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657送,本王很不高兴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幸运分分彩计划手机版2018六开彩开奖结果四不像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是夜,凤轻尘和孙思行清点好明天要用的药,便各回各房准备早点睡觉,养足精神好应对明天的义诊。

    凤轻尘打了个哈欠,把佟珏和佟瑶打发下去后,便自己提着灯笼往院子里走。

    有崔浩亭在,她府上很安全,可她忘了,安全是不让外人进来,而防不了原本就在凤府的人,没走两步她就看到一人影站在暗处。

    “谁?”凤轻尘提着灯往前探了探,正考虑要不要呼叫护卫时,黑影走了出来: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?你怎么在这?”凤轻尘看到来人,也将戒备放了下来,王锦凌说的没有错,这个人是不会伤害她的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暄少奇应了一声,有些不自在的咳了一声:“我看你一直没有回去,出来看看,夜深了,你一个女孩子不安全,我送你回去。”怕凤轻尘不同意,暄少奇又飞快的补了一句:“你放心,在你不同意嫁给我之前,我不会勉强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,暄少奇默默退到一边,与凤轻尘保持三步以上的距离,借此证明自己只是想要送凤轻尘,而没有别的意思。

    见凤轻尘还不走,暄少奇又出口提醒:“走吧,我只想送你回院子,没有别的意思,你要是介意,我可以再站远一点。”

    话落,又后退三两步,将两人的距离拉得开开的,黑暗中,一双眸子亮晶晶的,一脸期待的看着凤轻尘。

    这个样子,凤轻尘还真不知要如何拒绝,再说她也不想浪费时间和暄少奇争辩,这个孩子太固执了。

    “多谢少宫主了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提着灯笼往前走,刚开始还会注意,可发现身后的暄少奇一直与她保持五步以上的距离,根本没有靠近意思时。

    暄少奇真的只是想要送她回去。

    凤轻尘心里沉甸甸的,身后了的暄少奇才让他有莫大的压力,凤轻尘叹了口气,如常的往前走,到了院门口,凤轻尘停下脚步,朝暄少奇福了身,把灯笼递给他:“我到了,多谢少宫主,这灯笼少宫主你拿着。”

    虽说,这涯得天刺白,不用灯笼也看得清,可提着一盏小灯,总会方便一些,这算是她对暄少奇护送的感谢。

    暄少奇愣了一下,随即接了过来:“快进去,天晚了,你明天还要忙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就站在院门口,直到凤轻尘走进屋内,暄少奇才收回视,默默地转头,朝自己的院子走去。

    他让属下收集了凤轻尘的消息,看到那些情报,他无比痛恨自己,为什么不早一点出现。

    凤轻尘这一年来几乎是皇城的名人,她的消息很好打听,前十五年基本平淡无奇,但好在衣食无忧,凤轻尘的磨难是从她和洛王的婚礼开始。

    薄薄的几张纸,写上凤轻尘这几年发生的点点滴滴,看着那轻描淡写的:婚前失贞,婚礼取消,苟且而活,为世人所不容。

    他真的为凤轻尘感到心疼,他恨自己来得太晚了,要是他早一点出现,沫姨的宝贝就不用受这样的苦,不用忍受世人异样的眼神。

    简单的一张纸,写着凤轻尘如何在流言肆起、四面楚歌的情况下求生,透过那张薄薄的纸,他能看到凤轻尘当初活得有多么辛苦。

    四周的人都叫她去死,只有死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,周围没有人看得起她,她却抬头挺胸,一路披荆斩棘,坚强的活了下来,这份坚强让他心疼。

    死很容易,活下来却很辛苦,因为活下来,要面对更多。

    跪在城门口,被人扔鸡蛋,进血衣卫大牢。

    这随便一项,都不是一个普通女子能承受的,可她不仅全部经历了,还坚强的度过了难关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年,发生在凤轻尘身上的事情,暄少奇的双眼忍不住湿润了。

    他有多久没有留泪了?自从沫姨走后,他就再也没有流过泪,因为不会再有人,像娘和沫姨一样,他抱在怀里轻哄。

    凤轻尘,沫姨的宝贝,就是我暄少奇的宝贝,我会尽最大的力,让你幸福。

    暄少奇提着凤轻尘给的灯笼,深一脚、浅一脚的踩在雪地里,往外走,而他不知,他发誓要保护的宝贝,此时正在房内被人审问。

    凤轻尘一推开门,就发现房内有一股熟悉的暗香浮动,凤轻尘眼角带笑,转身关上门,朝屏封后走去。

    果然看到那个熟悉的人,凤轻尘压下心中的喜欢,问道:“九皇叔,真是你?你怎么又出来了?”

    凤轻尘这绝对是关心九皇叔,可九皇叔听在耳朵里,却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,凤轻尘让九皇叔脸上的表情,难看了三分。

    “怎么?本王来太早了,打扰到你了?”别以为他没出门,就不知道暄少奇送她回来的事。

    哼……未婚夫很了不起嘛,未婚夫就可以正大明来内院,送凤轻尘回房。

    “啊?”凤轻尘一脸茫然,九皇叔这话是什么意思,她没有听懂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九皇叔也没那份闲心,给凤轻尘解释,哼了一声,高傲的抬头,一句话都不说。

    九皇叔背对着光而坐,沉着脸,整个人显得更阴郁了,凤轻尘更搞不明白这是怎么了,她有听九皇叔话,按兵不动。

    别说皇上、皇后了,就是山东卢家,她连消息都没有派人去查。

    凤轻尘摇了摇头,谁说女人的心思难猜,依她看男人的心思更难猜,而九皇叔的心思,你最好别猜,会把自己纠结死。

    九皇叔不说,凤轻尘也就不问,本想解开身上的披风,可不知怎么的,发现这室内的温度比室外还要低,而且越来越冷了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哆嗦了一下,连忙把披风拉紧,悄悄地拉开自己与九皇叔的距离。

    她不是怕,她是冷,为了不把自己冷死,她还是乖乖地问一句:“九皇叔,你没事吧?皇上为难你了?”

    凤轻尘可没有忘记,前两天九皇叔才越了一次狱,她真的担心九皇叔出事。

    毕竟,九皇叔是被皇上光明正大的关在大牢里,要是被皇上查出他越狱,那可是杀头的大罪。

    “过来。”九皇叔没有回答凤轻尘的话,而是朝她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凤轻尘犹豫了一下,可看九皇叔一脸不高兴,不敢再多想,连忙走到九皇叔身边,狗腿地看着九皇叔,希望九皇叔给她解惑,他到底在气什么。

    可不想,九皇叔二话不说,一伸手就把人搂在怀里,头埋在凤轻尘的颈脖间,温热的气息,让凤轻尘有一种眩晕的感觉,当她察觉到九皇叔要做什么,连忙伸手推开九皇叔……

    “不要!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