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631凤轻尘不哭,老天爷替她哭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新闻事件简笔画2018年彩图123历史图厍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凤轻尘到底是什么怪胎,这恢复力也太强了。

    面对这样的凤轻尘,崔浩亭和元希已经不知道要说什么,他们准备了一肚子的话,想要好好安慰凤轻尘,结果……

    他们发现自己想太多了,凤轻尘根本不需要他们安慰,凤轻尘把所有人都赶走,惊天动地哭一场后,她就收拾好了自己的心情,重新出发……

    直到崔浩亭把凤轻尘送出去,元希先生才反应过来,指着素白的身影:“凤轻尘她真没事?她明天能正常为你治病?”

    “看她的样子应该是没事了,凤轻尘是个聪明人,她不会乱来,要不然她昨天也不会放夜叶走。”崔浩亭自认自己还算了解凤轻尘,凤轻尘不会拿他和自己的命开玩笑。

    只是,凤轻尘比他想象中更坚强,他还以为至少要几天,凤轻尘才能恢复过来,没想到只是一个晚上的时间,凤轻尘就恢复了。

    这个女子真得很可怕,夜叶的愚蠢,给夜城带来了一个大麻烦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就恢复过来了?”元希先生手颤抖,要让外人看到,定会惊讶,这哪里还是名满天下的大琴师,这明明就是一个半中风的病人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真不是人,如果不是昨天我也在场,我都怀疑昨天发生的事情,到底是不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的悲伤、愤怒骗不了,可同样她今天的平静也骗不了,元希自问,他因那个人的死,自我放逐十几年是不是错了,他好像连一个小女孩都比不上。

    凤轻尘一个刚及笄的小女孩,都能从悲伤中走出来,为什么他不能?

    “凤将军的女儿,又怎么可能是弱者,别忘了,凤将军从一个小兵做到大将军,只用了五年时间,流着凤将军血脉的凤轻尘,又怎么会轻易像命运低头。”不像命运低头,越挫越勇的人,才能走得更远。

    无疑凤轻尘就是这样的人,也许崔家应该重视凤轻尘,不能再把她当成一个只会医术的女子,他可以肯定,只要凤轻尘不死,他日定能在九洲大陆大放异常。

    元希先生这个时候只知道点头了,崔浩亭看元希先生还在那里发呆,懒得理会他,明天就要手术了,他要调适一下自己的心情。

    说不紧张,那是骗人的,可再紧张也要面对不是,明天,他会期待,期待凤轻尘的表现,期待凤轻尘的双手改写他的命运。

    好半晌,元希先生才回地神,默默地收回神线,喃喃的道:“这样的女子真得很适合做崔家妇,她在崔家一定能活下来,可惜……这事被我搞砸了。她连云家的求亲都拒绝了,又怎么会踏入犹如龙潭虎穴的崔家呢。”

    唉,真可惜呀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和崔浩亭说定了明天手术的事,便让佟珏和佟瑶准备好礼物,她要去昨天来的那些大人府上请罪。

    太子府、肃亲王府、宁国公府这三家必须去,另外那些人就看时间,她今天能走几家便是几家。

    她凤轻尘要告诉夜叶,告诉那些在背后等着看好戏的人,她凤轻尘不是纸糊的娃娃,想要击垮她,没有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“秀,你的身体?”礼物早就准备好了,可她们真得很担心凤轻尘吃不消,毕竟昨天才遭了一场大罪。

    “我的身体好得很,去准备就行了。”凤轻尘也不知道为什么,吹了一下午的寒风,又因悲伤过度而晕过去,按理她应该病得爬不起来,可她一觉醒来,她却没有半分不适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佟珏不敢多言,立马让人准备马车,并把送给各府的礼物搬上车。

    凤轻尘的确恢复过来了,可仔细看会发现她比之前更加得强势,也更加得威严,那漆黑的眸子,让人望而生畏。

    也许是知道主子心情不好,凤府的下人效率很高,两刻钟不到就准备好了。

    “佟珏、佟瑶你们留下,春绘、秋画,你们两个跟我出去。”凤轻尘不在,佟珏和佟瑶可以算是凤府的半个主人。

    主仆三人皆一身素白,朝府外走去,刚走到门口,就发现天空突然飘起鹅毛般的大雪。

    “咦,好好的天气怎么下雪了,秀你稍等一下,奴婢去取一把伞来。”这雪落在身上,也寒人。

    凤轻尘点了点头,她今天穿得衣服不防雪,她不想把自己冻病,更何况顶着一身雪上门,可是极失礼的事。

    伞来了,春绘与秋画一左一右给凤轻尘打伞,不让穴落在她身上,主仆三人上了马车,马车朝太子府走去。

    太子听到下人来报,凤轻尘亲自来上门请罪,惊得太子把手中的茶杯给砸了:“凤轻尘这么快就能出门?”

