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633戏弄,手术开始了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120期管家婆四不像图生肖兔运程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手术开始了!

    崔浩亭和元希都不是好糊弄的人,凤轻尘也没有糊弄对方的打算,她要信这两人是君子,就算看到什么也不会对外胡说,更不会愚蠢的把她当成妖女。

    凤轻尘半点也不避讳,当着两人的面,打开医药盒,还有嵌在墙面和柜子里的手术设备。

    就好像变魔法一样,只见凤轻尘只是轻轻推动几个盒子,整个手术室就完全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元希和崔浩亭这个时候,终于暂时忘记了紧张,双眼盯着面前奇怪的灯与设备,嘴巴张成o字型,一脸的佩服。

    “别佩服我,这些都是苏文清给我设计的,在这方面他是天才。”凤轻尘在手术台上没有情绪是不错,可并不代表她和会机器一样冷冰冰。

    她会考虑患者的情绪,如果条件允许,她也会尽量和患者逃难,她原本还想要软言安慰崔浩亭几句,现在看来是用不上了,因苏文清这些特别的设计,崔浩亭已经忘了手术的紧张。

    “东陵首富苏文清,没想到他还有这才能。”崔浩亭暗暗佩服,从凤轻尘这些设计可以看出,苏文清精通机关之术。

    “他是一个很出色的男人,只是出身限制了他的发展。”苏文清就算是商人,那也是儒商,他有满腹的学识与才华,可却没有发挥得平台。

    如果这个世界不是那么轻视商人,那么苏文清在东陵绝对是举重轻重的人,可偏偏……

    权贵、世家离不开商人,却又看不起商人。

    “人各有命,他有今天也许就和他的出身有关,世家多废物,名门多纨绔。”谈到出身,崔浩亭是最没有资格发言的,毕竟他的出身,让无数人羡慕。

    “确实,并不是出身名门就一定会幸福,荣华的背后,都有着别人不知的心酸。”但出身名门想要成功,一定会比普通容易千百倍,这世间很多人愿意用那些不为人知的心酸,换荣华富贵和一个可以施展抱负的平台。

    贫寒人的心酸,是世家公子永远不会懂得,出身名门的人永远不会明白,为了抢一个冷硬的馒头,抢得头破血流是怎样的心酸,更不会明白,空有满腹才华,才无人赏识、终生不得志的心酸。

    趁崔浩亭放松时,凤轻尘示意孙思行动作快一点,先给崔浩亭麻醉。

    至于元希?给他一片安眠药,让他在这里睡一觉就好了。

    孙思行早已不是当初的菜鸟,得到了凤轻尘的暗示,拿着注射器就走了过来,酒精擦在皮肤上,把崔浩亭吓了一跳,回头就看到孙思行手上尖尖的东西,崔浩亭压下心慌,尽量开静的道:“这是?”

    “麻醉,让你暂时没有痛觉,这样手术起来更方便。”逢人且说三分话,未可全抛一片,凤轻尘并没有欺骗,只是不想吓到崔浩亭,这么说,崔浩亭比较容易接受。

    “思行,你给崔公子讲解一下稍侯的手术流程,我去给元希先生抽血。”孙思行给崔浩亭打完麻醉后,凤轻尘便开始工作。

    凤轻尘并不需要从元希的骨髓里取造血干细胞,只需要从静脉抽血,利用血细胞分离机,将造血干细胞分离出来就可以。

    凤轻尘的手速很快,而且她摆弄那这些医用器材,完全不需要看中,凭本能的就能做到。

    别人还没有清,她已经将要用的东西捡了出来,放在一个银质的托盘上,朝元希先生走来。

    从手术台下拉出一个凳子,把托盘摆在凳子上,又一旋转,自己坐在另一侧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凤轻尘这小木屋里的东西,真奇怪,可又相当的实用。

    “元希先生你放松,不会痛。”凤轻尘拿着医用棉签沾了药后,就在元希先生胳膊上来回擦拭,好让血管显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不紧张。”元希云淡风轻的道。

    开玩笑,他就是紧张也不会说出来,那多丢脸呀!

    “不紧张就好。”原来君子之风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,凤轻尘眼中带笑,看元希先生盯着她手上的动作眼也不眨,就知道他不像表现出来的那般镇定。

    所以,当凤轻尘准备扎针时,耍了个很低级、但在医院却很有用的招术。

    “元希先生你看……”凤轻尘指着对面,元希正处在紧绷的状态中,凤轻尘这么一说,他根本无法思考,顺着凤轻尘所指看过去,结果……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元希吃痛一声,连忙回头,却见那细长针头已经扎进他的肉里,而凤轻尘又手脚麻利的贴上胶带。

    结果就是,他什么也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,你耍我。”元希先生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一脸无辜:“有吗?没有吧,是元希先生你没听完我的话。”凤轻尘弹了弹透明的管子,看到血顺着管子,流向血袋,凤轻尘语气也柔和了几许。

    “没听完?你后面要说什么?”元希郁闷了,他也知道凤轻尘是为了他好,可他不是觉得丢人嘛。

    一个大男人,居然怯了。

    “我要说的是元希先生你看那里,什么都没有。”摆明了就是戏弄的话,可凤轻尘却说得一本正经,好像是一件极严肃的事情,让元希先生有气没地方撒。

    而凤轻尘说完这话后,也不理会元希先生,起身朝工作台走去,把分离机装好。

    造血干细胞是可以提前提取的,不过凤轻尘觉得没有必要,崔浩亭麻醉起效前有一段空白期,利用这个时间提取造血干细胞,也能让这叔侄二人安心。

    凤轻尘本来想把孙思行招来,告诉他这分离机怎么用,想想还是算了,以后还有机会,没有必要当着元希和崔浩亭的面解说。

    摆弄好仪器,凤轻尘就没事做了,她也不想坐着,便起身靠着工作台而站,身子微微往后仰,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眼神落在元希身侧的血袋上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那认真的样子,好像血袋上有花一样,手术室的人也受她影响,一个个盯着血袋瞧,可看了半天,也看不出那血袋有什么不同?

    就在众人不解时,凤轻尘动了。

    迈着修长的腿,朝元希走去,三人都盯着凤轻尘,想要看清她的动作,结果他们却失望了,凤轻尘并没有做什么惊天动地大动作,她只是把血袋取下来。

    切……看凤轻尘那严肃生硬的样子,害他们以为会很特别的事情发生,结果……白期待了一场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