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584杀,惹来老天爷的不满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四不像特肖图128香港红姐论坛97749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当东方地平线上出现一颗特别明亮的晨星时,居住在骊山脚下百里内的百姓,被一道道巨大的爆炸声惊醒。

    轰隆隆……轰隆隆。

    一声接一声,声音之大响彻云霄,熟睡中的百姓纷纷从床上跳了起来,连外衣都来不及批,就外跑了,生怕慢一步,就再也爬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快跑呀,快跑呀,地牛翻身了。”

    “虎头,虎头乖,娘在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个慌不择路,你挤我踩,哭声、喊声,声声不断。

    除了骊山脚下外,其他几个地方也发生了相同的事情,如同约定好一般,离皇城不算太远,却又没有人居住的几座山,几乎在同一时刻,发生了巨大的爆炸声,轰隆隆的声音,能把人的耳膜炸破。

    “不是地牛翻身,是打雷了,打雷了。”慌乱的人群跑出来时,大声的喊着,慌乱的声音感染的其他人更是不安。

    “打雷?大冬天怎么可能会打雷,老天爷打冬雷,那不是要我们的命嘛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看,快看,斑山起火了,好大的烟,好大的火。”人群中,有一个还算镇定的汉子,指着前方的山脉,大声喊道,待到众人都看到时,这汉子又一溜嗓门,哭喊的跪在地上,朝爆炸方向磕头。

    “这是老天爷生气了,降下怒火,我们没有活路了,没有活路了。”

    “天命示警,老天爷这是不满,定有人做了天怒人怨的事情,老天爷不高兴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天爷发怒了,这下没有法活了。”

    汉子这么一喊一拜,其他人也跟着跪拜了起来,哭着喊着,一个个都说这突来的爆炸,是老天爷的不满,是上天的示警。

    带头哭喊的汉子趁人群激动时,悄悄地隐身离去,慌乱的百姓根本没有发现,这人不是他们村里的人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斑山和骊山,凡是能听到这爆炸声响的城镇、山村,都有老天爷不满了这么一说,老天爷示警,是不满,不满谁?当然是不满那个天命所归的皇帝。

    闹闹腾腾一整夜,发生在皇城附近,可皇城里的人却没有听到一丝动向,当天亮时,几座山附近的城镇都闹了起来,百姓慌恐不安,结伴冲向官府,要官府给个说法。

    同时,北方和南方几个大城的说书人,也一改平时的说词,纷纷说起这老天爷的一怒,暗指有人做了坏事,老天爷是不满,而那“有人”除了当今圣上外,绝无二人。

    这消息就好像长了翅膀一样,不过几个时辰,居然飞到了千里之外,可消息的源头,却无从可查。

    官府听到这传言,立马派兵拿人问罪,可越是问罪说得人就越多,好似一瞬间,一股名为“不安”的气氛,在整个东陵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信兵八百里加急,往厩送消息,可不知是怎么一回事,平时异常平顺的路,今天却处处都是麻烦,简直就是不让人走,不是桥断了,就是好好地巨树突然倒下,挡住了去路,最扯淡的还是,马路上突然出现一块巨大的石头,看那石头好像扎在土里面,绝非这一两天搬来的。

    突然出现的惊雷,连大山都被炸出一个大口子,再加上一路上遇到的诡异事情,就是传信兵也觉得和天命有关,心里更是不安了。

    可偏偏皇城的人却不知,天亮了他们照常一天的工作,皇上更是如同以往一般,召集众大臣上早朝,而他今天的心情特别好。

    早朝时,按例议事后,御史周预夫上折子弹骇九皇叔与凤轻尘,九皇叔不尊君,办完差事回来,不是第一时间进宫面圣,而是送一个女人回家,按律当斩。

    凤轻尘进城那天头上所带的凤钗,按理只有皇后才能佩戴,凤轻尘没有皇上旨意,佩带凤钗,以下犯上,按律当斩。

    一连两个字“轩”字,说得掷地有声,殿中的大臣却听得心惊肉跳,一个个惊惧地看周御史,暗叹周御史这是不要命了吗?可随即又明白,没有皇上的示意,周御史又怎么敢上折子,这是皇上不满九皇叔,要拿九皇叔下手了。

    九皇叔这一次是在劫难逃了,众位大臣飞快地看了一眼,站在首位,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到的九皇叔,暗自佩服九皇叔定理好,这都沉得住气。

    打量完后,众位大臣连忙收回视线,不敢去看高高在上的皇帝,将自己缩成一团,盯着鞋尖不敢抬头,生怕成为倒霉鬼。

    皇上满意地敲了敲龙椅,皇帝就是皇帝,没有人能触怒了他,还不受责罚,这满朝大臣最终还是要看他的脸色。

    “九弟,你可有话要说?”皇上高高在上,以施恩者的口吻道。

    原来皇上打得是这个主意,果然好盘算,这要即使杀了他,也没有敢说半句不是,他的确是以下犯上了。

    九皇叔面色依旧清冷,不疾不徐地上前一步,走出列,朝皇上拱手道:“臣弟无话可说,臣弟忠心一片,臣弟相信皇上自有定夺。”

    昨天还一口一个本王,今天就变回了臣弟,皇上嘲讽的冷笑。

    九弟,一切都晚了。

    定夺?哼……

    皇上眼中的嘲弄再深,语气却温和了许多:“九弟,从小义上讲你与朕是兄弟,兄长说的话你应该听着,从大义上讲,朕是君你是臣,为臣者定当听君令。

    九弟你一再忤逆朕,朕看在先帝的面子,念在你还年幼的份上,一次一次宽容你,九弟你却变本加厉,昨天不仅忤逆朕,还威胁朕,藐视君上,目无法纪就算朕能容你,这天下人也不能容你,九弟你说朕要拿你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皇上这话,没有半步回转的余地,直接将九皇叔定在死罪的位置上,至于凤轻尘,在皇上眼中那只是顺带的,没有九皇叔撑腰的凤轻尘,什么都不是。

    九皇叔静静地站在那里,与皇上四目相对,眼神平静如同死水,在皇上的眼中,这是失败者的表情。

    皇上强忍住心中的得意,一脸心痛,声音更是悲痛得不能自已:“来人呀,拿下九王爷,交宗人府大牢,按律办理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门外,早已等候多时的禁军冲入殿内,来到九皇叔的身后:“九皇叔,请!”

    哼哼……九皇叔冷笑,他的皇兄果然好心计,步步为营,现在他就算说出,皇上威胁他,要把他母亲的灵柩移出皇陵也没有人要信,偏偏他昨天关心则乱,入了皇上的套,这个时候他进退两难。

    至于动手,那更是不能,一旦动手他就坐实了犯上罪名,站在大义上,皇上就算杀了他,也没有人敢多说一句。

    皇兄,你的招臣弟接了,九皇叔唇角微扬,朝皇上微点头,如同平时一般,沉静的回了一句:“臣递遵旨!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