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670黑锅,咱们将计就计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3d合值振幅走势图3d字谜天齐网字谜汇总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前一秒翟东明还嚣张的脚踢官差,这一秒他却乖乖地站在那里,任灾民指责,任灾民控诉……

    面对灾民的指责与控诉,翟东明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因为事实摆在眼前,是他们这些官差毁了灾民的生路,是他们这群人,不顾灾民的生死,任意妄为。

    他此生的信念是保家卫国,像一个真正战士一样,拿起武器用生命去战斗,用生命保卫自己的国家,可现在吗?

    他连自己国家的百姓都保护不了,他有什么资格说去保家卫国。

    翟东明默默地低下头,一脸的愧疚。

    是他来晚了,只要他来早一点,这里的惨状就不会发生,这些人就不会因为一碗白粥、一个馒头而被打得头破血流。

    唉……凤轻尘叹了口气,这事又不怪翟东明,翟东明算好的了,一个世家公子能为普通百姓着想,被普通百姓指责也不生气。

    要换作其他人,来救人,结果还要被一群灾民责骂,肯定会恼火的直接把人都抓起来,可翟东明没有,他站在那里任灾民指责、发泄。

    这样的品性,也不知是好是坏,嫉恶如仇的官员对百姓来说是好事,可对官员本身来说,却是致命的伤,眼里融不得沙子,你如何在黑暗的官场前行。

    凤轻尘有些忧心翟东明的未来了,见现场的氛围越来越悲壮,凤轻尘不得不出面制止:“大家都别难过了,既然今天世子爷来晚了,就让替我们把被官差砸了的白粥和馒头要回来。”

    让翟东明做一点什么,即可以让他心里舒服,也能让灾民对他心存感恩,毕竟,没有翟东明,他们十有**难逃一劫,翟东明可是他们的救命恩人。

    “好,今天被那群混蛋砸掉的粮食,我翟东明一定加倍替你们讨回来,弟兄们……去,把护城军调来,那群狗娘养的东西敢出动官差,老子就敢出动官兵,不就是打一架,谁怕谁,等伙给我打,狠狠打,打死了我肃亲王府负责收尸。”

    翟东明豪气万千,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架势,可却把凤轻尘给吓坏了:“你说什么?提督府出动官差?”

    这事情可就没法善了了。

    “是的,我的手下刚刚来报,提督府出动官关千余人,要抓拿叛党。”这也就是翟东明刚刚愤怒的原因,原本他还不信提督府会有这种下三滥的手段,没想到提督府的人真用了。

    栽赃陷害一群灾民,还真是无耻!

    往灾民身上扣乱党的帽子,这是要置这些灾民于死地,到时候提督府的人就是把这些灾民全杀了,也没有会怪罪他们半分,因为这群人是乱党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是乱党,我们不是乱党。”离得较近的人听到翟东明这话,吓得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“大人,我们不是乱党,我们只是想吃一口饱饭,这也有错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只是想要活下去,我们不是乱党……”

    恐惧也是会传染的,整个义诊堂的人都吓得卷缩成团,他们惊恐的看着外面,生怕外面的官兵冲进来,把他们都杀了。

    乱党,那可是诛九族的大罪呀。

    “你们放心,有我在,谁也不能动你们半分。”翟东明一拔腰间的长剑,一个转身,长剑指向屋外:“我就不信,这世间没有王法了,天子脚下他们也敢胡作非为。来人……把这里给我保护起来,擅闯者,杀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翟东明带来的人并不多,但胜在气势足,再加上他们亲眼看到了灾民的惨状,无法不动容。

    翟东明这是不顾后果,为了这些灾民执意与提督府的人对上,可这样的做的结果是两败俱伤,皇帝绝不会允许他手下的人窝里反。

    “东明,别冲动。”凤轻尘连忙追出去,站在翟东明的身后,小声的提醒。

    “轻尘,这哪里是我冲动,明明就是提督府的人欺人太甚,他们想要捉叛党立功我不管,可不能拿普通百姓开刀。”翟东明不爽快地看向凤轻尘,不是凤轻尘叫他来的嘛,这伙怎么又劝他不要动手了。

    不动手,他今天这口鸟气怎么出。

    翟东明的冲动凤轻尘是见识到了,为避免祸越闯越大,凤轻尘连忙拽住翟东明的胳膊:“东明,你静下来想一想,提督府的人敢对灾民动手,肯定是有倚仗的,还有你别忘了,提督大人是皇上的心腹,你这么明目张胆的与皇上的心腹对上,皇上会怎么想?

    就算提督大人做错了,咱们也不能这么落他的面子,到时候他到皇上那里么告你一状,倒霉的人还不是你,再说了乱党这种东西人云亦云,他随便从灾民中拉出一个人,说是乱党你又能如何?”

