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668绝望,有多大本事出多少力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精准三行中特内部版天天中彩票彩金怎么用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数千、数万人死亡的惨状,暄少奇见过,可却没有今天这一幕来得震撼……

    这些为了白粥和馒头与官兵拼命的人没有死,可他们的样子却比死人更可怕,他们神情麻木,眼中除了绝望什么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死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等死,这些人现在的情况就是这般,他们在等,等着被活活的饿死了。

    这些官兵砸了施粥铺子,不让灾民领这口救命的粮食,就是把他们活下去的希望给毁了,他们除了死没有别的选择。

    大砚了路、封了山、封了河,他们除了靠人施舍外,再也没有别的活路了,可偏偏官府却把他们唯一的路给封了。

    他们只是想要活着,哪怕像狗一样舔食地上的白粥,他们也要活下去。

    他们只想活下去,这也是有错吗?

    “我们只想要活着,活下去,这也有错吗?”一个白发老者,被暄少奇从混乱的人群中拉了出来。

    老者瘦骨嶙峋,好像幽灵一般,整个人佝偻成一团,那眼中的悲戚,让凤轻尘的心狠狠一痛,这个老者的年纪,和她爷爷差不多,她无法想象自己的爷爷变成这个样子,她会如何?

    也许会疯掉吧。

    这些人是想官逼民反吗?她偏偏不反,让他们找不到错。

    凤轻尘深深地吸了口气,平息心中的怒火,从怀中取出一块令牌:“佟珏,拿这块令牌去找翟世子,让他派兵过来处理这里的情况,找到翟世子后立刻去肃亲王府,求见肃亲王,把这里的情况告诉他,天子脚下,这些官兵都目无法纪,那么其他的地方吗?其他地方的灾民呢?他们还要不要活?”这些人挑战了她的忍耐极限,哪怕她再冷情也看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她明白这些官兵蛮横打砸的目的了,这些人砸了粥和馒头还不走,就是想要引起百姓的愤怒,到时候百姓一闹事,他们就有理由,就有光明正大的理由,把在场的每一个抓入大牢。

    不管你有理没理,只要你与官兵发生冲突,有理也会变成没理,如果是以前她也许会闹起来,可现在……

    吃多了亏,她要是再栽跟头,她就是猪了。

    佟珏走后,凤轻尘又对身边几个,看上去还算健壮的人道:“你们几个,冲进去把受伤的人带出来,记住,千万不要和官兵动手,他们打你,你躲,躲不过就忍。”

    说这样的话很窝囊,可想到后果你就会明白,兵打官即使官无理,你也有罪。

    “凤姑娘,我们听你的。”这些汉子,愤怒到失去了理智,要不是有凤轻尘在,他们肯定和这些官兵拼命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信任对凤轻尘来说是一种压力,她不能对不起这些人的信任。

    “去吧,告诉他们,他们不会饿死,老天爷不让他们活,那施粥的人一定会让他们活,那个人……虽然没有与天斗的本事,可他心中有百姓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,在这个时候说出来,特别有份量。

    “那个给我们粥喝的人是谁?不是凤姑娘吗?”身后有妇孺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还没有那个本事,好了……先别说这些了,你们快帮忙救人,白粥和馒头还会有的。”凤轻尘指挥身后的人,将受伤的人抬到一边,并进行简单的止血和包扎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可以帮忙吗?”衣衫褴褛的妇人,和面黄肌瘦的孩子,一个个看着凤轻尘,似乎不相信他们也能帮忙。

    官府的人说他们这种人只会乞讨而食,他们是废物,只会浪费官府的粮食,他们一无事处官府还要花钱养他们,他们早就该死,有一口热粥喝就应该谢天谢地。

    他们一直以为自己没有用,原来他们还能帮忙。

    “当然,天助自助者,我们一定可以挺过雪灾,雪灾过去了一切都会好起来。”凤轻尘的声音似有一股魔力,让在场的人都相信,她的话就是真理。

    只要挺过这场雪灾,他们就不怕了。

    兵分两路,还有力气的人则冲到战场中,把受伤的人抬出来,当他们踏入战斗圈,脚下踩到白粥和馒头时,他们的心在滴血,一个个拳头紧握,极力克制自己想要杀人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别打了,别打了,各位官老爷,求求你们放过我们吧,我们不喝粥、我们不吃馒头。”

    “求你们不要再打了,不要再打了。”

    一群汉子蜂拥而上,扑倒在官兵脚下,他们不与官兵打,只挡住官兵,好方便其他人把伤员救走。

    妇人和孩子则在一旁接应,把人抬进去,在云家几个大夫和药童的帮助下,帮忙包扎伤口,安抚受伤的人。

    众志成城,共度难关。

    混乱的局面渐渐得到控制,那些官差没有想到,这些人居然不闹事,一个个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这下怎么办,上面可是交待了,要他们逼这些灾民闹事,逼得他们和官府的人动手,可现在这些灾民不动手,他们怎么办?

