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644慌乱,宫里来人了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121期四不像中特图幸运赛车开奖号码公告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九皇叔去了一趟凤府,就替皇上揪出一个有二心的臣子,皇上当然不会再怪罪九皇叔私自越狱一事。

    毕竟,九皇叔越狱也算是为他办事,替他找出一个潜在威胁,他还要责罚,就太不近人情了。

    九皇叔提起这事,当然也是为了给皇上一个交待,九皇叔相信,这笔交易皇上赚了。

    皇上绝口不提越狱之事,只玩味的看着九皇叔,看着这个和自己儿子年纪一样大,却无比沉稳的男子。

    “九弟,你为什么要提醒朕?”按理,九皇叔应该联络卢家,与卢家合作,拉下他才是。

    这才符合政治斗争,符合他们彼此的立场。

    九皇叔此举,让皇上有些不解,为了凤轻尘?

    不可能,他们东陵家的男人,就不可能会为了一个女人,做出有损自己利益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九皇叔抬眸,与皇上视线相对:“皇兄,臣弟始终叫你一句皇兄,你也始终是我的皇兄,我们东陵皇室中的人怎么斗,那是我们的家事,是我们兄弟之间的事情,卢家一个外人,胆敢算计我东陵皇室中人,罪该万死!”

    九皇叔话中的维护之意如此明显,皇上怎么可能不知道,这一刻,哪怕心硬如血,皇上也忍不住动容。

    没错,他们东陵家的人怎么斗是他们家的事,外人休想动到他们头上来,胆敢把主意打到他这个天子头上,卢家罪该万死。

    朕动不了根深枝茂的王家,还动不了你一个山东旺族嘛!

    皇上已动了灭卢家九族的心思,九皇叔淡淡地看了皇上一眼,将手口冰冷的茶水喝掉。

    一个卢家,足够让凤轻尘消火了,至于其他的,再谋划吧!

    因为卢家的事,东陵这一对最尊贵的兄弟二人,难得相处融洽,皇上不再咄咄逼人,九皇叔亦没有针锋相对,可这样的画面是短暂的,天一亮,一切便桥归桥,路归路。

    皇上从宗人府大牢离去,赶回皇宫上早朝;九皇叔依旧呆在宗人府大牢,暂时没有自由,昨天的一切,就好像不曾发生过一般。

    冬日最好眠,凤轻尘累了一天,倒床就睡了,日上三竿还不见起来,丫鬟们知道凤轻尘的习惯,不敢上前打扰,可元希先生不一样。

    昨天一场手术,元希先生可谓是提心吊胆,睁眼醒来发现自己在房间,当下就了从床上跳了起来,问清下人崔浩亭在哪,便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拼头散发的样子,哪里还有半点名满天下的大琴师风范,当然……能看到这一幕的人并不多,凤府的下人嘴巴都很紧,不用担心会传出去,丢了大师的面子。

    元希先生一冲到病房,就对崔浩亭一阵乱摸,却定崔浩亭气息正常、面色不错,当下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活着就好,活着就好。”一向洒脱的元希先生,红着双眼,感慨万千。

    孙思行被元希先生吓了一跳,看元希先生对崔浩亭又是摸又是捏,立马上前劝说,并解释了一番,崔浩亭为什么还没有醒来的原因。

    元希先生连连点头,很是配合,孙思行见状,委婉地提醒元希先生,让他回去整理一下仪容,这样很难看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把元希先生打发走了,孙思行松了口气,哪知……一刻钟后,元希先生又回来了,这一次他收拾妥当了,孙思行也没有理由打发他,他知道崔浩亭这个时候不能乱碰,他便在崔浩亭的病房走来走去,不停的问:“怎么还没醒?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会醒过来?”

    “浩亭不会再有事了吧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元希先生这焦急不安的样子,哪里还有崔家公子、一代大师的气度,这就是一个普通人,一个担心亲人的普通家属,和昨天的从容相比,真是一个天一个地。

    孙思行一直很敬重元希先生,可随着元希先生左一句“什么时候醒?”又一句“怎么还不醒?”,终于把孙思行给弄毛了。

    他正在观察崔浩亭的恢复情况,记录他的心跳、体温,被元希这么一打扰,什么事都做不了,孙思行一怒,难得发火,一脚把元希先生给踹了出来:“去问我师父。”

    有事找师父,这是凤轻尘说的,孙思行贯彻的相当彻底。

    元希先生被孙思行无礼的赶了出来,半点也不恼火,反倒一拍脑袋:“我真是笨,这事当然要问凤轻尘了,问孙思行这个笨徒弟有什么用,白白浪费了我一上午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元希先生以病人家属的身份,直闯凤轻尘的院子,丫鬟们连忙上前拦住,可元希先生是什么人?

