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569狠话,本王在皇城等着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香港马会tm46分析网分分彩计划软件手机版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凤轻尘痛闷了一声,脚步略有迟疑,想要开口让九皇叔等等她,可终归没有说出来,咬牙就准备跟上去。

    九皇叔身形一滞,虽没有回头,却能想象得出凤轻尘此时的样子,不着痕迹的放缓速度,等凤轻尘跟上来。

    他终究无法硬着心肠对凤轻尘,凤轻尘是他的劫,九皇叔无奈的叹了口气,想着是不是命令抬一顶软轿给凤轻尘坐,以免她伤口疼。

    这个想法刚刚闪过,就听到身后一道破风声响起,随即而来是一股强大的杀气袭来……

    不好,事情有变!

    没有时间多想,九皇叔飞速转身,伸手一捞,将凤轻尘抱在怀里:“小心”

    “啪”的破空声响起,只见一片绿色的树叶,从半空飞过来,极速朝暄菲面前的士兵飞去。

    唰……鲜嫩的树叶,生生插在那士兵的脖子里,血顺着伤口往外流,士兵双眼睁得极大,似乎不敢相信自己死在一片树叶之下,咚的一声,手上的刀落下,人也跟着朝暄菲所在方向扑去。

    如果是平时暄菲一定会吓得哇哇大叫,可此时她已经吓傻了,呆呆地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九皇叔发现事情有变,在护住凤轻尘的那一刻,伸手拔下子她头上的发簪,朝暄菲的喉咙射去,他不想留麻烦。

    可惜,九皇叔因为保护凤轻尘,而错过了最佳的时间……

    啪……簪子被突然出现的一玄衣男子打断,断成了两截,落在地上:“敢动我玄霄宫的人,好大的胆子。”

    玄衣男子狠厉的扫了凤轻尘与九皇叔一眼,完全不将二人放在眼里,转身以蛮横的姿态,将暄菲身侧的士兵一一放倒,无视将他包围的士兵,将一身是血的暄菲抱在怀中。

    “小菲,小菲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。混蛋,你们居然敢伤我家小菲,活腻了。”玄衣男子怒吼,小心翼翼的抱着暄菲,大掌抚着暄菲的发丝,几次想碰却又不敢碰暄菲的脸,眼中满是愤怒与心疼之色。

    通红的双眼,隐约有泪珠滑落,士兵想要趁机进攻,却被玄衣男子发现,一大把树叶从玄衣男子衣袖飞出,唰唰唰……近身的士兵倒了一圈。

    片叶可伤人,真俊的功夫。凤轻尘不得不说,和这男子凭树叶伤人的本事相比,她的就是一个渣。

    士兵不顾伤亡,想要再往前冲,九皇叔却抬手,示意不可轻举妄动,他不想做没有意义的牺牲。

    将士不动,玄衣男子也不主动伤人,只把暄菲抱在怀里,满脸心疼:“小菲,别怕,别怕,二哥来了,没有敢欺负你了,有二哥在。”

    “二哥?”暄菲一直处在呆呆傻傻的状态中,听到玄衣男子的声音,终于回过神,睫毛轻轻的颤动,缓缓睁开眼,就如受惊的小鹿一般。

    暄菲眼神迷离,泪珠混着血往下流,待看清来人后,哇的一声哭了出来:“二哥,二哥,你怎么才来,你怎么才来。呜呜呜,二哥,他们欺负小菲,你帮我杀了他们,不……活捉他们,我要把他们剁成一段段喂蛇。”暄菲有靠山了,胆子又肥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二哥,我的脸好疼,那个男人,他毁了我的脸,还有那个女人,打伤我的双腿,二哥,你帮我报仇,一定要帮我报仇。”暄菲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再加上她身上无一处不痛,那声音听在耳朵里,难免刺耳。

    “痛,二哥,我好痛,小菲好痛,好痛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痛,不痛,有二哥在。小菲乖,都是二哥的错,二哥来晚了,小菲别担心,二哥一定会替你报仇,伤了你的人二哥一个都不会放过。”玄衣男子温柔地按捏着暄菲颈后,趁暄菲放松,一个用力将人打晕,昏迷前暄菲还在叫痛。

    凤轻尘被九皇叔护在怀里,看着玄衣男子的铁汉柔情,看着他脸上流露出来的心疼和宠溺,不知为何凤轻尘突然很羡慕暄菲。

    她也想要有一个哥哥,会无条件宠她、疼她,在她惹祸后,会责骂她,但肯定会毫无怨言地替她收拾烂摊子。

    暄菲会无法无天,也不是没有理由的,她有一个强大的父亲,还有能干的哥哥,他们都无条件的宠她,不问原由。

    “女人,收回你的眼神。”凤轻尘看玄衣男子的目光太过灼热,九皇叔终于忍不住了,抱着凤轻尘的力量再次加重。

    凤轻尘连忙收回眼神,状示感慨,实则是解释地说了一句:“有一个哥哥真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什么好,哥哥都是要你命的人。”九皇叔没好气的道,他不很爽凤轻尘看玄衣男子眼神。

    这就是凤轻尘和九皇叔的区别,他们都是缺少爱的孩子,但对亲情却有截然不同的态度。

    九皇叔生在天家,见惯了天有的无情,他早就断了这个奢望,很早就知道,不要去奢望有亲人的爱,与他有血缘关系的人,不是想着要杀他,就是想要利用他。

    而凤轻尘没有,她还在奢望,奢望这世间有一个与她血缘相近的亲人宠她、牵挂她,给她家的归属感。

    听到九皇叔的话,凤轻尘辩解:“那是在天家,在普通人家里并不会这样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坚信,如果她的父母还在,她要有弟弟妹妹,既然有万贯家产、万里江山,她都不会和弟弟妹妹争什么。

    “哼,那只是诱惑不够,只要有足够的诱惑,至亲的人也能在背后捅你一刀。”他的皇兄要不是踩着兄弟的血,如何能坐上那个位置。

    “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喜欢权势。”至少,她就觉得一个普通的家,比所谓的江山更值得她争取,她一个人要万里江山何用。

    “确实,有些人并不喜欢权势,可并不表示不喜欢就可以不争,什么叫身不由己你明不明白。有那个出生、处在那个位置上,不是你想不争就可以不争的,有时候不争就只有死路一条,想要活下去就必须争,必须处在最高的位置上,因为没有人相信,你会不争。”九皇叔与凤轻尘旁若无人的聊起这些玄而又玄的东西,根本没有把玄衣男子和暄菲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玄衣男子开始还抱着看笑话的心态,觉得这面前这一男一女完全是白痴,可随着时间的流逝他才发现,白痴的人是他,对方根本没有把他放在眼里,最主要,他呆得越久暄菲就越危险。

    阴险!

    这一男一女居然用谈话来转移他的注意力,玄衣男人怒极,可他刚一拔刀,弓箭手不需要九皇叔命令,就张弓搭箭,对准了他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