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611动手,算我一份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今年福利彩票中奖号码浙江20选5开奖号码查询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在暖房和王锦凌谈妥了细节后,凤轻尘就懒洋洋打不起精神,暖房里精致的景色也引不起她的兴致。

    和这些从玄淫在尔虞我诈中的皇子、世家公子相比,她真得是太嫩,所以她总是撞得头破血流。

    九皇叔说,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一切阴谋诡计都是空谈,可和皇室、世家百年累积的资源相比,她凤轻尘有什么资格说绝对的实力,有什么资本漠视一切阴谋。

    她凤轻尘没有任何家族倚仗,她能依靠的只有自己。她的一双手,一个来自现代的智能医疗包,一份百折不弯的坚韧,如果不是崔浩亭的病,她连让崔家人提起的资格都没有。

    凤轻尘抬头,看着灰暗的天空,脸上扬起一抹落寞的笑,她突然觉得自己很孤单,一个人守着来自现代的秘密,很累!

    王锦凌虽不舍这么快和凤轻尘分开,可他心疼凤轻尘,看凤轻尘消瘦的身形和青色的眼圈,他还怎么能自私的留凤轻尘陪着他呢,再说就算他留得住凤轻尘的人,也留不住她的心。

    九皇叔没有出狱,轻尘就无法放心,为了凤轻尘他也要把九皇叔给救出来。

    和崔家合作,便好好合作吧!

    看着站在花丛人比花娇的凤轻尘,王锦凌摘下一朵红牡丹,走到凤轻尘的面,将花别在凤轻尘的发髻上。

    凤轻尘连忙闪躲,伸手挡了一下:“锦凌,别逗了,很傻。”她才不要顶一朵大花,招摇过市,她又不是花盆。

    “不傻,很好看。”王锦凌不允许凤轻尘拒绝,按住凤轻尘的双肩,硬是将牡丹别在她的发髻上:“哪里傻了,明明很美。”

    皇城贵女一直都有带花的习俗,每当春天贵女们的发髻上,都会别着各式各样的花,凤轻尘却极少,可他却突然想看凤轻尘带花了,鲜花娇艳的颜色和怒放的姿态,可以赶走凤轻尘身上的寂寥。

    “很傻。”凤轻尘瘪了瘪嘴,在王锦凌不赞同的神色下,乖乖地收回手,任那朵红朵别在她的发髻,衬得她更加的娇艳傲人。

    “不傻,再傻的轻尘也是好看的。”王锦凌不给凤轻尘多说的机会,指了指门口:“轻尘,天色不早了,我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本想说不用,可王锦凌却先一步上前,打开暖房的门:“走吧,你一个回去我不放心,昨天出来也不告诉我一声,苏家的千金可不是省油的灯。对了,那苏柔回去后,据说一直昏迷不醒。”

    王锦凌是真担心凤轻尘的安危,这段时间皇城太乱了,除了北陵的皇子外,这皇城汇聚了三国皇子,还有一些不可小势的大世家。

    “昏迷不醒?她活该,催眠是那么好用的嘛。”凤轻尘听王锦凌这么说,也不好拒绝。

    最近的确挺乱的,皇上也不知是什么意思,居然放任西陵与南陵的皇子在东陵活动,好吧他们都有理由,一个送嫁,一个陪比试。

    “催眠?”王锦凌脚步一顿,迷惑的看向凤轻尘,这个词他很陌生。

    “就是迷幻术,迷幻人的神智,让人按对方的意志办事。”这种东西在华夏并不陌生,古代就有人专门用药物控制人,只不过需要长期服用才能见效。

    催眠只起一种引导的作用,如果被催眠者不配合,催眠能成功的可能性很小,暗示也不可能成功。

    如果催眠有用的话,那还要审讯犯人干嘛,直接让催眠大师来催眠就好了,催眠也就用在心里医疗上面。

    “苏家的千家怎么会这个?迷幻术不是失传了嘛。”对于迷幻术没有人会喜欢,毕竟谁也不希望被人催眠,然后做出一些有违自己原则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苏柔好像天生拥有迷幻人的本事,不过她的能力不强,你不用担心,凭你的心志她根本迷幻不了你。再说,她在实施迷幻时,还要借助外物,见到她时多个心眼,就不会着道了。”凤轻尘压根不把苏柔放在心上,别说苏柔这点道行,就是顶级催眠大师也无法催眠她。

    当然,不单是她,随便从部队拉个少尉出来,催眠大师也无法催眠,这猩都是掌握军事机密的人,如果随便能被催眠,被人套话,那不是打国家的脸嘛。

    催眠什么的没那么神奇,拿去对付青蛙、笑等小动物还行。

    王锦凌松了口气:“这还好,不然苏家出了这么一个人物,不知是幸还是不幸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关我们的事,苏柔那点本事对付我们还差太远,不过是一把给人用的工具罢了,苏柔不足为惧,与其担心苏柔,不如担心玄霄宫的大秀暄菲。”苏柔有用处苏家和南陵锦凡才会保她,而暄菲的家人,则是无条件保护她。

    “暄菲?”王锦凌这个不将情绪外显的人,提到这个名字时,也难掩厌恶:“轻尘你不用担心,暄菲很快就不足为惧。”

    南陵锦凡说动西陵天磊要插手王家的事情,真是做梦,王家和给玄霄宫以前有些小纠纷,可没有人会放在心上,王家和玄霄宫最不对付的人是他王锦凌。

    “你们准备对玄霄宫出手了?”这些人的动作还真快,凤轻尘发现她再不努力,就跟不上了。

    想来也是,依锦凌的骄傲,怎么可能允许暄菲这个女人存在,暄菲对他来说是血的耻辱,而血的耻辱必要用血来清洗。

    王锦凌点了点头,丝毫不隐瞒凤轻尘,和盘托出:“我,南陵、西陵、九皇叔。”

    “南陵和西陵怎么出手对付玄霄宫?”玄霄宫是九皇叔和王锦凌的敌人,南陵和西陵怎么也不可能出手。

    “当利大于弊时,他们自然就会出手,就算他们不出手,在王家和九皇叔的联手下,玄霄宫也定会元气大伤。”只不过,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事,他和东陵九都不会做,所以才会把南陵和西陵拉上来。

    许了那么大的利益给他们,想要不出力,做梦!

    政客果然是政客这些人的脑子里想什么,是她怎么也想不明白的,换作她是西陵天磊,天大的利益在面前,也不会出手,这不是明摆着帮九皇叔嘛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大人物的事我就不插手了,攻打玄霄宫算我一份,你们决定好哪天出手,告诉我一声。”她能信任的人不多,她能用得人出也不多,这一次少不得要麻烦蓝九卿,借他那些暗卫一用。

    用暗卫来埋**,不知会不会太大材小用。

    “好!”王锦凌也不问凤轻尘要做什么,全然的相信她。

    两人并肩而行,从暖房走下去,而两人一出现,就引来食客的注意,当然不是凤轻尘,而是大公子。

    当天,凤轻尘与王锦凌在暖房共进午餐的消息,就在圈子里传开了,多少贵女气得咬牙吐血,某男差点冲到王家,把王锦凌抓出来打一顿了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