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575疼,九皇叔你轻点……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怎么查中国福利彩票香港研究生学费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九皇叔面无表情,黑眸和往常一样幽深,看不出喜怒,甚至手上的动作都没有变,依旧温柔地能将人溺毙。

    九皇叔这个样子……

    太、太、太正常了,正常到不正常。

    一般男人听到这样的事情,就算不暴跳如雷,那也是怒气横生,九皇叔这平静的样子,让人害怕。

    九皇叔不会是气狠了吧?

    凤轻尘慌了,真得慌了,虽然她相信九皇叔不是一般人,可也怕九皇叔盛怒下做出什么损己不利人的决定。

    呜呜呜……九皇叔不会因为这个原因,就觉得她不贞、不洁,然后不要她了吧,要是因为这样就被九皇叔给甩了,那她真是会郁闷死。

    她可以接受九皇叔因不喜欢她而不要她,但实在没有办法接受因嫌恶她而不要她,这个原因让她不能接受。

    凤轻尘强自镇定,半是玩闹半是认真地试探道:“九皇叔,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。我招了,我全部都招了,没有一丝的隐瞒,要是你查出我所说的话与事实有任何不符,我愿意接受任何处罚,看在我这么乖的份上,你别生我气了。”

    九皇叔不为所动,凤轻尘继续努力,脑袋在九皇叔的掌心蹭啊蹭……

    “九皇叔,古人也曾说过:嫂溺叔援,权也!我当时也是事急从权,你不能因为这样就生我气,你也不能因为这样就不要我,看在我什么都不隐瞒你的份上,你就大人有大谅,原谅我一次好不好,求你了,拜托你……”

    九皇叔嘴边噙着一抹飘渺的笑,幽深地眸子盯着凤轻尘,不说话,也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见这样子也打动不了九皇叔,凤轻尘真得快哭出来了。

    呜呜呜……当初她一身薄纱在城外醒来,九皇叔都没有嫌弃她,现在应该也不会嫌弃她,九皇叔这应该只是生气吧,如果只是生气那表示还有得商量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美丽的大眼,满是担忧与不安,双手握成拳,抵在下巴处,大大的眼睛眨呀眨呀,努力朝九皇叔卖萌,以期能打动九皇叔。

    “九皇叔,求你了,求你了,原谅我一次好不好,就这一次行不行。九皇叔,求求你别生我气了,你一生我气,我心里就堵得难受,你一不理我,我心里就好像有石头压着一样,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九皇叔,你要真生气,你骂我、打我都行,就是不要不理我,你不理我我难受。要不这样好了,你原谅我也不是白原谅的,这次算我欠你的,以后你要是惹我生气了,我也原谅你一次,不管多大的事,我都原谅你一次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一脸肉痛,为哄九皇叔高兴,她真是完全没有底限,不等九皇叔开口,主动一退再退,开出若干个对九皇叔有利的条件。

    终于,在凤轻尘许下一堆承诺后,九皇叔终于收回眼神,点了点头:“好,我相信你,这一次我原谅你。”

    九皇叔语气真诚,没有施恩或大人有大谅的口吻,凤轻尘知道九皇叔是不在意了,是真原谅她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高兴地快要跳起来,伸手搂住九皇叔的脖子,在他的脸颊用力一吻:“九皇叔你真是太好了,我太喜欢你了。”

    轰……九皇叔耳根本一红,抿着唇不说话,再次称赞自己实在是太英明了,果然,还是这样的凤轻尘比较可爱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高兴过头,一不小心牵动了伤口,凤轻尘痛叫了一声,九皇叔连忙把人抱稳,不让凤轻尘乱动:“好好呆着,别乱动。”

    “遵命,我的皇叔大人。”凤轻尘心情好,也就不觉得有那么痛了,俏皮的行了个军礼,害九皇叔没有憋住,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见九皇叔笑了,凤轻尘更高兴了,也更听话了,九皇叔让她趴着,她就趴着,九皇叔说要给她上药,她二话不说,就把药推到九皇叔的面前,丝毫不介意自己九皇叔把她当小白鼠。

    九皇叔满意地点了点头,唇角上扬,眼中尽是狡黠的笑,可惜凤轻尘背对着他,根本没有看到,还在为九皇叔不计较峡谷的事而暗爽。

    要是凤轻尘知道,九皇叔从头到尾都相信凤轻尘,从头到尾都没生气,会不会气得撞墙。

    他又不是第一天认识凤轻尘,他怎么可能会不清楚凤轻尘的为人,就算不信凤轻尘,他也相信自己挑女人的眼光,他看上的女人,怎么可能和普通女人一样。

    他不是那些愚夫,会用种种教条来束缚女人,更不会把凤轻尘当成自己的私人所有物,不允许任何人多看一眼。

    再说,他也知道王锦凌在凤轻尘心中的地位,更明白凤轻尘身为大夫的立场,凤轻尘救人时,根本就是心无杂念,眼中除了病人再也看不到其他人,更不用提男女之防了。

    但要说完全不在意,那是骗人的,自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相拥而眠,他要一点也不膈应,那他就不是东陵九了。

    只是,与其去气凤轻尘,不如气自己不够强,保护不了自己的女人,无法给她一个无忧的环境。

    他在意,在意自己来得不够快,要是他早五天到,凤轻尘就不会被困在谷底那么多天。

    不过,这件事情也让他高兴,他高兴凤轻尘主动告诉他一切,明知他不高兴也没有隐瞒,这是对他的信任,也说明凤轻尘本身够坦荡,行得正、坐得直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要是凤轻尘不说,依王锦凌的人品,他永远都不会知道,凤轻尘不说出来也没有什么,可凤轻尘选择告诉他,这就说明凤轻尘信任他,相信他能理解。

    没有什么比算彼比信任更重要!

    九皇叔的心情很好,看凤轻尘的伤口也就没愤怒,挑起药给凤轻尘清理起伤口来,刚清理好腰间的伤,就听到营帐外有车轮的声音响起,九皇叔眼中闪过一抹冷冽的寒光。

    在这里,双腿受了伤只有王锦凌,王锦凌这个时候撞上来,就别怪他不客气了。

    峡谷里发生的事情,他不生凤轻尘的气,并不代表他不生王锦凌的气,再说,凤轻尘这一身可是因为王锦凌才受的,这笔账他不找王锦凌算找谁算。

    算账的第一步,他要让王锦凌明白,凤轻尘是他永远也不能肖想的女人。

    九皇叔放下药瓶,指腹按在凤轻尘的伤口上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凤轻尘吃痛,委屈的喊了一声,颇有几分责怪的意思。

    嘎……营帐外的车轮声,突然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很好!

    九皇叔很满意这个效果,低头,给凤轻尘一个安抚的吻,又拿起药瓶,继续给凤轻尘清理,只不过手中的力道加了三分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疼,九皇叔,你轻点儿,疼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好吧,我承认我邪恶了,看在我四更加小剧场的份上,大家给点面子,投个月票留个言吧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