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667官兵,抄了这粥铺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125期四不像香港王中王管家婆玄机图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好不容易安静下来的局面,又再次闹了起来,更多人的跪在地上道歉,其他不知情的人,听到周边人的解释,明白前因后果也跪了下来:“凤姑娘高义,凤姑娘高义,以德报怨,凤姑娘高义!”

    在场的人当中,除了凤轻尘以外,每一个人都一脸激动,孙思行高兴的说不出话来,暄少奇也一副以凤轻尘为荣的样子,唯有凤轻尘脸上的表情,越发的冷漠。

    “轻尘,你没事吧?”暄少奇发现凤轻尘凤轻尘不对劲,轻声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凤轻尘喃喃开口,唇角微动,发出一声轻笑,可她的眼中却没有一丝的笑意,看着跪在地上的百姓,看着这些自责的百姓,凤轻尘的眼神越发的冰冷。

    把义诊选在城门附近,不就是想要这个结果嘛,可为什么,她一点也不高兴。

    凤轻尘默默地转头,看向皇宫的方向:九皇叔,这样的结果你满意吗?

    她曾受到的伤害与羞辱,与这些人无关,他们不过是被人利用罢了,再说他们的自责与后悔与她何干,没有他们的忏悔,她也可以活得很好。

    凤轻尘闭上眼,深深地吸了口气,再次开口时,语气平静、神情自然,半点也没有受这些人影响。

    “大家都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众人没有动,但却安静了下来,一个个看着凤轻尘,似乎不能理解她怎么能如此平静,他们当初可是狠狠地伤害过她。

    “都起来吧,过去的事就让它都过去,如果我真得放在心上,就不会来这里义诊。”虽说来这里义诊并不是她是想的,但来了就把话说漂亮一点好了。

    “凤姑娘,你,你人真好。”千言万语,就化为这一句,一干大老爷们,一干被大雪逼得没有活路的人,一个个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抱头咧哽咽了起来。

    你人真好!

    对他们来说是发自内心的评价,对凤轻尘来说却是一种讽刺。

    她一点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天寒地冻的,在地上跪久了寒气会入体,都起来吧,别跪病了。”凤轻尘声音极淡,极冷清,可听在众人耳朵里却是关心。

    凤姑娘关心他们。

    众人终于不再坚持,互相搀扶着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呜呜呜,那些曾经伤害过凤轻尘的人更自责了,羞愧的低下头,不敢看凤轻尘。

    凤轻尘闭上眼,掩去眼中冷漠的笑,这样的道歉对她来说还有意义吗?

    也许,她曾怨这些人愚昧无知,任人煽动,明明她什么也没有做,可这些人却依旧伤害她,可现在她真不在意,不在意这些人的想法。

    凤轻尘无视众人,侧身对孙思行道:“思行,回去工作,别丢下你的病人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,你没事吧?”孙思行一脸担心的看着凤轻尘。

    这些人与其说是给她师父道歉,不如说把他师父的伤口再次撕口,让他师父再痛一次,他虽善良,可心中自有一杆秤,除了父母外,师父就是他最重要的人。

    “你师父我能有什么事,当初本就不是我的错,他们现在也像我道歉了,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。”就算不让它过去,她也不会和这些普通百姓计较。

    “嗯,师父你没事就好。”孙思行用力的点头:“那师父,我先去忙了。”

    离去前,眼神落在暄少奇身上,孙思行一脸纠结,崔公子说师父不想嫁给暄少奇,就算他认为暄少奇好也不行,他应该帮师父把暄少奇赶走,可现在师父身边只有暄少奇。

    孙思行犹豫了一下,还是郑重地对暄少奇道:“暄少主,麻烦你照顾好我师父。”一切以师父的安危为重。

    暄少奇愣了一下,看孙思行一脸严肃,亦郑重的点头:“你放心。”

    双方各自离去,一个往里一个往外,可还没有走出五步,外面又传来一阵喧闹声,伴随着这喧闹声还有乒乒乓乓的打砸声。

    “不要,不要呀,差爷求求你们,不要砸呀,不要砸呀,这是我们的命呀,我们的命呀。”

    “差爷,求求你,不要呀,给我们一条活路吧。”

    “馒头呀,这可是真正的馒头呀,不要踩呀,不要踩呀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不要倒,不要倒,这是要我们的命呀!这是逼我们去死呀!”

