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642洁癖,暗卫很忙很苦逼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百胜彩票可靠网站欢迎您74期金牌会员版出特表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九皇叔不是凤轻尘,他不会因凤将军和凤夫人的死因,失了该有的理智和冷静,做出不明智的判断。

    一张薄薄的纸,凤轻尘只能看到三成,他却能看到七成以上,他不允许自己的判断,被感情影响。

    再说,这种事也只有当局者才会迷,他只会为凤轻尘担心,为凤将军和凤夫人的死惋惜,再多……

    请恕他心冷。

    他自己爹娘死了,他都不知道有什么好悲的,这世间谁人能不死,死了便死了,再伤心悲愤,也不能让人活过来。

    九皇叔连夜赶来,就是怕凤轻尘感觉用事、鲁莽行事,着了别人道,皇宫里出来的孩子,每一个人的心思都是七绕八绕的,看着对你好,实则就在里面埋了一把刀。

    不是他不相信凤轻尘,而是这个时候的凤轻尘最脆弱,也最好利用,见凤轻尘冷静下来,九皇叔核算一下时间,便开口道:“凤轻尘,我们合计一下,接下来要做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今夜哄凤轻尘的话,已超出了他的极限,他是再也说不出这种拈酸吃醋的话了,他脸皮薄。

    九皇叔解开身上的披风,准备坐下来和凤轻尘好好谈一谈,正事要紧了,他现在出来一趟不容易,不能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可谁来告诉他,他的衣服是怎么一回事?

    “凤轻尘,你可以解释一下吗?”九皇叔看着自己胸前那一片污渍,俊脸无法控制的扭曲了起来。

    鼻涕、眼泪……糊了他一身。

    好脏!

    九皇叔感觉自己的头发在发麻。

    他真得很厌恶这种感觉,很脏,很脏!

    九皇叔僵在当场,看着自己胸前,一脸嫌恶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一副做了坏事被抓包的样五,一脸心虚,连连后退,不多时,屋内传来一道尖叫声。

    暗卫掏了掏耳朵,继续猫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不是笨蛋,九皇叔把怀疑和发现和凤轻尘一一说明后,凤轻尘就明白了,当下表明会乖乖听话,绝不乱动,更不会傻傻地去找皇帝夫妇报仇。

    待天晴,她会挑个风水宝地,选个好日子,把她父母安葬,然后……去玄霄宫,她也想知道,她母亲到底是什么人,据说她了母亲当初也是“贱民”。

    知道凤轻尘都打算好了,九皇叔也不再多言,不过离去前,丢下了一句话:“那些**,本王已让人取走了,你不用再操心了。”

    这种危险的武器,还是留在自己手上好一点,万一凤轻尘抽风,去炸皇宫可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的就是他的,九皇叔取得心安理得。

    怎么可以这样!

    凤轻尘一脸不愤,可不等她开口,九皇叔就一个冷眼扫了过来。

    恃宠而骄要不得,凤轻尘不会以为,他没脾气了吧!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果真不敢再说,默默地站在原地,目送九皇叔离去,看着九皇叔的身影,消失在雪地里,久久不动……

    这个男人,为她做到了极致,她要再不知足,就真得太贪心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轻轻地擦掉脸上的泪。

    爹,你看到没有,你没来得及替我挑一个天下最好的男人,我自己找到了。他不一定是天下最好的男人,但一定是最适合我凤轻尘的男人!

    凤轻尘关上书房的门,往回走,将那几发黄纸给烧掉了。

    九皇叔说得没有错,真相,不是几张纸可写出来的,有些东西自己心里明白就行,这纸不用再留下来,留下来也是一个祸害。

    了了一装心事,又因九皇叔的到来,凤轻尘心中的压抑与愤世的情绪,消散了不少,来到灵堂,对着凤父凤母的尸体,默默地发呆,好半晌才说了一句:“爹,你用命保卫这个国家,保卫这个国家的百姓,你肯定不希望我为了给你报仇,毁了这个国家,让这个国家的百姓流离失所。

    爹娘,你们放心,我一定不会让你们白白枉死,当年欠你们的人,我一定会替你们讨回来,这是为人女儿的我,唯一能替你们做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凤轻尘便往自己的房间走。

    明天,又是展新的一天,而这一次凤轻尘心中的阴郁也真正的消散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九皇叔一出凤府,就看到暗卫捧了一件干净的外衣,在门口等他,九皇叔点了点头,换上干净的衣服。

    暗卫心中窃喜,总算做了一件让主子高兴的事情,这下主子不会把他们拉回去重新训练吧。

    可不想,九皇叔下一句话,让暗卫有一种瞬间跌入地狱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不顾主子的安危,擅自离开,训练加两倍;知情不报,不懂为主子为分忧,再加两倍,自己回去领罚。”

    丢下这一句,九皇叔便消失在雪地里,朝宗人府大牢赶去,没有意外,那里还一场大仗在等他……

    暗卫默默地站原地,目送九皇叔离去,大片大片的穴落在他身上,他却一点感觉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做凤姑娘的暗卫真心苦呀!

    守着不走,那叫不为主子分忧;离开,那又是不顾主子的安危。

    呜呜呜,他们要怎么做才是对的?

    如果可以,暗卫真想抓着九皇叔的胳膊拼命的摇:“你告诉我,你告诉我,我们要怎么做你才满意。”

    其他几个暗卫,见他们的头半天没有回来,颇为担心,交换了一个眼神,留下两人继续保护凤轻尘,另两人寻人去了。

    没走多远,就看到快成雪人的头,两人心中一骇,暗道头这是遇到什么高手了,把他们头打死了,还能让他们头不倒。

    可……当两人离“雪人”还有十步远时,雪人动了。

    啪啦啪啦……雪人甩掉身上的穴,转身,用冰冷的眸子,看着来找他的两个暗卫,不顾对方眼中的惊恐,冷冷的下令道:“不顾主子的安危,擅离职守,训练翻倍!”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两个暗卫眼一翻,险些晕倒过去。

    他们终于明白,他们的头,为嘛会变成雪人了。

    这是马屁拍在马腿上了,而他们……

    很不幸,没有学乖。

    两暗卫站在原地,连穴沾了一身都不知。

    凤姑娘的暗卫不好当呀!

    然后,很多年后,这一批暗卫,看着那些个新人,拍了拍他们的肩膀,意味深长的道:做小公主的暗卫对你们来说,是人生最大的幸运!亦是最大的不幸!

    当然,后半句话他们是不会说的……

    暗卫这种活,做得好了那就是主子的心腹,做不好那就得回炉重造。

    先不说暗卫有多么苦逼,九皇叔冒着寒霜而来,被凤轻尘拳打脚踢一阵后,又顶着寒风而去,刚踏入宗人府大牢,就发现气氛不对。

    九皇叔不以为意,唇角微微一动,动作依旧,从容的朝大牢里走去,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他这是回家呢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