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647造势,做了好事一定要记下来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丹东先锋快报马会历史开奖号码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把药交给孙思行后,凤轻尘没有再回病房,而是回到自己的院子,把佟珏和佟瑶唤来。

    “佟珏,佟瑶,这几天大雪一直没有停,是不是有很多百姓都受大雪影响,这段时间生病的人有没有增加?”

    “秀,有的,每一年大雪,都会很多百姓生病、冻死,今天的雪特别大,这几天虽然小一些,可雪一直没有停,好几处都发生房屋被雪给压垮的事,死了不少人,官府的安置堂挤满了人,冻病的人也直线上升。”

    这事,不用查佟珏和佟瑶也知道,因为大雪一事,有不少官员因失职被撸了官职……

    灾难对官员来说是考验也是机会。

    每一次发生天灾,都会有不少官员因玩忽职守而下马,也有不少官员,抓住机会表现突出,从此平步青云。

    你说面对天灾时,就没有真心为民谋利的官员?

    有,当然有,如果不为民请命、不为民谋利,如何有政绩?如何升官?

    在你没当官前,你也许还有满腔热情,想要做一个清官、好官,可真正到了官场,你会发现,你要做的就是往上爬,你不往上爬,就会被人踩下云,那时候,你什么抱负都无法施展。

    想要为百姓做事,就得要有足够大的权利,你的官做得越大,能为百姓做得越多,而想要做大官,就要抓住每一个机会往上爬。

    而天灾,无疑是一次极好升职机会,抓住了,你不仅得到为民请愿的好官名声,还能步步高升,而凤轻尘……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很无耻,可她还是想要利用这一次天灾。

    “佟珏,佟瑶,你说,我去城外义诊如何?”凤轻尘承认自己的动机不单纯,可……她也算是为百姓出了一分力。

    如果她是官员的话,她也要做那种,做出政绩往上爬的官员,虽动机不纯,可最终得益的也是百姓。

    “义诊?秀,这个当然好,只是义诊很辛苦,而且秀你这么忙,哪里有空。”佟珏和佟瑶当然高兴他们家秀此举,可是……

    问题来了,义诊一氮了,就不能半途而废。

    “这么大的雪,我还能有什么事要做,我现在要做的就是把我父母好好安葬,可雪不停,就办不了。在雪没有停之前,义诊的时间还是有的,就当……是我为我父母祈福。”她现在被人盯着,一举一动都要小心,与其提心吊胆的谋划,不如把自己的一举一动放大,放到阳光下,任人打量。

    “秀,如果是为老爷和夫人祈福,我们不仅要开义诊,还要施粥才行,只是现在粮食这么贵,我们府上的粮食也刚好够用,根本就拿不出多余的粮出来行善。”做善事是好事,可前提是量力而行。

    自己要饿死了,还去帮别人,那不是行善,那是犯傻,凤轻尘不认为自己有这么高尚。

    “粮食不用担心,这个我去想办法,佟珏、佟瑶你们去打听一下,外面的情况有多严重,这样我才能决定要如何做。”苏文清那里绝对不会缺粮,她去找苏文清商量商量,如果这个时候,苏文清出来和她一起行善,那么……

    这件事对九皇叔极其有利,别忘了,她和苏文清都是九皇叔的人。

    “是,秀。”佟珏和佟瑶不知凤轻尘的打算,只知她想要行善,便不再劝说,立马去打听皇城受灾的情况。

    凤轻尘也没有闲着,让人送了个帖子,让苏文清上门,她有事相商,至于为什么是让苏文清来,而不是她直接去找苏文清呢?

    这个还用说嘛,这么大的雪,她跑出去干嘛,再说她现在也算重孝在身,少出门惹人嫌的好。

    施不施粥,要看苏文清手上有多少粮,不过义诊却是一定可以实行的,凤轻尘来到小木屋,启动智能包,把可能用得上的药,都取了出来,有多少取多少。

    凤轻尘半点也不心疼,这些药取光了,她到时候兑换回来就是,她义诊救人,医德系统要是不给她涨医德,她就把这破智能包给砸了。

    还智能呢,太不人性化了。

    摆了满满一屋子的药,凤轻尘又一一贴上标签,方便取用,待做完这一切,凤轻尘已经一身大汗了,本想回去沐浴,却听到春绘来报:“姑娘,苏公子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快?走吧。”凤轻尘还以为苏文清最快也要明天才到,却不知因为大砚路,苏文清的生意也没法做了,他最近闲在家里,天天对着玄霄宫的情报,眼睛都快花了,听到凤轻尘请他,苏文清二话不说,把那些情报一丢,套马车就往凤轻尘的府上跑。

    他这是不是偷懒,他这是有正事要办!

    凤轻尘和苏文清什么交情?仅次于蓝九卿,凤轻尘半点也不客气,当下就把自己的计划说了一遍,当然……

    她要做的并不是在皇城,而是在东陵所有受灾的地方,都施粥、义诊。

    要收买民心,这动作当然要做大一点,虽说这样做会惹来皇上的不满,可此时也顾不得这些,要顾皇上满不满意,他们就别想救九皇叔了。

    再说,这也算是利国利民的好事,皇上再不满,表面上也不会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这个想法好,只是……我们怎样才能把这件事和九皇叔牵扯上呢?”打得是凤家和苏家的牌子,用得是为凤轻尘父母祈福的幌子,不知情的百姓,又怎么会把这事和九皇叔联系在一起,而不联系上九皇叔,他们收买民心还有意义吗?

    “这个好办呀,你让人混在灾民中,让他们在灾民中宣扬这施粥和义诊都是九皇叔意思,只不过九皇叔惹怒了皇上,被皇上关进了大牢,九皇叔不方便出面,只好让苏府和凤府出面,九皇叔这是做好事不留名。”

    做了好事可以不留名,但一定要记在本子里,这样……才有人知道你做了好事,而且这样做,比起大大咧咧打九皇叔的招牌可信度高多了,百姓也会更感激,认为九皇叔这不是施恩,这是真正为百姓着想。

    想想,堂堂一个亲王,在大牢里都惦记着百姓,为了百姓做这么多,却不想让人知道,这是多么伟大,多么高尚。

    如果有宣传部的话,凤轻尘可以肯定,九皇叔这一定能被塑造成年度人物,成为天下人的楷模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