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592撞车,凤轻尘表示很冤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看买什么特马正版四不像一肖图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马车突然停了下来,又狠狠一个颠簸,惯性使然,凤轻尘和镇国公都往一载,镇国公年纪大了又心事重重,咚的一声就磕在车门上,眼前一黑,就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凤轻尘眼疾手快,连忙拉住一旁扶手:“怎么回事?夏挽,你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真不是一般的晦气,凤轻尘暗自皱眉,她不就是心情烦躁,想要去看一看重建好的凤府嘛,至于出个门还要给她添堵嘛,嫌她最近的麻烦不够多还是怎么的。

    “秀,是镇国公府的马车,镇国公好像不太好。”夏挽想到镇国公那张灰白的脸,心中很是不安。

    要是这一撞,把镇国公给撞死了,他们秀就倒霉了……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镇国公不太好?

    凤轻尘连忙下了马车:“带我去看看。”虽然她想要镇国公死,但不是用这种办法,撞死一个国公爷,那可是杀头的大罪。

    这糟心真不是一般的多,堂堂镇国公怎么就坐了一辆普通的马车,还这么快,他的护卫呢?

    “国公爷,国公爷……”车夫和小厮趴在镇国公的身上,一把眼泪一把鼻涕,那小厮面容白皙,隐有媚态,凤轻尘用膝盖想也知道对方是什么,凤轻尘眼一瞪,示意夏挽推开镇国公府的人下人。

    至于街边围观的人,凤轻尘懒得管,这是大马路上,人来人往,她就是想也没办法把人都赶走。

    凤轻尘手心朝上,往夏挽面前一放,夏挽便将凤轻尘的手套取了出来,带上手套,凤轻尘上前查看镇国公的眼瞳、心跳。

    很好,没死!

    凤轻尘松了口气,只要人不死,那万事好商量:“去云家的药铺,请两个坐堂大夫来,就说凤轻尘要请的。”

    她没兴趣当圣母,这种事情还是交给大夫,镇国公不过是昏死过去罢了,至于他额头上的伤,并不致命。

    说起来,这起交通意外完全是镇国公的车夫行驶太快引起的,她可是受害者,只可惜对方是镇国公,估计没人会给她一个公道。

    她绝不能出事,这个时候她要被关起来了,和九皇叔双双入狱,就如了皇上的意了,好不容易扳回来的局面也没用了,最主要,她的炸夜没有做出来,她不能有事。

    暗暗握拳,凤轻尘希望云潇够聪明,听到消息后会过来,毕竟她凤轻尘请大夫可不是什么寻常事。

    结果,凤轻尘没有等到云潇和云家药铺的人,却等到顺天府伊的人过来了。

    尼玛,官兵不应该是等到事情解决后再来的嘛,她上次在皇城被乞丐包围,也没有看到这些官兵来,这个时候倒是来得快了。

    “凤姑娘,发生什么事了?”带头的差爷和凤轻尘也算是熟人,当初就是他去敲凤府的门,让凤轻尘去停尸房认尸的,这位差爷也因此平步青云,做了个小吏。

    “我的马车与镇国公府的马车相撞,镇国公撞伤了额头。”凤轻尘倒没有狡辩,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“镇国公?”差爷吓了一跳,嘴张得老大,一张脸颇有喜感,一脸为难地看向凤轻尘:“凤姑娘,这个事情小的怕是帮不上忙了。”

    如果只是普通百姓,他做主让凤轻尘陪点钱就行,可扯上国公府,他没胆子帮凤轻尘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自己会处理。”她现在可没有仗势欺人的资本,撞上镇国公府只能说晦气,同时亦说明她和镇国公天生有仇。

    “嗯,凤姑娘,发生这样的事情,还请凤姑娘就跟我们走一趟。”差爷有些为难的道。

    凤轻尘愣了一下,随即淡然的道:“不必麻烦差爷,这件事我会和镇国公私下协商就可以,只是撞坏了马车,镇国公也只受了一点轻伤,我想这点小伤镇国公应该不会看在眼里,毕竟镇国公府可是以武传家。”

    进了顺天府,还有她说话的份嘛,说什么她都不会去,不等官差说话,凤轻尘又指挥车夫:“你们几个动手,把破烂的马车移至一边,别挡了道,差爷,也请帮帮忙,把马车移开,以免挡了大家的道,回头我请兄弟们喝酒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豪爽大气,语气又和气,让人无法生气,而镇国公与她的马车卡在拐弯处,的确妨碍了大家走路,只不过普通小老百姓面对权贵不敢吱声,只能忍着。

    官差一听,也是这么一个理,横竖先把路给清出来,当下就招呼小子们一起动手,哪知还没有碰到镇国公府的马车,镇国公就“醒”了:“住手!”

    “国公爷,你醒了。”凤轻尘毫不惊讶,笑语盈盈转身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镇公府扶了扶额头,一副痛苦的样子:“凤轻尘,你好大的胆子,胆敢撞上国公府的马车,你不想活了嘛。”

    禁卫军要拿凤轻尘,却被凤轻尘赶走的事,闹得大半皇城都知道了,镇国公当然知道了,撞车的那一刻,他的确是撞晕了,不过很快就醒了,只是在得知与他撞车的人凤轻尘时,便多了一个心眼,看看能不能借机把凤轻尘弄下狱,这样……皇上应该会高兴吧!

    人醒了就代表没事,麻烦就小了很多,凤轻尘松了口气,摆了摆手,将护在她面前的丫鬟挥退:“国公爷醒了就好,看国公爷面色红润,中气十足想必是没事,如果没别的事,轻尘先行一步了。”

    压下心中的厌恶,凤轻尘屈膝行礼,不待镇国公叫她起来,就自动起身走人。

    她看不起这个玩男童的国公爷,他要只玩花街的男倌就算了,可连清白人家的孩子都不放过,无耻到了极点,她忘不了死在血衣卫大牢那个少年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,你给我站住。”镇国公气得全身发抖,这世道是怎么了,一个小小的孤女,居然敢在堂堂国公爷面前耍横,难怪皇上要拿凤轻尘治罪,这凤轻尘实在是太狂妄了。

    “国公爷还有什么吩咐?”凤轻尘顿下脚步,优雅转身,眼神落在镇国公额上的红包上,了然一笑:“哦,我知道,要医已是吧,夏挽,拿银票来。”

    统领大人不是拿钱砸她嘛,她也会。

    “谁要钱了。”镇国公大怒,可惜凤轻尘根本不理会他,示意夏挽动作快一点。

    “秀。”夏挽连忙从钱袋中取出一张银票,在镇国公目瞪口呆下,凤轻尘展开银票看了一眼:“国公爷,一百两,够不够?”

    凤轻尘上前,无事镇国愤怒的眼神,郑重其事地将银票放在镇国公马车前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