    冲进去打吗?

    这是一个好办法。

    官差们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咬了咬牙,拿起兵器就往义诊堂里冲。

    “暄少奇,拦住他们。”如果说之前只是猜测,那么现在凤轻尘就可以肯定了,这些官兵摆明了就是来闹事,就是要逼灾民动手。

    越是如此,他们越是不能动,一旦动手就坐实了罪名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暄少奇是个聪明人,官差这种反常的行为,他要是不明白那就是白痴了,只是……在不杀死对方的前提下,他也挡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对方人多势众,而他又不能下狠手。

    “砸,用雪砸,你们……得空的人,都给我去抓雪,用雪砸那些官兵,别让他们冲进来。”凤轻尘也很急,这是城门口,按理翟东明的应该很快就会到,可就怕佟珏找不到翟东明,翟东明不在,其他官将肯定不会参与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“好,大家听凤姑娘的,用雪砸,砸死这些狗娘养的。”

    不就是人多嘛,灾民的数量不会比官差少,这些官差毁了他们的希望,灾民们恨不得吃这些官差的肉、喝这些官差的血。

    凤轻尘说用雪砸,他们就用雪砸死这些人,这大雪的天,吃的一点都找不到,可雪却是不缺,低头一抓就是一大把。

    哗啦啦……哗啦啦。

    穴漫天飞舞,灾民们使出了吃奶的力气,软趴趴的穴硬是让他们砸出石头的气势。

    官差们被砸得晕头转向,一个个“哎哟”“哎哟”的大喊,密集的穴形成一道瀑布,将官兵阻拦在外,灾民们一个个接力,身后的人负责去抓雪,前面的人就负责砸,他们一边砸一边骂,骂着骂着就哭了起来……

    他们不想和官差起冲突,他们不想打官差,他们是逼到没有办法了,他们真得一点办法都没有了,哪怕有一点办法,他们也不敢与官差斗。

    凤轻尘站在一侧,什么话也没有说,她心里难受,真得难受。

    她亲眼看到什么叫官逼民反,什么叫走投无路,什么逼到绝境,什么绝望……

    这天下,到底还有多少人,活在这样的水深火热中。

    “别难过了,他们遇上你,已是幸运。”暄少奇不知道如何安慰凤轻尘,在这样的情况下,任何安慰的话都显得苍白无力。

    “他们遇上我,才是不幸。”凤轻尘的眼中有泪水在打转,可却没有流下来。

    暄少奇不知道,赈灾的事情是她想出来,要不是有今天的赈灾,这些灾民也不会遇到这样的情况,不会被官差逼迫到无路可走的地步。

    暄少奇的眼中闪过一抹精光,随即又恢复平静:“没有运到你,他们活不了几天,是你救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不管有什么目的,凤轻尘确确实实的是在赈灾,让这徐要饿死的人,有一口饭吃,让他们不至于麻木的等死。

    官府给灾民的粥他看过,所谓的粥还没有白米汤浓,有的还散发着臭味,根本无法下口,与其喝那样的东西,还不如抓两口言,来得舒服。

    凤轻尘沉默了,暄少奇说的没有错,不管九皇叔做了什么,他确确实实是让灾民们吃饱了,在这个粮食紧缺的时代,九皇叔能做到这一步,已经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即便是捞政治资本,九皇叔也是下了血本,他是真的想要帮这些灾民度过雪灾,不然他只要施粥便行,完全没有必要再准备一个馒头。

    是她想太多了,明明告诉自己要冷心冷情面对天灾,面对受灾的百姓,可一看到他们悲惨的处境,就忘了自己是谁。

    就算她可怜这些灾民又能怎样,她有多大的本事?她能救十人、百人,她能帮上万、数十万灾民吗?

    她不能,所以……她没有资格对九皇叔救灾的事指手画脚,也没有必要自责,她尽力了。

    “是我想太多了。”想明白了,凤轻尘的心平静了下来,转身加入救治伤员的行动中,替伤情较重的人处理伤口。

    她只要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便行,天下大事就交给那些男人们,她相信日子会一天一天好起来的。

    屋内是井然有序的医治工作,屋外却是另一片天地,当翟东明带兵赶来时,没有看到他预想的流血画面,而是看到提督府的士兵,被雪给挡住了去路,一个个被雪砸得哭爹喊娘。

    这事好玩了!

    翟东明冷笑一声,朝身后的人打了个手势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