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669泣,为什么不早一点来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香港创富图库879999com天龙传奇精准十二码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“抓起来!”

    翟东明的声音,在这种大雪中乱飞、战斗激烈的氛围中,显得非常弱小,至少提督府的那些官兵,就没有注意到,当他们发现时,他们已经被翟东明手下的兵,按住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提督府的官兵对付那些不敢还手的普通百姓还行,和翟东明手上,这些上过战场的兵对上,那简直就是自寻死路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怎么回事?你们是什么人?我们是提督府的人,奉命办差,你们是不是抓错人了?大家都是兄弟,有事好说。”在皇城,向来只有他们拿人的份,什么时候被人拿过,提督府的官差不干了,嚷嚷了起来。

    虽说皇城的官多、兵多,可平日大家都各司其职,井水不犯河水,偶有摩擦也不会在明面上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这还是第一次,官差办差被另一波人给拿下,这算个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提督府的人?奉谁的命?办什么差?”翟东明嚣张的一抬腿,军用的大靴子正好踩在说话那人背上,翟东明倾身向前,纨绔十足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是谁?”那官差原本还有几分气性,可看到翟东明那毫不在乎的姿态,知道这人不能得罪,当下语气就变了。

    “啪……”翟东明一巴掌打在那人的头上:“没回答我的问题就算了,还敢问我是谁?你不想活吗?可以,我成全你。”

    翟东明从靴子处抽出一把短刀,这一招还是学凤轻尘的,凤轻尘那个女人,好像全身上下都放着可以杀人的东西。

    闪闪发亮的刀子,抵在那人下巴处,翟东明并不直接动手,而是来回笔划着,邪恶的威吓对方:“你说,从哪里下手比较好?”

    啪……那官差吓得脸上发白,整个人趴在地上,像一条死鱼,接着一股尿骚味传来。

    呃,真没胆。

    翟东明有一只脚踩在他背上,因这官差一动,翟东明也跟着往前栽倒,差点就要跌在那官差尿湿的地方,幸亏他身后的侍兵发现及时,拉了翟东明一把,只是……

    这一动,把翟东明帅气、霸王的行形给毁了,翟东明恼了,脚一抬换了一个位置,直接踩在对方的脑袋上,居高临下的问道:“说,奉谁的命,办什么差?”

    他大爷的,差点他就趴在尿上了,丢人。

    “提督大人有令,让我们抓拿叛党。”那官差被翟东明踩得连话都说不清了,哽着一口气,才把这话说清楚,只盼翟东明高抬贵脚。

    “早说不就没事了,踩脏了本将军的鞋。”翟东明一脸嫌弃,拿出一声白巾,擦了擦鞋子,然后将那白巾塞到那官差的嘴巴里:“拖下去,看好了,别让他死人。”

    “唔……唔……”官差拼命的挣扎,用力往前蹬,如果他此时能说话,他一定会说:“大人,你至少告诉我你是谁?”

    可惜,翟东明哪里会理会这种小虾米,这要是提督大人来还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去,告诉里面的人,本世子来了,让他们住手。”翟东明依旧一副纨绔、流氓的样子,嚣张不可一世,下额抬得老高,时刻都用鼻孔看人。

    咳咳……不是他要傲慢,实在是他不知道要如何面对凤轻尘。

    当初,凤将军的死因他爷爷明明知情,却瞒了下来,凤将军明明于国有功,最后却成了战败之将,这对凤将军来说太不公平了,凤将军没有得到他应有荣誉。

    翟东明知道这件事后,就觉得对不起凤轻尘。

    他不会傻傻地说什么,要他爷爷给凤将军报仇,把害死凤将军的人都处死,可至少要还凤将军一个公道,让他以英雄的名义死去,而不是像现在这样,被人责骂。

    前去喊话的人是翟东明的亲兵,他自是知晓如何说,才会让凤轻尘停手:“凤姑娘,世子爷到了,外面的人都被拿下了,你们可以停手了。”

    翟东明来了?

