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662义诊,大夫不需要 太多的感情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十二生肖开奖网站至尊报2017全年更新图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今天是义诊的第一天,孙思行早早的就把要用的药物准备好了,药箱也再三检查过,保证不会出一点问题。

    云家派来的大夫也早早到了凤府,佟珏和佟瑶昨天就把义诊的摊子搭上好,做足了宣传,一切都为配合凤轻尘的行动。

    天还没有亮,凤府的下人就出去了,在那里维持秩序,把病人按凤轻尘所说的重、急、轻、缓给分类,只待凤轻尘出现了,义诊就可以开始了。

    看到万事俱备,只欠她这东风,凤轻尘突然发现很囧,她此时此刻的作为,和那些做秀的官员有什么不同?

    同样一声令下,下面的人把一切准备好,她只要出席就行,也许唯一的不同,就是她不是走走过场,她是真的去义诊。

    可即便如此,她能帮到的人也极其有限,大夫只有一双手,她可以拯救性命,却无法拯救命运。

    看病贵,看病难,看不起病一直是华夏医疗的痛,从古至今未成改变过。

    凤轻尘叹了口气,为自己的自私自利找了一个借口,慈善的心,她好像没有一颗慈善的心,所以……就别勉强自己了,是怎么样就怎么样吧,她实在做不到,饿死自己拯救别人。

    草草吃了几口饭,凤轻尘拿出保温杯让佟珏和佟瑶装两杯热水,出门的时候,递了一瓶给孙思行:“热水,可以保持六个时辰,大夫要先照顾好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师父。”孙思行双眼亮晶晶的,脸颊也红扑扑的,看样子对今天的义诊很期待,凤轻尘看了孙思行一眼,没有打击他的积极性。

    凡是参加过义诊的人,都不会再想去第二次,因为心里承受不了。

    真正看到那些病了却无钱医治的人,你绝对不会高兴自己可以医治她,而是想着这世间有多少像他们这样病得快要死的人?而她能救几个?

    凡是参加过义诊,见到因为疾病拖垮一个家庭的事情发生,你就不会对义诊断有期待,因为……

    那画面太过惨烈。

    义诊是对心灵和良知的双重考验,而她最讨厌那种感觉,每一次心里都像是压了一块巨石一般,每一次都让她有一种,不顾一切只为拯救天下病人的冲动,可是……

    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,一个大夫再厉害,她这一生能救的人也能数得清,真正能拯救百姓的是当权者,是坐上龙位上的那个人,可惜……

    在没有坐上那个位置时,也许还有一颗忧国忧民的心,可坐上那个位置后,只剩下争权、固权,不争的话你就没有资格坐在那个位置,至于百姓的生死,又有多少人在乎呢?

    一切准备妥当,只在出门时遇到了一个小意外……

    暄少奇在门口等他,看他身上的积雪,想必等了很久,凤轻尘毫诧异的道:“少宫主,你怎么在这?”

    她可没有把人赶出去,凤府随便他住,只要他不再开口闭口说未婚夫妻的事就行了。

    暄少奇也很配合,并不拿婚约的事压凤轻尘,见凤轻尘拎着药箱,上前接了过来:“我陪你去义诊。”

    自然的举动,不容拒绝的姿态,让凤轻尘不由自主的松口,等到凤轻尘发现时,暄少奇已经拎着手术箱,走到马车边了。

    咳咳,暄少奇这举动太像手术助理了,不用白不用,以前都是孙思行给她提药箱的,今天孙思行有自己的药箱,所以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也就心安理得的合家欢了,横竖暄少奇听不懂拒绝,无论她同不同意,暄少奇都会按他想得做。

    暄少奇扶着凤轻尘上了马车,正准备跟着上去时,孙思行却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,居然快一步插了过来:“师父。”生生挤在两人中间,朝暄少大奇欠歉意的笑了笑,敏捷的爬上了马车:“师父,关于风……”

    孙思行钻进马车,一副有重要问题,要请教凤轻尘的模样,暄少奇摸了摸鼻子,默默地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轻尘这徒弟怎么态度大变,昨天不是还打算收他的见面礼嘛,今天居然就灭捣乱了,不过这种小孩子的举动,他是不会看在眼里的。

    马车上,孙思行坐在中间,霸住了凤轻尘,完全不给暄少奇说话的机会,整个背部都挡在凤轻尘的面前,暄少奇连看一眼都不难。

    凤轻尘明白孙思行的想法,笑了笑一脸纵容,见孙思行拿冬日常发的病症来和她说,她也配合说了起来,说着说着……

    两人就真得是在说病情,而没有其他的心思,不过这些和暄少奇都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暄少奇的风度很好,对孙思行这种摆明防堵了动作,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瞒,待到了义诊的地方,暄少奇拎着药箱跟在凤轻尘的身后下车,完全没有摆少宫主的姿态,佟珏看了一眼,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。

