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599九皇叔没出来,凤轻尘却进去了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小鱼儿玄机2站开奖马会开奖结果今天先锋彩报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怎么了?

    禁卫军冷笑,一脸不善地看向凤轻尘,那不屑的眼神、高扬的下巴,无不显示他们的嚣张,看这样架势,似要将之前所受的羞辱,全部砸回凤轻尘的脸上。

    见此景,凤轻尘暗道一句不好,对方嚣张跋扈定是有倚仗,可她怎么也想不出,一天的时间能出什么事,能让皇上不顾忌她手上的凤钗,派禁卫军再次拿她。

    凤轻尘心中担忧,面上却不显,眼角微微往上挑,傲气冷艳,威仪十足。

    “各位大人,私闯民宅可是犯了军纪,众位大人一大清晨破门而入,到底是何意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先礼后兵已经没有用了,更何况面前的人她一个都不认识,就算想要客气也没用,她可不愿意拿热脸贴人家的冷屁骨。

    咳咳……凤轻尘不知,前天来的禁卫军统领一听是与凤轻尘的关的差事,明知很好办却依旧放弃立功的机会,就怕触了眉头日后倒霉。

    “凤姑娘你别拿军纪吓我们,我们可不是吓大的,军爷我大清早不睡觉跑来你这破院子,当然是办差。凤姑娘你放心,你家的门虽然被军爷我踹破了,但肯定不用修了,因为你没命再回来了。”领头的禁卫军阴恻恻的一笑,露出雪白的牙齿,隐约有几分嗜血的味道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刽子手。

    想要她的命?哼,她凤轻尘的命有那么好取嘛。

    “军爷好大的口气,想要我凤轻尘命的人很多,可至今还没有一个人能拿到,我想军爷你也没这个本事。”凤轻尘根本不将对方看在眼中,这些人充其量就是上位者手中的一条狗罢了,上面的人让他咬谁,他就咬谁。

    领头的禁卫军一听,眼中的恶毒更甚,可凤轻尘的话也没有说错,皇上虽然盛怒,但却说了不得伤凤轻尘半分。

    完好的棋子,价值更磊。

    哼……禁卫军哼了一声,故意放大音量,一副大度的模样:“军爷我不屑和一个妇人计较,凤轻尘,我等奉圣命,捉拿你归案。”

    啪……军爷将公文打开,竖在凤轻尘的面前,凤轻尘的视力很好,再加上公文用毛笔字所写,足够大,凤轻尘不用上前也能看了个清楚。

    “什么?国公爷死了?”这一刻,饶是凤轻尘也无法冷静了。

    昨天和她马车相撞,当晚就死了。阴谋,这绝对是阴谋!

    凤轻尘恨恨咬牙,眼中满是愠色,她就说好好的两辆马车怎么会相撞,原来是有人动了手脚,她太天真了,以为昨天只是巧合,却不想从那一撞开始,她就落入了对方的圈套。

    她自信医术了得,知道依自己的判断,国公爷被那么一撞不会有事,所以并不将此事放在心上,却不想……

    只要国公爷和她的马车相撞,国公爷不死也要死,用一个国公爷来陷害她,好大的手笔呀!

    看凤轻尘变脸,禁卫军更得意了,领头的人有了底气,更是傲慢:“国公昨天回府就不好,当天晚上便丢去了,经仵作检验,国公爷是被重物所撞,至心肺破裂而死。凤姑娘,我等查了国公爷这半个月的日常作息,除了昨天与你的马车相撞外,国公爷并没有被任何重物所撞,凤姑娘你涉嫌撞死国公爷,皇上亲笔所批,拿你归案……”

    也就是说,凤轻尘虽不是故意的,但却致人死亡,这要是撞死一个平民百姓还好,拿钱打发就行了,可对方是国公爷,此事还惊动了圣上,圣上对国公爷死的事万分的震怒,下旨要严办。

    事实上,皇上是气因国公爷的死,震天雷的事又没了消息,这国公爷死得太不是时候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闭上眼,深深地吸了口气,她知道这个时候解释再多都是没用的,她就算说破嘴,也没有人相信,她昨天的检查结果,不管国公爷是被谁死的,这个时候皇上定不会放过,这个可以光明正大拿她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们走!”今天,她是逃不掉了,凤轻尘抬起右手,作势将耳边碎发拢到身后,却是借机告诉暗卫,别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九皇叔没死,她就不会有事,在皇上眼中,她不过是对付九皇叔的一颗棋子。