    崔家金贵的爷,名满天下的大琴师,一个眼神扫过去,就把丫鬟乖乖的逼退了,再有丫鬟嚷着,这于礼不和,元希先生更是不耐烦,一句话就把丫鬟给噎死了:“有什么于礼不合的,要破坏了凤轻尘闺誉,我娶她就是,怎么,我还配不上你们家秀?”

    呃……丫鬟无言以对,崔家的爷,娶公主都可以了,怎么可能配不上她们家姑娘,再说了,凤轻尘还有闺誉这种东西嘛。

    “嘭……”元希先生充分展示他豪迈的一面,一脚将凤轻尘的门给踹开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元希先生还是很有前朝狂生的风范,肆意张狂。

    嗷呜……暗卫连忙伸手,挡住自己的眼睛,默念:“我没看到,我没看到,我什么都没有看到。”

    这个情况,他们出手又不是,不出手又不是。出手嘛,凤轻尘又没有危险的,他们这一动,反倒会把他们自己给暴露了;不出手吗?事后主子要是知道,估计会抽死他们。

    好在元希先生还算知礼,踹了门后并没有闯进去,而是后退数步,秉持非礼勿视的君子风度,只朝屋内大喊:“凤轻尘,你给我起来。”

    暗卫松了口气,这样的话,主子知道了也不会怪罪他们。

    啊……屋内,凤轻尘暴躁地叫了一句,刚睡醒的脸上,还带着怒气:“哪个混蛋吵我睡觉。”

    凤府的人都知道,凤轻尘手术时和睡觉时,都不能了打扰她,除非天塌下。

    “姑娘,是元希先生。”夏挽和冬晴小跑步走了进去:“姑娘,我们没有拦住元希先生,还请姑娘责罚。”

    元希?凤轻尘明白为什么了,掀开被子,凤轻尘坐了起来:“呼…算了,服侍我起床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揉了揉太阳穴,没睡饱,她头痛,可现在既然醒了,她也不能再睡了,崔浩亭的情况,她还得去看一看,作为病人家属,元希先生此举也不算什么,只不过是关心则乱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两个丫鬟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元希先生在外面等得万分焦急,无数次抱怨女人就是麻烦,起个床都要折腾死人,慢腾腾的,急死人了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等到凤轻尘出来,元希先生顾不得凤轻尘的脸上的怒意,上前就问:“凤轻尘,浩亭是不是没有问题了,他怎么还没有醒?他什么时候能醒?他醒了后是不是就好了,可以和常人一样,再也不会发病了?凤轻尘……”

    一连串的问题,从元希先生的嘴里问出来,又快又急,完全不见半点大师的风度。

    凤轻尘脚步一顿,上下打量了元希先生一眼,这个身体里面,不会也换了一个灵魂吧,昨天还冷静淡定,今天怎么就这样了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元希先生吗?”凤轻尘怀疑的问道,不过想想也能理解,元希看得开自己的生死,可并不是他能看开崔浩亭的生死。

    呃……元希被凤轻尘看得不好意思,察觉到自己失态了,连忙正色道:“咳咳,我当然是元希先生了,凤轻尘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总算语速正常了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元希先生没有错。”凤轻尘一本正经的道,元希先生听得脸都黑了,这凤轻尘跟谁学的,损人都不带脏字,还真是……让人无法可说。

    “元希先生你放心,手术很成功,成功没有大碍,等麻醉过后,崔公子就会醒来了。至于你问的其他人问题,对不起,我现在还不能回答你,要等崔公子醒来后,检查后我才能确定。”

    只要不排斥,崔浩亭就不会有问题,至于会不会复发,这不是她能回答的问题,她要能管得了别人生不生病,她就不是医生是神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快去看呀。”元希先生连忙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崔公子这个时候还没有醒,我去看也没有用,元希先生还没有用膳吧,我们用过午膳再去。”凤轻尘不用想也知道,元希肯定是一起床,就跑去看崔浩亭了。

    这元希先生还真疼他侄子,崔浩亭也算幸福的了,她原本还觉得崔浩亭做这么大手术,家里一个长辈都不来,还为他心酸,现在倒觉得没什么,那些不是真心关心他的人,来了也是添乱……

    “这个时候,你还有心情用膳,凤轻尘你……”

    元希先生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急匆匆的佟珏给打断了:“秀,宫里来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给力吧,给力吧,觉得阿彩给力,妞们就把手中的月票投一投吧!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