解和生理反应什么的最讨厌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3b独胆王毒胆预测专家香港正宗王中王中特玄机网站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王锦凌刚刚醒来,凤轻尘正处在狂喜中,根本没有发现王锦凌的不对劲,也没有发现王锦凌眼中,一闪而过的悲伤。

    狂喜过后,凤轻尘把一直用酒精灯热着的营养汤给端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锦凌,起来喝一点东西。”凤轻尘将王锦凌扶了起来,细心的喂食。

    王锦凌朝凤轻尘笑了笑,一如初见,笑容干净的染一丝尘埃,就好像他从来不曾怨过、恨过一般。

    张嘴,配合凤轻尘的喂食,丝毫不抱怨自己的处境,和那些自私的家人。

    他是王锦凌,是那个即使天下人都遗弃他,他也能享受生命,热爱生命的男子,怨、恨都太沉重,他不喜欢带着怨恨这样的情绪生活,他唯一会的就是放手。

    放手,在家族放弃他的那一刻,他的家族亦被他放弃了,从此他只将自己放在首位,不是将家族放在首信。

    他这一次九死一生,还有家族放弃他带来的利益,足以还清家族和父母对他生养之恩,从家族放弃他的那一刻,他就不再是为王家而活的大公子,他只是王锦凌,一个只为自己而活的男子。

    王锦凌的怨恨都只是瞬间,瞬间他就想开了,也放手了,凤轻尘从头到尾都不知,王锦凌在醒来的那一刻,做了什么决定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时间,王锦凌将自己交给凤轻尘,凤轻尘让他做什么,他就做什么,既听话又配合,可是……躺在那里一动不动,总会有一些比重尴尬的事情,比如大锈。

    吃了东西,又喝了水,大锈也就随着而来,虽然王锦凌很清楚,他身上的衣服是凤轻尘换得,里面全换了,而且身上也干爽了许多,凤轻尘肯定替他擦洗了身子,可那个时候他昏迷了,再加上两人都默契地不提这事,就算尴尬也只在心中,可现在……

    他清醒了,想要去锈,可偏偏他没有动的力气,依他现在这个状况,根本无法起身。

    王锦凌已经努力在憋了,可总有憋不住的时候,他是有谪仙之名的大公子没有错,可他也是人呀,人有三急,他已经憋了很久了,要是一个失禁,尿在身上那就更丢脸了……

    好半天后,王锦凌终于忍不住了,红着脸、长长的睫毛轻眨,扭捏的道:“那个,轻尘,我,我想……”就算做好了心里准备,可话到嘴边还是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这种事,真是破坏气氛和形象。

    “锦凌,你怎么了?”凤轻尘是医生,不是护理,所以有些事情难免会疏忽,再加上王锦凌安全了,她整个人也放松了下来,随即强烈的疲累感袭来,凤轻尘的精神也不是很好,脑子自然没有平时灵活。

    “我,我要锈。”王锦凌闭上眼,大声的道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是准备赴死的壮士,事实上王锦凌的确是一副慷慨就义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锈?哦,好,你等一下。”凤轻尘暗怪自己太不细心了,居然没有想到这些。

    王锦凌尴尬了半死,发现凤轻尘没有半点别扭与不自在,也就稍稍放开了一些,他本就不是迂腐的人。

    可……当凤轻尘拿了一个小便器塞到他身下,告诉他如何用时,那一刻他想死的心都有了,真正的羞愤欲死呀!

    “轻尘,我不用这种东西。”男子汗大丈夫,用这种东西太丢脸了,最主要他用了小便器后,还要凤轻尘帮他倒,他更是没法接受。

    “你的身体不适合移动了,你现在只能用这个,锦凌,我知道你不好意思,可现在情况特殊,你将就一下,这样好了,你自己在里面解决,我去外面等你。”凤轻尘知道王锦凌心中肯定会膈应,所以她没有说帮忙的事。

    在她眼中,这是很正常的事情,先不说锦凌是她的朋友,就是她的病患,她也要尽责照顾好对方。

    让我死了吧!

    面对那什么的小便器,王锦凌不止一次发生这样的感慨,可在三急的情况下,王锦凌也不得不认命,要真小便失禁尿在身上,那更尴尬。

    费了好大劲,王锦凌才说服好自己,无视心中的膈应,颤颤抖抖的解开裤子,却发现:“轻尘……”

    王锦凌郁闷得不行,他在轻尘心中的形象怕是跌倒谷底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凤轻尘并没有走远,王锦凌一唤她就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我解不开。”王锦凌指了指裤子,一张俊颜红得像关公,如果这个时候有一块豆腐在,他一定会撞上去。

