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601天真,一个女人罢了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8年3d丹东快报图跑跑狗玄机图高手解码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这一次,凤轻尘的待遇明显提高了,没有被丢到顺天府和符临做伴,也没有丢到血衣卫大牢受刑,而是关进了九皇叔第一次关的地方。

    没错,就是皇宫的天牢,待遇是提高了,可这也就意味着,没有人能见到她,她也不可能知道外面的消息,皇上这是彻底将她圈了起来。

    凤轻尘被禁卫军带进天牢后,就没有人管她,即不提审也不动刑,没办法有凤钗在,谁有那个胆子敢对凤轻尘动刑,就算想这个时候也要按奈住,一切看皇上意思办。

    和血衣卫大牢的血腥与惨叫声相比,这天牢倒不像大牢,反倒像是一间冥想的屋子,静得可怕,好像除凤轻尘以外,就再也没有别人。

    “关禁闭不算用刑吗?这也是审讯好不好。”凤轻尘自嘲了一声,双膝微弯,双手撑着下巴。

    她是不是要庆幸,这些人只用了关小黑屋子、隔绝人群的方法来对付她,要是轮流上阵,不让她睡觉,那才真是会让人崩溃。

    如果只用冷、黑、静来折腾她,对方可能会失败,她凤轻尘从死人堆里都爬出来过,怎么可能会怕黑,真当她是娇养的大家闺秀嘛。

    至于静就更不用担心,不说话又不会死,她心里素质强着呢,好吧,天寒地冻的不给床被子,这个真是折磨,抗议,这是虐待囚犯!

    可惜抗议无效,她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,中午的时候,倒是有人给她送来一碗稀得不能再稀的粥,可那人却是一句话都不说。

    “这是要把我饿得没有力气跑嘛,这四面都是墙,好不容易有一扇半人高的铁门,还是实心的,有一个栅格式的通风口还锁上,打开也只能容纳一只碗进出,这样的地方我倒是想跑也没路。”凤轻尘将那能数得清米粒的稀饭喝掉后,把碗从原地塞了出去,她知道那人在外面等。

    果然,来人拿了碗,就把小栅格锁上了,达达在的走了,凤轻尘叹了口气,背过身看着墙面发呆。

    “我是跑还是不跑呢?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要不就给自己,或者以后住这间牢房的人留个后路?”凤轻尘盯着墙面出神,纠结半晌后终于决定,找点事情做吧,不然真会很无聊。

    启动智能医疗包,凤轻尘挑挑拣拣终于找出越狱必备的装备,回头看了一眼,确定不会有人在暗处看到她,凤轻尘带上手套,拿起工具,嚣张的在墙面上砸洞。

    她宁可当通几,也不要在天牢里老死一辈子,就算用不上也没关系,防患于未来!

    收到凤轻尘已落入天牢的消息,东陵子洛松了口气,他还真怕凤轻尘又有什么后手,让她给逃脱了,好在这一次事情进行的足够顺利。

    东陵子洛整了整衣袍,神采飞扬往外走:“备轿,本王要去宗人府大牢。”这么好的消息,他这个当侄子的,当然要第一时间告诉九皇叔。

    同样,不想让九皇叔知道这个消息的人也有,那就是太子。

    太子怕九皇叔知道凤轻尘入狱后,会无条件妥协,所以当他收到,东陵子洛去宗人府大牢看九皇叔消息时,太子立马摆架赶往宗人府大牢,准备阻止东陵子洛。

    可惜……太子晚了一步,太子匆匆赶到,正好看到东陵子洛示意牢头打开牢房门。

    “七弟。”太子厉呵,东陵子洛给面子的回头,朝太子行了个礼:“见过太子,太子也来看九皇叔,真巧呀!”说完,也不等太子,径直往牢房里走。

    太子在,却越过太子走在前面,东陵子洛简直是不把太子放在眼中,不给太子为君的脸面。

    太子眼中闪过一抹愠怒,张了张嘴终是什么都没有说,皇后出来了,皇上对东陵子洛宠爱如夕,反倒是他腹背受敌。

    太子压下怒火,亦走了进去

    同样是坐牢,九皇叔的待遇就比凤轻尘好很多,九皇叔的牢房不仅通风透气、光线充足,还有床有被子,甚至桌椅茶水都配备齐全了。

    九皇叔好几天没换衣服,可身上的衣服依旧整洁如新,连个折子都没有了,走近还能闻到萦绕在他身上的淡淡竹香,九皇叔手里拿着一卷书籍,对东陵子洛和太子的到来,毫不关心。

    “皇叔。”

    “九皇叔。”