    凤轻尘手上的动作一滞,随即又继续穿线,只对正在砸雪的人道:“住手,我们的救兵来了。”

    啪……

    明明是一群没受过教训和训练的普通百姓,可此时他们却表现出军人才有纪律,凤轻尘一声令下,哪怕他们再想砸出手中的雪,也乖乖的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在这里,凤轻尘的命令比军令还要管用,凤轻尘拯救了这些处在绝望中的灾民,给了他们生的希望。

    呼啦啦……半空中用雪砸出来的瀑布在没有后续的助力下,掉了下来,落在地上,积成一座小雪山。

    “呸呸呸……”翟东明离得近,吃了一嘴的雪,恼得要死,也就忘了对凤轻尘的愧疚,大大咧咧的冲进去,连凤轻尘在哪都没有看到,就大声骂道:“凤轻尘,你怎么回事,老子千辛万苦顶着大彦来救你,你就这样迎接……”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最后一个“我”字,翟东明没有说出口,因为他发现,他被人围观了。

    数百双眼睛,或麻木、或防备、或绝望、可怨恨,齐刷刷的盯着翟东明,翟东明被看得毛骨悚然,身上的纨绔气息瞬间消退,心里各种忐忑表面却佯装镇定,僵硬的站在原地,任这些灾民打量。

    我的娘呀,我怎么感觉到了狼窟,这些人的眼神怎么像是要吃了我一样,翟东明泪流满面,一脸期盼的看着凤轻尘,希望凤轻尘快来解救他……

    可惜,凤轻尘没有发现翟东明求救的眼神,就算发现她也不会管,直到凤轻尘完成手上的缝合,站起来看向翟东明时,翟东明才找到了声音,只是这一次他不敢大声:“凤轻尘,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如你所见,提督府的人出动官差,对一群灾民动手,灾民们不敢反抗,退守在此,只能用雪抵挡那些官差。”凤轻尘简单的说明事情的来龙去脉,言词中自是偏向灾民。

    事实上,灾民们的确没有动手,之前在外面和官差对打的人,都是又饿又老的人,他们本身就饿得没有力气,哪是官差的对手,他们在外面都是被官差打。

    翟东明刚刚也看到了那些官差的样子,和灾民们相比,那些官差根本就不叫受伤,灾民中有十几个人被打得头破血流,一身都是血。

    “提督府的人怎么会对灾民出手?”翟东明扫了一眼义诊堂里的情况,他可以肯定这里不存在什么叛党,如果叛党长成这样,那皇上就可以高枕无忧了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凤轻尘冷笑:“因为,我们在这里施粥义诊,我们给灾民准备的粥比官府的稠,我们为了让灾民吃饱,多加了一个馒头,结果……就因为我们在这里施粥,提督府的人就说我们假仁假义,我们聚众谋反。”

    最后四个字,凤轻尘咬得特别重,嘲讽意味十足。

    只要聚众就是谋反,那天下人都不要活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?提督府那群猪脑子,居然因为这个就打杀灾民?他们的脑袋被猪屁骨给挤了嘛?”翟东明气怒,可又不怎么敢相信。

    不能怪他多心,实在是这事有点扯,提督府的人怎么可能会因这个白痴的原因,对灾民下手,可凤轻尘又不像骗他的样子,一时间翟东明万分的为难。

    爷爷说得没有错,他确实笨,事情都没有弄清楚,他就瞎掺和进来,结果搞得自己进退两难。

    翟东明一脸无辜,求救地看向凤轻尘,似乎在说:轻尘,你可别害我呀,我可是跟着你走。

    “世子爷,我凤轻尘对天发誓,刚刚所说的话没有一句是假的,提督府的官差一来就砸了粥铺子,把白粥和馒头撒了一地,那群人宁可把东西给砸了,也不给灾民吃。

    你知不知道那些白粥和馒头,对灾民来说可是救命的粮食,可那些官差却不顾灾民的死活,动手就砸,灾民们上前想要抢救那性得,官差却动手打人,把他们按在地上,逼他们舔地上的粥。

    翟东明,你们这些官差是人,灾民也是人,就算你们奉命办差,也不应该不顾别人的死活,糟蹋别人救命的粮食。

    翟东明我不知道这件事谁对谁错,我只希望同样的事情不要再发生,老天爷已经不让他们活了,难道皇上还要逼死他们吗?他们也是东陵的百姓,也是皇上的子民,皇上就不保护他们吗?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话已是诛心了,在场的人当中也只有凤轻尘敢说,而随着凤轻尘这一句话,刚刚还拼命拿雪砸人的灾民们,一个个都跌坐在上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翟东明愣在原地,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,凤轻尘这话太有煽动性,别说灾民了就是他听着心里也难受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翟东明身边的亲兵走了进来,附在翟东明的耳边说了几句话,翟东明脸色一变,眼中闪过一抹凶狠的光芒,待到亲兵退下去后,翟东明朝所有的灾民,郑重地鞠了一躬:“对不起,我来晚了!”

    啊……

    这句话,就如同钥匙一般,灾民们原本还只是低声哭泣,听到这一句话,一个个放声大哭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早点来,你早点来我们的馒头还在,我们的白粥还在,我们也不会饿死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你为什么不早点来,不早一点来。”

    只要再早一点,他们就不用挨饿了!

    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