    不知是有心还是无心,佟珏把义诊的地点选在城门口,当凤轻尘下马车看到时,整个人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皇城门口对她来说,是一切屈辱的开始,对这个地方凤轻尘也说不出是什么感觉,只知道她不喜欢用这种方法,来洗涮曾经加诸在自己身上的了痛苦。

    佟珏一路忐忑不安,就怕凤轻尘怪她自作主张,看到凤轻尘站在马车边不动,佟珏连忙上前解释。

    “秀,这义诊的地方是苏公子挑的,苏公子施粥的铺子也在这里,秀,你看……那边已经有人在排队等候了。”

    佟珏越说越小说,到最后整个人都低下头了,凤轻尘淡默地扫了佟珏一眼,她知道佟珏是为她好,可也不应该自作主张。

    “我不希望有下一次。”给你权利,并不是让你来摆布我的生活,有一个九皇叔就足够她头痛了,她可不想天天面对一群摆弄她人生的疯子。

    “奴婢明白。”佟珏松了口气,秀这么说就表示不生气了。

    身后的暄少奇和孙思行都是明白人,两人什么话都没有说,只交给凤轻尘决定,见凤轻尘没有发脾气也悄悄地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在这城门口,凤轻尘经历过什么事,他们都清楚,之前九皇叔一次又一次,高调的带走凤轻尘走过这座城门,现在……就让凤轻尘自己完成最后一笔,来洗涮这座城门口,带给她的羞辱!

    凤轻尘远远就听到灾民在那里大喊:“真是好人呀,菩萨心肠,这粥筷子立下去都不倒,可比官府发的清清水水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粥有馒头,我们不会饿死了,不会饿死了。了”

    “这才是真正的好人呀,那些人什么大善人,每次施粥就几碗清水。”

    “我呸,官府那发的是人吃的嘛,一股馊味,清得都能当镜子用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哪位大老爷这么好心,居然拿出这么稠的粥,这下我们有救了,我们有救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我看到派粥的人是苏家铺子的人,不过他们说不是苏老爷,他们家老爷也是受人之托。”

    “好人呀,天大的好人,老天爷你看看,这天下还是有好人的,施了粥都不说名字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越走近议论声越大,无不说施粥的那人好,好人会有好报,施粥的场面也非常热闹。

    一切都很顺利,灾民们脸上也扬起幸福的笑。

    华夏的百姓一直都是一群最简单、最淳朴的人,官员们给他们一点点,他们就会把对方当场青天大老爷,官员们只要把原本的公平还给他们,他们就相信你是公正言明的大清官。

    他们要得一直都很少,那就是吃饱、穿暖,剥削少一点,可偏偏这么小的要求,也被这些官员残忍的剥削。

    施粥的队伍很和谐,即使再饿、再渴望那一碗热粥,也没有一个人插队,队伍有十几岁的孩童,他们穿着露脚趾的破草鞋,冻得瑟瑟发抖,却仍旧努力掂起脚,朝散发着热气的大锅里望去……

    那里有他们渴盼的一切!

    汉子、妇人,脸上露出一丝丝的喜意,在心里盘算着,这一碗粥和馒头拿回去,一家人能喝几口。

    白发苍苍的老者,他们身上披着厚麻袋,露在外面的脸布满了风霜,混浊的眸子,在看到施粥的摊子时,露出一抹淡淡的笑,就如同孩子看到心怡的糖果。

    灾民们纷纷叫着好,那一张张因雪灾而变得麻木的脸,也渐渐的生动了起来,那一双双了死寂的眸子,因这一碗热粥、一个馒头,而重新焕发生机。

    这画面是动态的,亦是静止的,看到他们因一碗热粥而感到幸福,凤轻尘一行人呆在原地,一动不动……

    他们别有用心来做善举,可看到这一幕时,心却被狠狠的撞击了,这画面让人有一种落泪的冲动。

    最先回过神来的是凤轻尘,见过太多惨烈的画面,她的心总比一般人冷硬一下。

    转头看到一脸震惊的暄少奇和泪流满面的孙思行、佟珏,凤轻尘走到孙思行的身边,在他脑袋上敲了一记:“你个呆瓜,哭什么。”

    孙思行这个小呆瓜,天生就有悲天怜悯的医者心肠,看到这样的画面,他怎么能忍得住,可,如果这一点都忍不住,那看到义诊堂里面的情况,他要如何冷静的医治。

    医生,不能太多的感情,感情会影响工作。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突然发现我写得有点偏激,咳咳……纯属臆想,如有雷同,实属巧合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