    他真地想死,想死有木有。

    “我帮你。”凤轻尘不等王锦凌发话,直接蹲了下来,替王锦凌解开裤子,并且将裤子拉下,当然,凤轻尘不是那种乱来的人,她只解开了外面的裤子。

    王锦凌闭上眼,抿着唇没有说话,长么大,他从来就没有这么丢脸的时候,就算当初眼睛看不到,他也不曾遇到过这样丢脸的事情。

    在外人眼中谪仙一般,不识人间烟火的大公子,其实动手能力很强,他身边只有小厮,很不少用丫鬟,一些琐事都是自己处理。

    可现在,他就像一个废人,什么都做不了,可偏偏他如此无能的一面,全部被凤轻尘看在眼中,老天爷,你这是惩罚我嘛。

    “锦凌,你有什么事就叫我,你只当我是大夫便好,别想太多。”凤轻尘朝王锦凌笑了笑,一副我理解,我理解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一下,王锦凌的耳朵都在滴血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让他别想太多,可他偏偏该想的,不该想的,都想了,然后下面那东东,很不给面子立正了。

    王锦凌真得想晕倒。好不容易锈完了,可发现勃起的那玩意儿,怎么也软不下去,王锦凌默默地看天,这个时候他要做什么,凤轻尘一定会知道。

    让他去死吧!

    王锦凌无视身下的肿胀,默默地将裤子拉起,在心中默念《清心咒》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无比希望自己是清心寡欲的仙人,这样他就不用面对这些丢脸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在帐篷外等了许久,也没有等到王锦凌唤他,担心的朝内喊了一句:“锦凌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没,没事。”王锦凌被凤轻尘这么一吓,下面终于恢复正常了,王锦无比庆幸,终于不用在凤轻尘面前丢脸。

    心下刚安,就看到凤轻尘直进来,帮他倒尿。

    王锦凌的嘴角抽了抽,最终还是一句话都没说,在尴尬的同时,更多的是心暖,只这么一件小事,却让他看到凤轻尘的好,凤轻尘的体贴。

    这些污秽的事,在他印象中,他父母都不曾帮他做过,一直都是丢给下人去做,可凤轻尘为他做这些,却没有半点别扭和不满,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。

    有一就有二,经过第一次极其丢脸的小便器使用经验后,第二次王锦凌已经用得很熟练,而且也镇定了许多,至少除了耳朵外,其他的部位都是正常的颜色。

    看着凤轻尘为他做这些,他的心就忍不住飞扬起来,在为凤轻尘心疼的同时,更多的是高兴。

    当然,除了这件事外,还有一件王锦凌即痛苦又不忍拒绝的事情,那就是同眠。

    已是深秋,夜凉如水,峡谷内的温度更低,即使两人住在帐篷里,到了晚上也会觉得冷,当然,主要是王锦凌冷,到了半夜,哪怕将所有的衣服都盖在身上,王锦凌的身子都没办法暖和起来。

    凤轻尘知道,锦凌这是伤了身子太虚才会睡不暖和,这样的情况下,也容不得凤轻尘矫情,王锦凌身体很虚弱,一个小小的感冒,都会加重他的病情,甚至危及生命。

    到了夜晚,凤轻尘和衣,与王锦凌同眠,这样王锦凌的身子才能暖和起来,晚上才能睡好,除了第一晚两人都很别扭外,第二晚就好多了。

    王锦凌是个君子,特君子的君子,比柳下惠还要柳下惠,再加上凤轻尘在他的药里,加了一些有助安眠药物,一到晚上,王锦凌了除规矩地抱着凤轻尘外,什么也没有做,即使他心里很想做什么……

    每一个人心里都有一只邪恶的小兽,有些人会毫无顾忌的放出来,有些人则会偶尔让它出来一下,还有一些人则是完全将那只邪恶的小兽给束缚住,不让它有出来的机会。

    明显王锦凌是后者,哪怕他憋得不行,哪怕他每天早上醒来都一柱擎天,哪怕有安眠的药物在,他晚上也要折磨自己半天才能入睡,他也没有对凤轻尘做出,哪怕一点不规矩的事情。

    别说凤轻尘对他不是男女之爱,就算是男女之爱,他也不会乱来,如果凤轻尘愿意接受他,他就会给凤轻尘最好的一切,因为她值得!

    如果凤轻尘不愿意接受他,他会把峡谷的一切,当作秘密,只有他和轻尘两人知道的秘密,他绝不允许自己破坏轻尘的生活和幸福。

    凤轻尘与王锦凌在峡谷内相处和谐,符临在峡谷上就郁闷了,凤轻尘和他约定是三天,他都在这里等五天,也没有等到凤轻尘出来。

    “混蛋,不是找到了人吗,怎么还赖在谷底不走了,是死是活你也出来给个信,你这是准备在峡谷生根扎寨吗?”符临不满地朝峡谷下大喊,可惜没人搭理他。

    符临郁闷了个半死,干粮又没了,这全是大理石的峡谷也找不到吃的,无奈,符临只得准备出谷,可不想同样的路,他们走进来没有问题,走出去却……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好喜欢锦凌有木有,锦凌很可爱有木有。那啥……九九有派人来,如果九九没有派人来,凤轻尘一路上不会这么顺利,我特别有提,她路上没有遇到伏杀的人,咳咳,就凭翟东明手上那些人,怎么可能挡得住王家那么多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