    “这世界真没有王法了吗?提督府说什么就是什么嘛?没罪也能变成有罪?”听到凤轻尘的分析,翟东明也明白,正面与之对上他肯定倒霉。

    家丑不可外扬,翟东明的护城军和提督府的官差,都是维持厩安危的巨鳄,这两大巨鳄要打起来,丢得可是皇上的脸,而皇上一生气,他们两人都要倒霉,至于谁对谁错,皇上才不管。

    “欲加之罪何患无词,要捏造证据,冤枉两个灾民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。”这其中的黑暗,凤轻尘比翟东明知道的更多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眼睁睁的看着提督府的人进来抓人?我不干。”翟东明也是一个硬脾气的,他刚刚都夸下海口,要保护这些灾民,又怎么可以半途而废。

    这人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摇了摇头,发现翟东明真不适合当官,更不适合带兵,要不是有肃亲王在,依翟东明这耿直的性子,不知要得罪多少人。

    混在官场哪能不低头,就是皇上有时候也有向大臣妥协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东明,别忘了抓拿叛党是你的职责,提督府的人,大张旗鼓的来捉拿叛党已是越界了,他们要与你对上,那就是抢功。”有时候只要换一个概念,事情就完全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翟东明只是不甘心低头,并不是笨蛋,听到凤轻尘这么一说,当下明白了:“轻尘,你的意思是说,我现在不是来保护灾民,而是来抓拿叛党?”

    如果是这样的话,他出兵就有理由了,和提督府的对上也有理由了。

    皇上会喜欢捉拿叛党的官员,不喜欢为保护灾民与同僚扛上的官员。

    凤轻尘点了点头:“没错,记住,你现在不是来保护灾民,而是来住拿叛党,让你的人改一个方向,把枪头对准义诊堂。”

    只有这样,才能把罪名往提督府大人身上加,而且也替皇上圆了面子,皇上手下兵并不是欺压百姓,而是捉拿犯人,这样一切就解释的通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主意好,可我去哪里找叛党,真从灾民当中抓几个当叛党处理了?这事……”他不是没有做过,但他从来没有从普通百姓中捉人,他都是捉一群异己,给他们安上叛党的罪名丢出去。

    “说你笨,你还真笨。你为什么来拿叛党?当然是提督府露出来的消息,你来了之后发现这里没有叛党,只有灾民,到时候只要说提督府的消息有误就行了。”消息失误也是提督府的错,总之……

    提督大人,你准备背黑锅吧,虽说这也不算是黑锅。

    “这办法好。”对与错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如何解决眼前的难关,凤轻尘这个法子,虽说追究不了提督府的欺压灾民的错,却能保这些灾民一条命,不然……

    真把官兵民反的事捅出去,皇上一定会不高兴,这些灾民也别想活了,这天下最爱面子的人是皇上,谁也不能打皇上的脸。

    见翟东明想明白后,凤轻尘又提醒了一句:“到时候你只要拖住提督府的人,别让他们动手就行,我已经让佟珏去肃亲王府了,肃亲王知道这件事情后,肯定会知道如何处理才会最好了,到时候你就一口咬定,你是来抓叛党的,其他的事一概不知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基本上把提督府的退路给堵死了,提督府有皇上撑腰,翟东明有肃亲王撑腰,再说这事谁对谁错一目了然,就算皇上想要保提督大人也难也。

    翟东明那叫一个佩服呀,朝凤轻尘竖起大拇指:“凤轻尘,你真阴……咳咳,英明!”

    在凤轻尘的冷眼下,翟东明硬生生将“阴险”换成“英明”。

    “好好守着,守好了说不定是大功一件。”凤轻尘白了翟东明一眼后,便往义诊堂。

    官员之间的斗争,她还是不要参与的好,屋内还有病人,她做好大夫的工作就行了。

    “师父,不会有事吧?”凤轻尘一进去,灾民们就齐刷刷的看向她,既然期待又忐忑。

    这天下没有不怕官兵的百姓,要不是为了活命,这些灾民哪敢和官兵对上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有世子爷在,不会有事。”凤轻尘不忘给翟东明说好话:“思行,里面的病人都安置好了吗?如果安置好了,就过来帮忙给这些伤员包扎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师徒二人再次陷入紧张而忙碌的工作中,至于外面的风风雨雨,孙思行说有师父在,不怕。

    凤轻尘说有九皇叔在,不怕!

    暄少奇一直站角落并没有出声,可他却没有错过凤轻尘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能屈能伸,有大局观,不愧为是常胜将军的女儿。

    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