    前一句恭敬,后一句却只是应付。

    “嗯,坐。”即使是阶下囚,九皇叔通身的气派也不减半分,面对太子和东陵子洛的礼,他坦然受之,头也不抬。

    “多谢(九)皇叔。”兄弟就是兄弟,太子与东陵子洛异口同声道,语落,两人对视一眼,又同时坐下,太子的不满更甚。

    九皇叔眼睑微抬,看到这一幕只是冷笑。

    皇上没有把太子教好,以至于堂堂太子却这般幸子气,与兄弟做这些无用的意气之争。

    两人坐下后,九皇叔也不说话,更不用正眼瞧人,不知情的人还以为这是九王府的书房呢,咳咳……九王府被封了,书房被翻得乱七八糟,说不定书房还没有这里整齐。

    太子与东陵子洛与眼神厮杀,谁也不让谁,最终还是东陵子洛想起此行的目的,退一步认输,可太子赢了也没有高兴,他知道自己阻止不了东陵子洛,果然东陵子洛转身就对九皇叔的道:“九皇叔,侄儿今天来是给你带消息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九皇叔翻开一页书继续看,完全无视东陵子洛。

    “子洛,皇叔既然没有兴趣知道,你就别拿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,来打扰皇叔的清静。”太子摆出储君的谱训了东陵子洛一句,又对九皇叔道:“皇叔,您在这里还缺什么吗?侄儿这就给您送来。”

    “太子有心了。”九皇叔回了一句,依旧没有抬头,摆明不欢迎这两个人。

    “这是侄儿该做的。”太子听到了一戌声,心中越发的坚定,九皇叔能度过难关。

    八百里加急的急件内容可以隐瞒,但有这个急报的事情,却瞒不了他这个储君,太子派人查了一下,便查到了五座山爆炸,闹起的上天示警一事,凭他敏锐的政治嗅觉,可以肯定此事有阴谋,因为……时间上太巧合了。

    东陵子洛看九皇叔回了太子话也不生气,寻了个机会插了一句话:“九皇叔,侄儿不像太子什么事都这么贴心,什么琐事都替九皇叔您想到了,但侄儿和太子一样,都把九皇叔你您在心上,这不听到凤轻尘谋杀国公爷入狱的消息,侄儿这就巴巴的赶来告诉皇叔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消息一出,东陵子洛有九成的把握,九皇叔会变脸,毕竟东陵皇城谁人不知,九皇叔有多重视凤轻尘,甚至被皇上批沉于美色,至江山社稷于不顾,也不对反嘴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和东陵子洛想的完全想反,九皇叔依旧是一事清冷的样子,好像他刚刚说得话,和问好没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太子大大的松了口气,东陵子洛却是万般不甘,不死心的再道:“九皇叔,凤轻尘杀死了国公爷,父皇亲笔御批要严办,此时凤轻尘就在天牢里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听到了,子洛不用再重复一遍。”九皇叔继续翻书,好似手中的书很吸引人一般,对外界的事情完全不在意。

    面对冷静理智的九皇叔,东陵子洛极度气馁,冷心冷情的九皇叔没有弱点,连父皇都奈何不了,他又要怎么奈何。

    “九皇叔,你就不担心凤轻尘吗?谋害国公爷可是杀头的大罪。”无论如何,他提了这个事,横竖要把他说下去,谁知九皇叔是不是装作不在意呢。

    “杀人偿命天经地义,人是凤轻尘杀的,凤轻尘偿命本是应该,本王为何要担心?”凤轻尘杀了那么多人,真要偿命死一百次都不够,再多杀一个国公爷又如何,还不都是人,有什么什区别吗?

    “虽是如此,可只要九皇叔你肯出面,凤轻尘定不会有事。”东陵子洛干巴巴的道。

    “本王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能力,子洛别忘了本王也是阶下囚。再说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,本王就算贵为亲王,也不能凌驾于律法之上,让死者死得不明不白。”九皇叔抬头,深邃的黑眸直视东陵子洛,似要将东陵子洛看透一般。

    东陵子洛被看得心慌,强自镇定,装作若无其事的移开眼,脸上挂着不自然的笑。

    九皇叔冷讽的笑了笑,在东陵子洛眼中,却是凉薄寡恩。

    昔日如珠如宝的捧着的女人,一旦有事也能弃了吗?这就是皇室中的男人嘛,他的父皇亦是这样,结发妻子也能说冷落就冷落。

    “九皇叔,你真不肯救凤轻尘,任她死在天牢里?九皇叔你应该明白,只要你开口,父皇定会赦免了凤轻尘,为了死物让凤轻尘枉死值得吗?”东陵子洛也不明白,他是为了父皇来劝说九皇叔,还是为凤轻尘报不平。

    母后说得没有错,女人,再优秀、再聪慧的女子,在皇上和九皇叔眼中也只是玩物,他们不会当真。

    他真应该和父皇、九皇叔学一学。

    “子洛,你太天真,一个女人罢了,还不值得本王拿出先皇留给本王人的势力去救。”九皇叔说完这话,眼神又落在手中的书上,摆明不为所动……

    可那个女人是凤轻尘……

    那又如何!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