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579贺礼,皇帝的儿子不好当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六肖期期中特免费公开603019中科曙光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躲在茶楼看热闹的,可不止有南陵锦凡和苏柔,这皇城稍有点能耐的主,都很关注九皇叔回来的事情。

    在皇城,九皇叔可谓是一手遮天,有九皇叔在的皇城,对很多人来说都不自由,他们巴不得九皇叔这一次死在外面,或者一年半载后再回来,好让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布局,可惜天不遂人愿。

    至于凤轻尘回不回来,这个并不重要,凤轻尘死了他们也就是唏嘘一声,凤轻尘要是活着回来,他们多一个出气对象罢了。

    一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,九皇叔离开了皇城,活络的人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,哪怕九皇叔一直远程遥控皇城的局面,可总有一些事情,不受控制。

    东陵子洛与西陵天磊,随着瑶华和西陵天宇进京又走到了一起,除此之外,夜叶伤势恢复后,在东陵子洛居中调停下,和西陵天磊再次走近,三人又达成了合作的局面。

    东陵子洛和西陵天磊都很明白彼此要的是什么,也许未来他们是敌人,可现在他们却完全可以联手,各自坐稳自己的位置,只有这样才能肖想下一步。

    西陵天磊收回视线,若有所思的道:“九皇叔这唱得是哪一出,不爱江山爱美人吗?”

    杯子里的水有七分满,在西陵天磊的指尖来回转动,却不见洒出半滴。

    “本王的皇叔,从来不是这样的人。”要说太子是箭靶,那一身火红的凤轻尘更是箭靶,不过她身边站得人是九皇叔,没有人敢当着九皇叔的面动罢了。

    真以为九皇叔身边,只有明面上这些侍卫嘛,要真靠这些禁卫军,九皇叔早就死了几百次。

    从九皇叔和凤轻尘联袂下车,走到行轿这么一点距离,他就看到有不少人被悄无声息的拖了下去。

    九皇叔手底下的人,从来不是吃素的,东陵子洛真得很好奇,九皇叔短短几十年,怎么可能训练出这么强的属下。

    九皇叔就比他大两岁,在没有母族扶持的情况下,按理,他手上应该没有可用之人,就算从他记事开始,就收买训练属下,也不可能训练出一大批精良的亲兵和暗卫。

    “铁血无情、狠辣果绝,你这个皇叔确实不是凡人,这一路上那么多老鼠,却没有一只蹦出来,当初王家大公子回城,可是好一番热闹。”这一点西陵天磊也无法反驳,九皇叔行事滴水不漏,未雨绸缪。

    “可惜,震天雷这种东西不能用,不然也会很热闹。”东陵子洛讥讽的笑道。

    他承认这里面有他的手笔,九门提督是他的人,要不是他点头,这些人怎么可能混进来,本以为可以给九皇叔和凤轻尘制造一点小麻烦,让他们没空管别的事,却不想……

    这些人如此没用,还没动手就被九皇叔的人给清掉了,而其他人看到这一幕,连动都不敢动了。

    “皇上也真是的,九皇叔行事越来越过分了,他还顾忌什么,要是皇上肯拿震天雷出来,九皇叔面子和里子都会丢光,我们也不用这么被动。”夜叶闷闷的喝茶,心里憋屈的要死。

    因兽苑一事,他们夜城狠狠地栽在凤轻尘手里,面子里子全没了,结果他们还没有动手,凤轻尘就失踪了,而且闹得满城风雨。

    最为可恶的就是,凤轻尘刚好在替他医治完后不见,他们夜城明明什么也没有做,却百口莫辩,成了替罪羔羊,成为世人口中与禽兽无异,恩将仇报的人。

    一瞬间,夜城的盟友少了五分之一,这一次东陵皇上清理钉子时,他们夜城损失最严重,埋在东陵几十年的人,都被皇上挖了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这么一件小事,他们夜城的实力,却从九城中数一数二的大城,变成了倒数。

    这口气他说什么也咽不下去,至于凤轻尘医好他的胳膊,拜托,要不是凤轻尘他根本不会受伤,再说凤轻尘算什么医好,他的左手和废了无异,只是好看了一些罢了。

    东陵子洛微微垂下眼眸,没有答话,九皇叔要是被震天雷所伤,那不是告诉世人,九皇叔死于他父皇之手嘛,他父皇还要不要名声了。

    至于九皇叔过不过分他们都很明白,这不需要夜叶说,他外公舅舅都处死了,他母后还在梧桐殿静养,不得外出,甚至连给安平准备嫁妆的事宜,也落到了那个不显山不露水的德妃身上。

    太子一直被九皇叔护着,多年来顺风顺水,可九皇叔说弃便弃,冷眼旁观他们这些人挤兑太子,九皇叔不在的这一个月,太子更是被挤兑的连站的地方都快没有了。

    要不然太子也不会不顾身体,顶着大雪寒风在城门口一等就是一个时辰,可惜九皇叔从头到尾都没有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凤轻尘,你可明白,本王的皇叔有多么过分,他捧一个人时,能把那人捧到天上;同样,他弃一个人时,能把那人弃入泥潭,说不定还会踩上两脚。

    凤轻尘,本王等着,等着你被九皇叔弃的那一天!

    西陵天磊也陷入深思,等他抬头上,刚好与东陵子洛视线交汇,两人苦笑。

    他们三人哪个没有在九皇叔手上吃亏,只不过抱怨这种事,他们从来不会做,只有失败者才会不停的抱怨,他们要做的是反击。

    当九皇叔与凤轻尘一行越走越远时,西陵天磊将茶杯放在桌上,看向凤府所在的方向,眼神犀利。

    “凤府已经重建好了,依凤轻尘作风,她定不会顾忌冬日不宜动土之说,与其在这里抱怨,不如好好想一想,给凤轻尘奉上一份乔迁大礼。”

    他们动不了九皇叔,还不能动一动凤轻尘嘛,不管九皇叔是真在意,还是假在意凤轻尘,至少明面上凤轻尘是九皇叔护着的人,只要动了凤轻尘就是打九皇叔的脸。

    凡是能让九皇叔不高兴的事情,他都很乐意去做。

    “男人之间的斗争,何必拿一个女人出气。”东陵子洛话一出口就后悔了,男人之间的斗争,从来都不缺少女人,九皇叔不就是他拿母后开刀嘛。

    “洛王殿下,你别忘瑶华,九皇叔不仁我们何必有义。”瑶华的事,是东陵子洛心中无法愈合的痛,西陵天磊很明白。

    东陵子洛不再反对,无视心中的异样,点了点头:“按你说得办,没有别的事情,本王先行一步。”

    这茶楼太闷了,他呆不下去。

    这东陵的皇城也很闷,可他必须在这一片天地挣扎!

    皇上的儿子不好做!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写到半夜两点,我真快累死了!看到有亲留言说九九一直算计凤轻尘,我只想说我写得不是小白文,九九和雪天傲不一样,雪天傲上面有一个哥,他丢下一切还有哥和弟弟在。

    九九只有他一个人,他绝不可能为了凤轻尘,不顾他的责任,就算九九算计凤轻尘、利用凤轻尘,可亲们应该看到,他们的关系在一步一步靠近,再说……要做九九的女人,轻尘也要变强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