    打杂声和哭喊声传了过来,一听这声音大家就知道出事了,凤轻尘连忙转身,将手中的药全部放到孙思行手上:“思行,里面的病人我都写好诊断情况,还有开什么药,你按我写的发药,如果搞不定,等我回来,我出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如同旋风一样,就往外跑。

    “我也去。”暄少奇学凤轻尘,把遗孙思行手上一放:“拿好,别砸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也跟着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快,去看看,去看看发生什么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像给我们喝的粥和馒头,让人给砸了,快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屋里的人也知道出了事,一个个往外跑。

    “我也要去,我也要去呀。”孙思行抱着一大堆药,气得跳脚,可这个时候哪有人理他,孙思行没办法,只得抱着一堆药,先进屋子安抚病人。

    凤轻尘和暄少奇出来时,就看到官兵如同饿狠一般,抡起长枪朝粥摊砸去,地上全是白粥和被踩得稀巴烂的馒头,有百姓冲上前去阻拦,这些人也不管不顾,一枪就砸过去,根本不管百姓的死活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大爷,我求求你了,不要砸呀,不要砸呀,你要出气,就打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官爷,这是我们的救命粥呀,你给我们一条活路吧。”

    “啊啊啊……我跟你们拼了,老子跟你们拼了,我们这么多人,就指望这些白粥和馒头活下去,你们凭什么砸了,你们凭什么砸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要我们的命,活不下去了,活不下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百姓哭着、喊着、求着,官兵却不为所动,一脸讥讽,手下动作越发的快:“一群刁民,敢在大爷面前问凭什么,凭什么?就凭大爷这身衣服,大爷今天就是砸了,你们又能拿我如何?”

    “吃吃吃,我吃死你们,官府少你们吃的,还是少你们喝的了,大人早就开仓赈灾了,你们这群吃里爬外的家伙,吃了官家的还敢吃这来路不明的白粥。”

    “谋反,你们这是聚众谋反,听到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砸,给老子砸了,谁让你们摆摊施粥的,你们经过官府允许了吗?假仁假义的东西,全部砸了,谁敢反抗,都给我抓进牢子里去。”

    官兵们蛮横的如同土匪,他们把手无寸铁的百姓,当成敌军来打,根本不顾他们的生死。

    嘭……血花四溅,染红了众人的眼,也染红了那雪白的雪……

    “住手,给我住手,你们这是要做什么。”佟珏冲出来,看到这一幕眼睛都红了,冲上前想要和那些官兵拼了,却被凤轻尘给拦住了:“别去。”

    “秀?”佟珏不敢相信,这话从凤轻尘的嘴里说出来,她家秀的嫉恶如仇呢?她家秀的侠义心肠呢?她家秀的果绝狠勇呢?

    “你去也没有用,没看到那些官兵是有备而来的吗?我们上前能做什么?粥和馒头都被他们砸了,我们上前也只会加剧冲突。”暄少奇看凤轻尘不想解释,便替她开口了。

    他不希望这个小丫鬟误会凤轻尘,再说,官不与兵斗,他们冲上前与官兵撕打,就算没有错也会变成有错。

    “秀,我……”佟珏一听立马明白了,一脸歉意地看向凤轻尘。

    什么都被砸了,他们再冲上前又能做什么,又能保住什么?

    这些官兵明显就是来闹事的,他们砸够了自然会走,他们再冲上前,只会让这些官兵更嚣张。

    凤轻尘没有说话,只是拦住其他欲与官兵起冲突的人,如果是以前这些人肯定不会把凤轻尘的话放在眼中,可现在不一样。

    凤轻尘开口了,即使他们再不愿意也会乖乖地停下脚步,只是他们的心里恨呀。

    “凤姑娘……”九尺汉子,在看到地上浓稠的白粥和稀巴烂的馒头,流出了泪。

    “别去,去了也没有用,让他们砸,砸完了就会走。”凤轻尘没有安慰他们,只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”流泪的人越来越多,他们一个个凶狠地看着官兵,却没有一个上前,更多人则是盯着地上的粥与馒头。

    这白粥又香又稠,他们都舍不得一口喝掉,都想着留一点回去给爹娘喝,那馒头又大又软,他们好多年都没吃到这么香的馒头了。

    “老天爷呀,你这是不让我们活呀。”

    “老天爷呀,我们做错了什么,我们做错了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你们没有错,错的是那些不愁吃喝的官老爷,他们不懂饥饿的味道,不懂被饿死有多么痛苦。

    凤轻尘看到百姓没有冲上前与官兵起冲突,稍稍安下心来,这样就不会有人员伤亡了。

    “去,把那些人带出来。”转过身,不客气的吩咐暄少奇。

    让他把那些与官兵起冲突的人拉回来,那些人被官兵打得头破血流,血……将地上的馒头与白粥都染红了,可他们却不觉得痛,麻木地与官兵拉扯。

    白粥没了,馒头没有,他们活下去的希望没有了,既然不让他们活,他们还要这条命做什么,拼吧,拼吧,和这些官兵拼了……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不要太高兴哦!九九会出来的,相信我吧!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