    这凤轻尘属蟑螂的嘛,这才一天的功夫。

    幸亏,幸亏他没有把消息透到九皇叔那里去,不然九皇叔定要说他大惊小怪了,太子连忙让人请凤轻尘进来。

    和崔浩亭一样,太子也被凤轻尘如常的样子给惊到,心中暗自佩服凤将军的女儿果然不一般,太子本想留凤轻尘用饭,听凤轻尘说还要去肃亲王府,便不再勉强。

    凤轻尘一家一家的走着,丝毫不管对方眼中的震惊与疑惑,会去凤府的人,大部分都是和九皇叔、王锦凌交好的人家,这些人虽然想要表现一下自己的同情心,可看凤轻尘完全不接受,都乖觉的不提昨天的事。

    当然这其中也不缺往凤轻尘伤口上撒盐的人,只不过,每当对方说起凤父凤母的事情,凤轻尘就笑着转移话题,实在不行就任对方说,即不接话也不反驳,双眼放空摆明不听。

    马车上的礼物越来越少了,天却没有黑的迹象,不是还早,而是雪太大,不过一天的时间,大雪就覆盖了皇城,照得黑夜如同白昼,刺眼的紧。

    凤轻尘从一位姓钱的大人家走出来,紧绷的身子终于在这一刻放松了。

    总算走完了,凤轻尘一上马车,就示意车夫赶紧回去,半靠在车厢上,揉了揉眉心,凤轻尘累得不想说话。

    走门串户是个力气活。

    春绘秋画乖觉,知道凤轻尘累了,便替凤轻尘按柔了起来,只是凤轻尘身上的肌肉太僵硬了,两位姑娘按了半天,也不见凤轻尘有放松,十个手指都快酸得没有力气,又不敢说,只得咬牙死撑。

    “好了,别按了。”凤轻尘也知道,她的身体无法放松下来,不然她也不会这么累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,姑娘,我们不累。”两个丫鬟笑得极甜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能为姑娘做一事,怎么可能因为累就放弃。

    “嗯,累了就收手。”凤轻尘也不勉强,她也的确是累了,这两个丫鬟这么按揉两下,她也能舒服一点。

    趁这个空档,凤轻尘闭上眼睛开始想明天手术的事情,至于其他的事情,只能暂时放在脑后。

    明天的手术对她来说很重要,出不得半点差池,崔浩亭要是死了,别说找夜叶报仇,凤府保不保得住还是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其实,保险起见她应该取消明天的手术,她虽然看上去和平时没有两样,可她的状态并不好。

    只是,她不能取消,因为她没有时间了,明天不给崔浩亭对手术,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还有空,接下来的日子她会很忙。

    首先,她要挑一个好日子,安葬她的父母,让她的父母入土为安,其次了;她要查当年发生的事情,最后她还要去一趟玄霄宫,弄清她母亲的身份。

    是的,就在今天,凤轻尘决定去玄霄宫,属于她的责任,她不应该逃避,不应该推给九皇叔,哪怕再不也愿意也要面对,不然就会发生和昨天一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夜叶把“真相”甩到她脸上!

    想到九皇叔,凤轻尘的身子终于稍稍放松了几许,同时亦有着淡淡的遗憾,要是昨天九皇叔在就好了,他一定不会那么轻易的放过夜叶。

    不过没有关系,夜叶是夜城的少主,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,夜叶既然把她父母牵扯到他们之间的恩怨中来,就别怪她把账往整个夜城头上算,夜城有一个这么不着调的少主,算夜城的百姓倒霉。

    凤轻尘沉浸在自己思绪里,没发现春绘和秋画两个丫鬟皱成一团的脸,只享受着她们的按揉,借此减缓身上的疲劳。

    好在,这一条路不算长,不多时凤府就到了,春绘和秋画同了一口,扶着凤轻尘下马。

    一打开车帘才发现,这压在居然还在下,而且有越下越大的趋势,凤府都被大雪给包住了,凤府门口的两棵树,也被大雪给压弯。

    “怎么这么大的雪,这都一天了,再这么下去,房子都得被雪给压垮。”春绘抱怨了一声。

    一下马车,发现小腿全部没入雪堆里,这雪……也下得太猛了。

    “瑞雪兆丰年,这是好兆头。”秋绘给凤轻尘披上披风,柔声的道。

    凤轻尘对此不感兴趣,一场雪罢了,冬日哪有不下雪的,可却不知……

    这一场雪对东陵来说是一场灾难,从凤轻尘出门那一刻起,这场雪足足下了十天,不曾停歇。

    东陵半数以上的城池都遭了雪灾,无数百姓流离失所,因这场雪灾而百姓足足有三十万。

    事后,有人说:这是老天爷看不过去了,凤轻尘不哭,老天爷替她哭!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