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625砸了,抬棺材进门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六开彩开奖软件下载现在年轻人怎么创业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夜叶一闹,凤府的下人就去后院找凤轻尘,凤轻尘七赶八赶还是慢了一步,让前院的人听到了外面喧闹的声。

    “轻尘,先回去,这里我会处理。”王锦凌扫了一眼外面的情况,脸色微变,连忙阻止凤轻尘过来,可凤轻尘又怎么会同意,朝王锦凌摇了摇头:“夜少主找的人是我。”

    下人已经告诉了她,夜叶送的是什么,她虽然生气但并不会因此失去理智,夜叶敢送上门她就敢出面收,她没有那么多忌讳。

    “本少主是来给你礼的,当然要找你,凤轻尘本少主亲自登门,送上重礼恭喜你过府,你们凤府的人却把本少主拦在门外,这就是你们凤府的待客之道。”凤轻尘来,夜叶也就不气,一脸倨傲,指了指他带来的礼物,看不出他有生气,只看出他此时很得意。

    确实应该得意,因为夜叶带来的礼物很不一般,正常人不会在今天送。

    夜叶,让人抬了两俱棺材上门,此时由大汉抬着,站在风府台阶下,而这也就是太子的侍卫不让夜叶的“礼物”进凤府的原因。

    没有人,上门送棺材的,这不摆明咒凤轻尘死嘛。

    “夜少主你言重了,不是我凤府没有待客之道,是你的礼物太特别了,我府上的下人也是规则的,不敢乱来了了。”凤轻尘站在王锦凌身侧,朝王锦凌展颜一笑,表示她不在意。

    不就是两俱棺材嘛,她怕什么,这棺材还真能装她不成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凤轻尘你是不呢收本少主送的礼了?”夜叶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,身形一转,对抬棺材的人多:“既然如此,来人呀给本少主砸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住手,不许砸!”凤轻尘不知夜叶这是什么意思,只知道这两俱棺材不能砸,当下大声呵住抬棺材的人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听到夜叶说要砸了这两俱棺材,她的心里突然闷得难受,总感觉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。

    棺材里面有什么?

    凤轻尘盯着两俱棺材,眼也不眨,她可以肯定里面有东西,抬两俱空棺材上门,这种低级的手段,夜叶不会用。

    凤轻尘阻止的很及时,夜叶很给面子,扬手示意抬棺木的人不要乱动,转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凤轻尘,挑衅道:“凤轻尘,你这是要收下本少主的大礼了?”

    两俱棺材,稍微有一点理智的人都不会收,夜叶也就是算准了这一点,才特意把“礼物”装在棺材里,凤轻尘不收,他就可以当着凤轻尘的面,狠狠地把“礼物”给踩烂,甚至喂狗。

    不过不是现在,他在等,等西陵天磊和南陵锦凡把人煽动出来,到时候看到的人越多,越能为他证明,他一片好心,凤轻尘错怪好人,他一时愤怒失礼才会毁了“礼物”。

    “收,为什么不收,夜少主亲自送上门了,我当然要收,不就两俱棺材嘛,夜叶主敢送我凤轻尘就敢收。”凤轻尘越发的怀疑,棺材里面的东西很重要,明知这是夜叶给她挖的陷阱她也跳。

    她赌,赌自己的第六感没有错,就算错她也认了。

    不就是两俱棺材嘛,她收了又如何。

    “轻尘!”王锦凌劝说了一句,凤轻尘摆了摆手:“我有分寸,锦凌,麻烦你进去告诉太子一声,以免冲撞太子殿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得要收?”没有人会在这过府的好日子,摆两俱棺材在府内。

    “收!”凤轻尘语气坚决,完全没有商量的余地,王锦凌没办法,苦笑了一声:“好,我去给太子解释。”

    转身,就往回走,他要去替凤轻尘善后。

    让棺材进门,不仅太子会不高兴,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会不高兴,可凤轻尘说了收,他也只能尽量把不好的影响降低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果然是凤轻尘,有胆识。”夜叶挑了挑眉,有些意外凤轻尘居然这么狂妄,当着这么多达官贵人的面,居然还敢让他把棺材抬进去。

    他小瞧了凤轻尘。

    不过,这也没有关系,只不过换个地方罢了,凤轻尘不知道里面的东西,他便挖个陷阱就能让她跳进去。

    夜叶很有耐心的等,等王锦凌出来,有王锦凌出面,要说服里面那些人,让他抬棺材进凤府,完全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有南陵锦凡和西陵天磊,夜叶相信他可以全身而退,只不过便宜凤轻尘了。

    夜叶高深莫测的一笑,凤轻尘被他笑得心里发毛,越发的不安了起来,更加坚定要把棺材和里面的东西留下来。

    王锦凌进去时,正好听到南陵锦凡用话激太子带众官员出去,太子虽不喜,碍于邦交也不好和南陵锦凡一样口出恶言,只微笑不动。

    王锦凌才不管这些,毫不客气地打断南陵锦凡刻薄的言语:“锦凡皇子有心了,还请锦凡皇子记住自己的身份,这是东陵不是南陵,在我东陵皇城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。”

    不怪王锦凌这么生气,实在是南陵锦凡与夜叶做得太明显,凤轻尘让夜叶把棺材抬进来也是好事,关起门来闹,总比在外面闹起来得好看。

    “大公子回来了?看样子外面的喧闹已经处理好了,倒是小王多事了。”南陵锦凡眼眸微闪,阴冷十足,却不得不收敛自己的脾气。

    “殿下知道自己多事就好。”王锦凌温言软语,说出来的话不像是骂人,反倒像是陈述事实,让人无从反驳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西陵天磊知道南陵锦凡忌惮王锦凌王家大家主的身份,连忙插话:“大公子,锦凡皇子也是担心凤轻尘了,既然没事了,我们就继续喝酒。”

    西陵天磊相信,依夜叶的本事,和那份“重礼”的份量,绝对能打垮凤轻尘,所以他并不在着急。

    王锦凌这么快就折回,说不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,果然……

    没有让西陵天磊失望,王锦凌说出了夜叶的礼物,又说夜叶执意要将礼物抬进来,随即又向太子请罪,请太子原谅夜少主年幼无知,如有冲撞还请太子恕罪。

    噗……南陵锦凡差点没有气得吐血。

    王锦凌这是睁眼说瞎话,夜叶不可能非要把两俱棺材抬进来不可,明明是凤轻尘胆大包天,王锦凌居然把罪名全部推到夜叶头上,真狠。

    可偏偏,没有人会相信王锦凌说的是假话,毕竟夜叶抬两俱棺材上门,本身就是无知加失礼的表现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