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630安慰,凤轻尘不需要廉价的同情与怜悯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8年nba状元是谁网上买彩票哪个软件靠谱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“师父!”

    孙思行眼睛一酸,眼泪就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师你自己还沉浸在悲伤里,却还想着安慰他,和师父心中的伤痛相比,他这点伤痛又算得什么。

    孙思行只感觉有什么东西,狠狠地在心口一撞,脑子一片空白,什么也想不了,只想给面前的一丝温暖,让师父明白,无论何时她还有一个徒弟在。

    孙思行上前一步,将抱住凤轻尘,碰到凤轻尘冰块一样的身体,孙思行的心更痛了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别难过,也别伤心,一切都会好的,我们都会没事的,凤家就只有你了,你一定要保重自己,凤将军和凤夫人在九泉之下,知道你为他们伤心成这个样子,一定会心疼的,只要你好好的,他们就会高兴。”

    他坚信,不管他爹娘为什么离开,他都可以肯定他爹娘是为了他好,所以他不能悲伤,他要好好地活着,这样才对得起爹娘的牺牲。

    佟珏和佟瑶几人被孙思行大胆的举动吓了一跳,却没有阻止,她们家秀再坚强,也是一个女子,哪怕只能依靠一刻,对她们秀来说,这也够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也没有动,任孙思行抱着她,这个时候她就是想推开也没有那个力气,想要拍拍孙思行的背,却发现自己手也僵硬了,凤轻尘只得颤颤的道:“一切都会好的,所有的不好都会过去,思行你担心我,经过这件事后,我想以后再也没有什么事,能打倒我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动了动僵硬的脖子,对身侧的丫鬟道:“佟珏,佟瑶,去……查一查夜叶是怎么找到我父母尸骨的,背后有谁参与今天的事情,另外,我要知道我爹娘出事时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她爹为什么会死得那么惨,她娘的尸骨上,为什么会有野兽的牙印,夜叶到底是在哪里找到她爹娘的尸骨,这些她都要知道,而夜叶的话她不信。

    她娘的尸骨还透着一股泥土味,说明这尸骨是前不久从土里挖出来的,根本不是夜叶所说,在她娘落崖的地方找到的……

    她要知道当年的真相,她绝不再懵懂而活!

    “秀你放心,我们已经派人去查了,只要有一丝痕迹,我们就一定能查出来。”凤轻尘给了佟珏和佟瑶很大的自由和权利,佟珏和佟瑶也不是笨蛋,发生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不查,凤府的人一走,她们就传令下去了。

    查……挖地三尺也要查出清楚。

    佟珏和佟瑶说完后,就低头站在原地等凤轻尘的命令,可等了半天也没有见凤轻尘有反应,两个丫鬟发现事情不对,连忙上前查看,这一看把两人给吓住了:“孙少爷,秀晕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直接倒在孙思行的肩膀上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快,扶师父回房。”孙思行想要给凤轻尘号脉,却发现凤轻尘这样子,根本号不出来,得先把捂暖了再说。

    孙思行一个人根本抱不动凤轻尘,只得麻烦佟珏和佟瑶了,一群人手忙脚乱的把凤轻尘扶回房。

    孙思行和春绘、秋画、冬晴、夏挽留下来照顾凤轻尘,佟珏和佟瑶则赶回去,把凤父和凤母的尸骨收好。

    翟浩亭住的院子,和凤轻尘相差不远,这乒乒乓乓的声音传来,他就是想装作不知也不行,更何况他本身就在等凤轻尘那边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也是一个命苦的人。”崔浩亭将手中的白子落下,想起前两天凤轻尘和他下棋的画面,有些伤怀。

    那么骄傲自信的一个女子,在看到父母的尸骨后,居然会悲伤成这样,真让人不敢相信。原来凤轻尘并不是坚强,只是没有找到她的软肋、她在乎的那个点。

    崔浩亭庆幸有夜叶这个笨蛋在,他试探到了凤轻尘的底限,他成功的让凤轻尘崩溃了,他要看看凤轻尘会如何报复夜叶。

    “如果无父无母就是命苦,这那天命苦的人多了,你自己不也是一个命苦的人。”元希先生手执黑子,稳稳落子:“浩亭,与其关心凤轻尘命不命苦,不如担心你自己的病,凤轻尘这个样子,我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两天后,就是凤轻尘和他们约定,给崔浩亭动手术的日子,可凤轻尘这个样子,她能做的到吗?

    元希先生很怀疑!

    “不行便往后推,发生这样的事情,凤轻尘也不想的。”崔浩亭并不在意这一两天的时间,相比起来他更在乎自己的命,他不会把自己的命,交给沉浸在悲伤中无法自拔的凤轻尘。

    “也只能如此了。”元希低头研究棋盘,突然发现……他好像没法落子了。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一刻钟后,崔浩亭落子起身:“小叔,你输了。”

    元希先生盯着棋盘看了半天,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输给了崔浩亭,当下就跳了起来:“不可能,不可能,我怎么会输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事实摆在面前,你输了。”崔浩亭心情大好,被凤轻尘虐也是有好处的,这不……他赢了名满天下的元希先生。

    “再来一局,再来一局,我不信我会输给人你,我刚刚没有认真下。”元希先生不干了,动手将棋盘的棋子捡回来,要再下一局。

    崔浩亭才不搭理他呢:“不下,你不是我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就朝室内走去,就留下元希先一个人,对着棋盘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他明天还要安慰凤轻尘呢,他要早点睡。

    结果,让所有人大跌眼镜,凤轻尘并没有如崔浩亭所想的那般,沉浸在悲伤中自哀自怜,需要人安慰、博取人的同情,而是向往常一般,脸上的表情也恰到好外,没有露出半分的悲伤,明亮眸子和往常一样,沉静的如同秋水,如果不是一身素白,翟浩亭都怀疑,昨天的事情是不是一场梦。

    凤轻尘的身体似乎特别好,昨天在外面冻了一天也不见她有什么不适,醒来后的第一件事便是确定自己父母的尸骨是否收好了,得到肯定的答复后,凤轻尘的面色也好看了许多。

    先去灵堂,给父母上了三柱香,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后,凤轻尘用过早膳后,便来到崔浩亭和元希暂住的院子,向两人告罪,并向崔浩亭保证,明天的手术不会有问题,让他放心。

    看到崔浩亭和元希先生眼中的震惊,凤轻尘眼中闪过一抹嘲讽。

    这些人以为,她凤轻尘会被打倒,会借机博取同情吗?

    不……她凤轻尘从来不需要那些廉价的怜悯和同情,她凤轻尘也不会被打垮,跌倒后,她会爬起来再战斗,直到她再也爬不起来为止!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