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629查,我要知道真相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蓝月亮77期三个半波jk118手机现场开奖结果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翟东明和王锦凌走后,凤府的客人也就全部都走了,包括后院那序人们,在佟珏和佟瑶的解释下,也一个人眼眶红红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崔浩亭知道凤轻尘这个时候需要独处,早早地把下人都打发走了,同时亦让人给在西区小院的孙思行送个消息。

    他和凤轻尘非亲非顾的,到时候要安慰凤轻尘也没有理由,孙思行怎么说也是凤轻尘的徒弟,他去安慰凤轻尘于情于理都说得过去。

    偌大的院子,除了凤轻尘父母的尸骨外,就只有凤轻尘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那里,寒风就像刀子一般,刮的脸生痛,凤轻尘却没有感觉。

    凤轻尘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,只知道了全身都冰凉冰凉的,双腿沉重地不像是自己的,眼中的泪流干了,凤轻尘木然的转身,朝玉棺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翟东明说得没有错,她父母的尸骨能找回来是一件好事,可前提是她自己亲手找回来的,而不是被夜叶这个混蛋,用这种方法找回来。

    夜叶将她父母的尸骨,大张旗鼓地抬到凤府,等于狠狠地甩了她一个巴掌,让她无地自容。

    她是一个不孝的女儿!

    别人说,她父母尸骨无存,她就信了,只想着给她父母建衣冠冢,完全没有想过去寻找,她连夜叶都比不上,夜叶为了打击她,还能费尽心思的去寻找她父母的尸骨,可她呢?

    她什么都没有做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”凤轻尘跌坐在地,趴在玉棺上大声哭了出来,也只有在没人的时候,她才敢尽情的哭,才敢放声的大哭。

    将心中的悲痛全部哭出来,将心中的委屈全部哭出来,将心中的不甘全部哭出来,哭完后,她就要开始战斗!

    天知道,她有多想杀了夜叶,如果不是还有一点理智,她今天就不是甩夜叶一巴掌,而是直接朝他的脑门开一枪。

    凤轻尘看着玉棺里的尸体,眼泪掉得更凶了,她知道她父亲死在战场上,可真得没有想到,她父亲的死这么惨,甚至连一俱完整的尸首都算不上了。

    她父亲的尸体了被玉棺保存得很好,脸上擦得干干净净,还能看出昔日的俊朗与不凡,身上穿得战甲虽然有血迹和锈迹,但好在还算完整。

    她父亲躺在玉棺里就好像安睡了一般,一般人看不出战甲下是什么情况,可凤轻尘不是一般人,她对人体的了解超出常人。

    战甲下,是一俱支离破碎的尸体,她母亲的尸骨只剩下几根白骨,而她你父亲的的尸体,则是一块一块缝起来的了。

    缝合的人很细心,如果不是凤轻尘对人体足够了解,根本就看不来她父亲死得这么惨。

    再仔细也无法让尸体完好如初,也无法改变她父亲死前所受的伤害。

    呜呜呜……凤轻尘对着玉棺里的尸骨发呆,她的父亲英武提拔,保家卫国,铁骨铮铮,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,居然要一个外人来给他收尸。

    她甚至可以想象,那个保存她父亲尸骨的人,如何在一堆乱尸里寻找她父亲的尸体,这本该是她这个女儿要做的事情,结果……

    她恨,恨这个身了体原主人的懦弱无能,恨这个身体原主人的逃避,恨这个身体的主人,脑子里只有情爱,只有一个叫东陵子洛的男人。

    可同时,她更恨自己,恨自己和这个身体的主人一样,从来没有想过,她父母的尸骨还在,从来没有想去寻找。

    青山处处埋忠骨,何必马革裹尸还!

    她相信这一句话,她从来没有动过寻找的念头,她自以为是的认为,十几年过去了,她就算去找也找不到,可夜叶此举,却狠狠地给了她一巴掌,将她打醒。

    这天下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情,只有你不去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春绘、秋画、夏挽、冬晴站在角落里,看凤轻尘哭得伤心也默默地掉着眼泪,佟珏和佟瑶早早地准备好了热水和姜汤,等凤轻尘从悲伤中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她们相信,她们家姑娘绝不会轻易地被击垮。

    孙思行收到了消息,飞快地赶了过来,连口气都没有喘,跳下马车就往府里跑,哪知还没有走近,就被佟珏和佟瑶给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孙少爷,让秀一个人静一静,她会恢复过来的。”凤轻尘早已接受了父母双亡的事实,不会一味的沉浸在悲伤中。

    孙思行默默地点了点头,看着凤轻尘身边的两俱尸骨,不由得想到自己的父母,如果有一天,有人抬着他父母的尸骨出现在他面前,他会怎么办?

    不……不,不会的。

    孙思行连连摇头,不断的告诉自己,不会的,绝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,他父母还好好的活着,他一定能找到自己的父母。

    他父母只是失踪,他还有个念想,可他师父呢?他光想就像剜心一般的痛,师父却亲身经历,他可以想像师父此时有多伤心,可偏偏他什么也不能做,只能远远地站着……

    时间悄悄流逝,天渐渐地黑了,凤轻尘依旧趴在玉棺上,没有起身的打算。春绘、秋画、夏挽、冬晴急了个半死,几次想要冲上前,却被佟珏和佟瑶给制止了:“秀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我们做下人的,守好自己的本分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佟珏和佟瑶跟凤轻尘的时间长,她们更了解凤轻尘,凤轻尘会悲伤,但绝不会沉浸在悲伤中无法自拔。

    没有让众人失望,当天黑得无法视物时,凤轻尘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全身冻得僵硬,双唇发紫,眼睛却亮得吓人。

    佟珏和佟瑶明白,她们家秀又回来。

    “秀!”六个丫鬟一窝蜂的冲了上来,披风、热毛巾、热水,每人手上捧一样东西。

    摸着像冰块一样的凤轻尘,六个丫鬟险些又哭了出来,她们真得心疼凤轻尘,这俱小小人身体,却背负着这么沉重的枷锁。

    放在一般人家,这还真是一个孩子,一个被父母娇宠的孩子。

    凤轻尘也不动,任她们将把自己包成一个粽子,这个时候她不能病倒,她还要查当年的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一次,她绝不听别人说,别信……

    “师父。”孙思行哽咽了一声,烛火照在孙思行的身上,衬得他更加的瘦弱。

    “思行来了。”凤轻尘牙关打颤,唇角轻动想要扯出一个弧度,让孙思行不要担心她。

    她虽然伤心过度,可没有忘记孙正道夫妇也失踪了,思行看到这一幕,肯定会多想,可是……

    她的脸冻僵了,根本无法动。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亲爱的妞们,表示我好心疼轻尘,你们也心疼一下轻尘,把保底月票砸出来,安慰一下轻尘吧!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