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598死,禁卫军破门而入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生财有道图库六彩图库今期必中林彪打一肖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苏文清病了怎么办?

    当然是找大夫了。

    在皇城即可靠医术又好的大夫是谁?

    当然是凤轻尘了。

    从苏府到西区小院一来一去很浪费时间,蓝九卿选择两者之间的凤府,蓝九卿让暗卫通知凤轻尘,让凤轻尘赶到凤府,自己则背着苏文清,通过必道去凤府新建的手术房。

    在凤府重建时,蓝九卿让苏文清在凤府和苏府密室间,挖一条秘道,这条秘道连凤轻尘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蓝九卿原本的打算,是为了方便自己和步惊云找凤轻尘包扎,早在凤轻尘第一次帮他拔剑时,凤轻尘就成了他们的专属大夫,却没有想到第一次用上秘道的人是苏文清。

    暗卫接到消息后,默默地看天,然后现身,站在凤轻尘的门口,纠结了好半天,才敲门。

    他真怕主子知道他夜闯凤姑娘的闺房,会把他眼珠子给挖了。

    “凤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凤轻尘惊醒,第一反应是拿着枕头边的枪。

    “属下是保护凤姑娘的暗卫,主子传来消息,他在凤府小木屋等您,请您务必赶到,有人受伤了。”也就是说,受伤的不是蓝九卿。

    凤轻尘松了口气,将枪放下,揉了揉生痛的额头,对外道一声:“稍候。”便起来将蜡烛点亮。

    大冬天的半夜起床,真不是一件能让人高兴的事情,凤轻尘也不例外,黑着一张脸将衣服穿好后,又启动智能医疗包,取一些简单的药物出来,装满她的手术箱。

    看着智能包显示,还有十个医德,凤轻尘暗自希望,蓝九卿这一次能让她再涨几个医德,她做梦都想要那把ak47的冲锋枪,可偏偏她最近没有时间去行医救人。

    提着箱子出门,凤轻尘并没就这么跟着对方走,而是站在门口打量对方。

    这些暗卫曾与她有一面之缘,可也仅仅是过眼一看,她根本记不清对方的长相,暗卫也机警,取出刻有苏府标志的木牌递给凤轻尘,凤轻尘再三检查确定无误后,才点头:“派个人在里面装个样子,别让人发现我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暗卫朝暗处打了一个手势,得到对方的回应后,朝凤轻尘道一句:“得罪了。”便将凤轻尘拦腰抱起,足尖一点便翻出西区小院。

    凤轻尘吓了一跳,却连忙捂住嘴,以免自己惊呼出来,心中暗骂蓝九卿手下的人太过莽撞,却不知暗卫心中亦叫苦,生怕这一抱被蓝九卿知道后,被罚。

    两边同时赶路,蓝九卿从秘道出来不久,凤轻尘也到了,看着一排排小木屋,凤轻尘吸了口气,朝亮了灯的那间走去,同时示意暗卫,把其他几间也点亮。

    独亮一间,这耙子也太明显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一进去,就看到蓝九卿双手环抱、斜靠在墙上,颇有几分痞气的动作由蓝九卿做出来,却多了一点特别的味道,让人赏心悦目。

    多看一眼,又会发现,蓝九卿身上,自然而然流露出一股洒脱与孤寂的气息,好像被全世界遗弃了一般。

    心微微一疼,却只装作不知,凤轻尘朝蓝九卿轻轻点头,算是打了招呼,便走向躺在手术台上的苏文清。

    不过数日不见,苏文清就像变了一个人一般,比在停尸房初见时还要惨,整一个皮包骨头的黑壳子,哪里还有东陵第一富商的气度。

    想必是为了九皇叔的事焦心,凤轻尘知道苏文清八面玲珑,不仅与江湖人士蓝九卿交好,更与东陵高官众人交好。

    当然,那些高官都是看在九皇叔的面子,九皇叔是苏文清在东陵最大的依靠,九皇叔要是倒了,苏文清也就会变成没有倚靠的富商,早晚会被人吃地连骨头都不剩。

    仕农工商,商富有钱又如何,当权者随便网罗一个罪名,就能把对方抄家灭族。

    凤轻尘这边感慨苏文清的际运,却不知自己正被人网罗罪名,国公府的小厮按例,服侍镇国公半夜喝茶或者起夜一类,哪知一碰却发现镇国公没了气息,当下大喊大叫,把整个国公府都惊动了起来,接着一屋子老少又是哭、又是喊,不知是谁说了一声:“国公爷平日身子好着呢,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去了呢,一定是凤轻尘,一定是凤轻尘白日撞了国公爷,伤了国公爷的心肺。”

    “对,就是凤轻尘,肯定是凤轻尘,老夫人你可要为国公爷做主呀。”国公府上上下下一屋子的人齐齐朝国公府的老夫人哭诉,要她进宫给皇后递折子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国公府的府医也诊断出来,说国公爷是伤了肺腑,肺腑出血而死,应是相撞造成的,国公府老夫人一听,当下强忍悲痛,大喊:“取我的浩命服来,我要进宫。”

    国公府如何乱、如何闹凤轻尘不知,凤轻尘让蓝九卿到外间等她,别给她添麻烦,蓝九卿自知凤轻尘身上的秘密,当然不会让凤轻尘为难,只是……

    想多看凤轻尘一眼,想和她多说两句话,却始终找不到好机会,毕竟苏文清的性命最重要。

    苏文清的症状,不用启动智能医疗包,凤轻尘也能查出来,肝火旺、营养不良、操劳过度,要不是这一刻发作出来,说不定会过劳死,这种病在现代可不少。

    凤轻尘替苏文清输了营养液,又挂了葡萄糖,苏文清因长期僵坐,四肢血液也不顺畅,听蓝九卿说苏文清刚流了不少血,凤轻尘也不敢给他的打活血的药,只得帮他按揉一下,好让他将四肢活动开。

    眼见天就要亮,凤轻尘必须回去,叮嘱蓝九卿好好照顾苏文清,让苏文清尽最多休息,又开了一些提高免疫力的药物,才急急赶赶的收拾东西。

    担起药箱往外走,蓝九卿却挡在门口,凤轻尘一脸不解的抬头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蓝九卿有千言万语要说,可对上凤轻尘那双疲累的双眼,想说的话终是没有说出来,只说了一句:“别担心,一切都会好的,他……也不会有事。”

    这个他说谁,两人都明白。

    原来是安慰自己,凤轻尘揉了揉眉心,轻笑一声:“我知道,我相他,他不会有事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语气坚定,不知是在说服自己,还是在说服蓝九卿。

    蓝九卿眼神一冷,眸中只有自己才懂的苦涩:“早点回去,好好休息,其他的事情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明明要拉这个女人陪自己携手共进,可看她操劳的样子终是不舍,生怕她和苏文清一样,一脸是血的倒在自己的面前。

    凤轻尘笑了笑,没有说话,跟随暗卫匆匆回到西区小院,还来不及将自己的衣服换下,就被手持金牌,横冲直撞的禁卫军给包围了……

    这是怎么了?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