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628失陪,留一个开战的理由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今晚什么波色期期一肖图片大公开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就是打了又如何!

    凤轻尘高傲地与夜叶对视,双眼跳动着愤怒的火焰。

    她绝不会放过夜叶!

    太子、王锦凌、崔浩亭、翟东明一行人,默默地站在凤轻尘的身侧,无言的支持她。

    即使凤轻尘当从甩了夜叶一巴掌又如何,他们不认为凤轻尘做得有错,换作是他们也会和凤轻尘一样。

    夜叶千不该万不该,不该拿凤将军和凤夫人的尸骨作筏子,这口口声声说要拿去喂狗,如果夜叶找到凤将军和凤夫人的尸骨,好好地送来,凤轻尘说不定还会不计前嫌,可现在……

    夜叶要庆幸自己有一个好父亲,如果夜叶不是夜城少主,这个时候就已经尸体一俱了,凤轻尘看夜叶的眼神,就像是在看死人。

    南陵锦凡与西陵天磊心里发怵,他们没有想到凤轻尘一个女子,居然会有这么大的恨意,这恨意让他们两人也发寒。

    两人有些庆幸,他们明面上没有参与这件事,他们顶多算是帮凶,了凤轻尘要记恨也记恨不到他们头上,两人很有默契地后退一退,隐在人群中,他们可不想把自己弄得和夜叶一样,成为东陵的公敌。

    诡异的静寂让夜叶知道事情严重了,夜叶捂着脸,一脸木然的看着凤轻尘,似乎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一样。

    事情完全超出了他的预计,他怎么也弄不明白,到点哪里做错了,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他把凤战和陆沫的尸骨找出业,可不是为了还给凤轻尘,而是要打击凤轻尘,要凤轻尘哭着、求着,让他把凤战和陆以沫的尸骨还给她。

    可结果呢?凤轻尘是哭了没有错,可并不是哭着求他,而是流下愤怒的泪水,一副恨不得将他撕碎,拿去给她父母陪葬的架势。

    夜叶不想面对这样的凤轻尘,可是……他还没有把凤战和陆以沫的尸骨给毁了,他怎么甘心。

    可不甘心又能如何,他现在已经没有了动手的机会,他心里已经怯了,只面子上却下不来。

    夜叶倔强的扬着头,与凤轻尘街着,他绝不来就这样离开,凤轻尘叫他滚他就滚,他面子往哪里摆,夜城的面子放哪里面。

    夜叶这个时候需要一个台阶下,王锦凌知道夜叶不走,凤轻尘真会杀了他,王锦凌踢了踢太子,示意太子开口。

    太子了然的点了点头,上前一步隔开凤轻尘和夜叶,果断的将事情定了性。

    “夜少主,今天这件事情,本宫稍修会亲自问夜城主,夜城这到底是什么意思。夜少主,本宫看你的精神似乎不太好,夜少主你还是先回去的好。”

    太子这话确实是给夜叶台阶下了,可同时也把整个夜城给扯进来了,如果有需要,东陵便能以这件事为理由,朝夜城开战。

    太子相信,在他们师出有名的情况下,其他八城也不会出兵帮夜城,只要九城不绑成一团,东陵的大军可以轻易地将夜城收入东陵的版图。

    太子便是太子,时刻都想着东陵,王锦凌摇了摇头,心疼地看着凤轻尘,在场的这么多人,也只有凤轻尘,单纯地为凤将军和凤夫人的尸骨伤心,其他人……各有算计罢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夜了叶冷汗淋漓,一张脸煞白、煞白的,他怎么也想不明白,不就是把凤战和陆以沫的尸骨找出来嘛,太子怎么就扯上了东陵和夜城了呢?

    动了动唇想要辩解一句,可又不知道要说什么,或者说他心底还忌惮凤轻尘说要拿他去喂蛇一事,就是想也不敢解释。

    夜叶茫然地看向南陵锦凡与西陵天磊,希望这两人帮他说一句话,这样的局面一个不好,就会毁了整个夜城。

    可惜找了半天,也没有找到两人的身影,夜叶知道完了,这两人抛弃了他,这个黑锅夜城背定了。

    夜叶绝望的站在原地,他今天自以为是的举动,居然把夜城推到了绝境,他要成为夜城的罪人。

    夜叶这个时候不仅失声了,还失神了,就这么呆呆愣愣的站在那里,什么也看不到,什么也听不到,甚至被人拖出去也没有半点反应。

    夜叶走后,凤轻尘的情绪也平复了许多,凤轻尘没有嘶心裂肺的大喊大叫,只站在那里默默地流泪,可即便只是这样,她的嗓子也哑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朝太子与众人鞠了个躬,用粗哑的嗓音道:“殿下,众位大人,发生这样的事情,请恕轻尘无法招待众位,今天的宴会就此散了。改后,轻尘定会备上厚礼,登门谢罪。”

    说完,又是深深地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发生这样的事情,谁还好意思留在这里吃吃喝喝,这不是对凤轻尘父母不敬嘛,在太子的带领下,大家一一说没事,让凤轻尘先操办凤将军的事情要紧。

    “轻尘你好好保重,有事就派人去太子府说一声,本宫能帮上忙的地方,定不推辞,改日凤将军与凤夫人下葬时,本宫定亲自相送。”太子留下这句话,便率先了离去,其他人也一一离开。

    凤轻尘就像一个木头一样,机械地站在那里,整个人像游离在人群外,有人在她面前说一句,她就鞠一躬,哀伤的神情让人不忍看。

    王锦凌和翟东明特意留在最后,两人本想留下来陪陪凤轻尘,可不等他们开口,凤轻尘就拒绝:“我想一个人静一静,你们先回去。”

    有些悲痛是无担的,也不有陪着就能减轻的,她今天已经闹够了,她只想一个人静一静,一个人默默地舔着伤口。

    她的心很痛,很痛!

    王锦凌点了点头,不再多说,翟东明却在离去前,特意开口安慰了凤轻尘一句:“那好吧,轻尘,你节哀。凤将军和凤夫人的尸骨能找到,也是一件好事,你不要太伤心。”

    翟东明这话确实是安慰,可对凤轻尘来说,无疑又被人拿刀往心口里戳了一刀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凤轻尘木讷的点头,死死地咬着唇,不让自己哭出来。

    王锦凌歉意地看了凤轻尘一眼,连忙把翟东明拖了出去,翟东明不明白,王锦凌却明白,翟东明这话哪里是安慰,这简直就是诛心。

    在凤轻尘那颗血淋淋的心,再插上一刀!

    钦天监说今天是整个冬日,最好的日子,也许是吧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