    “识实务者为寇,凤姑娘果然上道。”这话,调侃味十足,身后的禁卫军一听,哈哈大笑,有几个明显傲慢的禁卫军,更是大胆道:“之前遇上凤姑娘的兄弟们,把这凤姑娘说得像猛虎一般,我看她就算是猛虎也是一只拔了牙的母虎,不足为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猛虎,不过是个女人罢了,怕她作啥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,一个女人再厉害也就那点本事,一巴掌打上去,她就乖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嘻嘻哈哈,完全没有办差该有的正经,佟珏和佟瑶还有琴棋书画被禁卫军隔在外面,看到凤轻尘被受辱,气得眼泪都流了出来,要不是凤轻尘再三以眼神制止,她们怕是不管不顾,与禁卫军打起来了,到时候就更没法收拾了。

    “凤姑娘,走吧。”禁卫军笑闹够了,便正色了起来,有两个男子取来枷锁和镣铐,要给凤轻尘带上,刚一靠近就被凤轻尘呵退:“你敢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我们有什么不敢的。”禁卫军晃了晃镣铐,故意弄得哗作响,是想要吓一吓凤轻尘。

    “凤姑娘,别说给你带枷锁了,再过几天把你压在身下,我们都敢,凤姑娘你还当自己是九皇叔的宝贝呢,九皇叔现在自身难保,还能管你,你还是乖乖地听话吧,免得受皮肉之苦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好,我可记得凤姑娘身段极是风流,那一身雪白的肌肤呀,当初有幸一见,至今可忘不掉。”

    这人提的是凤轻尘大婚那天发生的事情,随着凤轻尘风华展放,已没有人敢在她面前说这件事,这人却提了起来,要说不气那是不可能有的……

    可再气又如何,对方说得是事实,她无法掩盖自己的过去,也不屑为之。

    军匪羞辱起人来,生荤不计,不知有多少被抄家的大秀,被他们一句话气得羞愤自杀,凤轻尘只是一气并没有动怒,已属难得。

    “放肆,你们是什么东西,敢在我师父面前口出秽言。”孙思行急冲冲的跑来,就听到这么一句,一张玉脸红得滴血。

    在孙思行眼中,那件事是她师父心中永远的痛,轻易不能提!

    “孙少爷,你可来了。”女子终归是女子,佟珏几人一看到孙思行来,就像是看到主心骨一般,这府上终于有一个可以出头的男子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苦笑了一声,佟珏她们这是脖乱投医,找孙思行还不如靠她自己,禁卫军的话虽然难听,她听在耳朵里也会不舒服,但不过是一时,她并不会一直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看孙思行红了眼,一副要和对方大干一架的模样,凤轻尘连忙出声制止:“思行不要担心,我没事,你别冲动。”

    她现在可没有能力保护思行,要是思行出事了,她怎么对得起将思行拖付给她的孙正道夫妇。

    “师父……”孙思行一脸委屈,就要被枷锁拷住了,这还叫没事。

    “别担心,他们不敢拷我。”

    话落,禁卫军不干了,比之刚刚更加的傲慢:“不敢,这还有我们不敢的事嘛,凤姑娘好大的口气,我就拷了又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试试,拷了我是你先死,还是我先死。”凤轻尘从怀中取出凤钗,高高举起:“看清楚了,别怪我没有事先提醒你。”

    “凤钗,是先皇御赐的凤钗。”不知是谁先喊了一句,待到众人反应过来时,才发现自己的身体比脑子反应更快,齐刷刷的跪了下来,高呼万岁……

    果然是好东西,幸亏九皇叔再三交待,这东西一定要贴身收着,不然要用的时候,就是想派人也一定能取得到。

    “军爷,现在你还要不要给我带枷锁和镣铐。”什么叫得理不饶了,凤轻尘这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卑职不敢。”禁卫军们一脸扭曲,愤愤不平,却不得不低头。

    他们当然知道凤轻尘手上有凤钗,不然也不会一大清早,趁凤轻尘不备时杀过来,本以为会杀凤轻尘一个措手不及,让凤轻尘无法用凤钗压人,却不想……

    看着穿戴整齐的凤轻尘,不得不说凤轻尘棋高一筹,居然把这么贵重的东西随身携带,这就不担心掉了或着磕了嘛。

    “那就多谢几位军爷的体恤了。”凤轻尘将凤钗插在发髻上,张扬的紧:“军爷,带路吧。”

    有这只凤钗在,即使是关进血衣卫大牢也没有人敢对她动刑,当然……要是逼狠了,皇上把凤钗收回去,她就惨了。

    “凤姑娘,请……”气势汹汹的来抓人,结果却是客客气气的把凤轻尘请出去不得不说憋屈,可他们要整治凤轻尘,也不是没有办法……

    禁卫军从西区小院出去时,天才刚刚亮,西区小院离皇宫和血衣卫、顺天府都远,按理应该骑马而行,可禁卫军偏偏走路,并且刻意放缓速度,逼着凤轻尘在皇城大街上行走,让人看到凤轻尘被禁卫军带走的一幕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