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619找死,凤轻尘被惹毛了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四不像生肖图正版0882017年开马记录完整版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迁府的日子是凤轻尘特意找钦天监算了算,绝对是个极好的日子,毕竟,寒冷的冬天,要遇到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,可不容易,可偏偏就有人喜欢在好日子里给人添堵。

    凤轻尘在侍女的簇拥下走了出来,远远看去竟有着少女没有的雍容与华贵,让人不由自主自卑起来,此时凤府外的那人,便有扭头走人的冲动。

    曾经,高高在上的人是她,曾经卑微伏跪的人是凤轻尘,可现在呢?

    两人的身份对调,被仆佣簇拥的人是凤轻尘,而被人踩着脚底的却是她。

    门外的人咬了咬唇,拉了拉身上好看却不实用的薄纱,借此暖和一下自己快要冻僵的身子,看到凤轻尘离门口只有数十步远时,松开手,摆出最娇媚的笑:“奴家见过凤姑娘。”

    袅袅婷婷,婀娜多姿,风情万千,一开口便是发嗲讨好的声音,不用想也知道这人出自青楼。

    可惜,这一招对男人有用,对女人却没有用,凤轻尘站在门内,像是打量商品一般扫视面前的女子,直到把眼前的女子看得到不自在,才开口:“容姑娘,你是不是走错了地方?这是凤府不是国公府,哦不……容姑娘这个时候应该去官府才对,我要没记错,容姑娘应该是逃犯才对。”

    没错,来人就是国公府秀容清秋,前武安郡主,从郡主轮落到青楼女子,可谓是从天堂到地狱,难怪官府没有找到容清秋的下落,原来落入了风尘。

    容清秋笑如花枝乱颤,好似凤轻尘说了什么笑话一般:“凤姑娘,你认错人了,奴家不叫什么容清秋,奴家是储花楼的花魁娘子倾城,取自倾国倾城之意。”

    特别强调“倾城”二字,生怕凤轻尘没有听清一般。

    花魁娘子倾城!

    这个自称一出,凤府仆人都变了脸,尤其是春夏秋冬四婢为最,恶狠狠地瞪向容清秋,容清秋越发的得意了,可惜凤轻尘并没有动怒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花魁娘子,恕轻尘眼拙,居然把一点朱唇万人尝的花魁娘子认成了国公府的秀,轻尘还以为是故人来了,特意出来迎接,没想到只是一个卑贱的妓子,来人呀……赶出去。”

    花魁倾城,胆子真肥了,她凤轻尘脸上就写了好欺负两个字吗?敢在今天找碴,容清秋,我凤轻尘今天让你明白后悔二字怎么写。

    “是”家丁抡起棍子就上前,架在容清秋的身上,容清秋没想到凤轻尘会这么狠,当场吓得花容失色,跌坐在地,失措得大喊:“住手!住手,快住手!凤轻尘,我是来给你送礼的,贺你迁府之喜,凤轻尘你不可以这么对我,凤轻尘……你,你你……”

    容清秋忘了,她已不是高高在上的大秀,她只是一个妓女,地位低下的女子,不管她再怎么喊,也没有人搭理她,就算这些家丁想要怜香惜玉,有凤轻尘在也没有那个胆子,三两下容清秋就被乱棍撵了下去,顺着台阶往下滚……

    可是,事情并没有到此结束,容清秋的大礼来,不知从哪个角落里,涌出数十个穿得清凉的女子,一窝蜂围在容清秋的身边,大声着:“啊,杀人啦,杀人啦,忠义侯府杀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凤家千金杀人了。”

    这些女人嗓子极好,一嗓子嚎出来穿透力极强,还不难听,凤轻尘可以想象,不要多久,她府上就会聚满看热闹的人。

    好一场闹剧,好一份大礼,手段很粗劣,但胜在好用。

    如果是平时,凤轻尘真不生气,可今天……

    却是该死!

    她迁府,定会很多达官贵人前来贺喜,门却被青楼女子堵上了,这算什么。

    而怕什么就来什么,凤轻尘远远看到宁国公世子夫人的马车,还有血衣卫总指挥使陆少霖夫人的马车来了,这两人是来道贺的,可偏偏……

    官家夫人、女子极其厌恶青楼女子,平时别说与她们碰面了,就是提也不会提,这个时候这群青楼女子挡在外面,世子夫人和陆夫人肯定不会进来,还会责怪她凤轻尘失礼,让她们见到了青楼女子。

    容清秋,你厉害。

    凤轻尘招了招手,春绘和秋画立马上前:“姑娘”

    “去,请世子夫人和陆夫人稍等。”她必须尽快把这群人给弄走,不然今天的宴会就别办了。

    “是姑娘。”两女小跑步上前,拦下了陆夫人和世子夫人的马车。

    凤轻尘也不和这些闹事的女人客气,直接命令护卫:“把她们给我丢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护卫可不比家丁,二十个护卫冲出去,一人拎一个,任那些青楼女子在他们身上死磨硬缠,也不为所动,捂住她们的嘴巴就外走。

    这些青楼女子也不是吃素的,动不了你,我还动不了自己嘛,哗啦,哗啦……三两下,就把自己身上的衣服给扯掉了,雪白的肌扶露了出来,面前两团肉一颤一颤的,护卫也是血气方刚的男子,见到这个画面,哪怕是大冬天,还是忍不住小腹一热,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也就是这一愣,有几个女子便挣开了护卫的牵制,朝凤府跑来,一边跑一边扯自己的衣服,她们本身就穿得少,这么一扯,哪还有布料可以遮羞。

    夏挽和冬晴脸一红,低头不敢看,护卫和家丁则僵住了,一个个不知如何是好,这光溜溜的女人,碰也不是,不碰也不是。了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遇到这种疯女人,凤轻尘也头痛了,没羞没耻摆明闹场,凤轻尘冷冷地扫了一眼发呆的侍卫,怒道:“发什么呆,还不快动手,把人丢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……”侍卫和家缎苦,却不得不再上前,可这群女人哪里会站在那里让人抓,在凤府大门前,跑来跑去,娇声调笑,嘴里还嘁着:“来呀,来呀,来抓我呀……”

    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到了青楼,怎一个乱字了得。

    “凤姑娘,我这大礼你可满意?”容清秋站在中间,理了理散乱的发髻,得意地看着凤轻尘,挑衅道。

    “果真是一份大礼,容清秋今天这笔账,我会找你们容家清算,你有胆惹我就要付出代价,你还以为自己是高高在上的郡主吗?你还以为你们容家是高人一等的国公府吗?哼……容清秋你砸了我的迁府宴,我要你们容家活下的人,生不如死。”凤轻尘眼中崩发出强烈的杀意。

    容清秋今天真是惹毛了她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