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694亲热,谁知道好与坏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8czcc特彩吧高手网四不像更新生肖图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好吧,面对九皇叔的指控,凤轻尘再次表示,她找不到话来反驳,她习惯了靠自己,不习惯靠别人,而她从没有改变自己习惯的打算,哪怕那个人是九皇叔。

    男人……她可以全心的去爱他,但做不到完全的依靠他。

    全心的去爱最惨的结果是心受伤,可完全依靠有可以能会致命,不一定是那个男人靠不住,有可能是他在你,最需要他的时候,来不及出现。

    她不想把自己变成悲剧人物,所以……九皇叔对不起了,你多担待。

    凤轻尘摊了摊手,表示即使她承认九皇叔的指控,也不打算改正:“我习惯靠自己,你要不满可以退货。”

    “退货?”九皇叔早就被凤轻尘这性格,给折腾的没脾气,在他认识凤轻尘时,凤轻尘就是这个样子,只是听到“退货”这两个字,让他很不爽,凤轻尘以为这是玩呢?

    凤轻尘似乎没有发现九皇叔的不满,点头解释:“对,就是退货,也可说你抛弃我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抛弃你?”九皇叔真想把凤轻尘的脑袋切开,看看她脑子里装得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这个决定权在你手上,你不用问我,我保证到那一天,我一定不会对你死缠烂打。”凤轻尘缩了缩脖子,好吧,在恶势力威胁下,她又再次低下高贵的头颅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你别做梦,本王永远不可能抛弃你。”九皇叔重重的哼道,凤轻尘笑眯眯的点头:“我知道,你不用再三对我许诺。”

    做女人难,做九皇叔的女人更难,想听甜言蜜语还得自己动脑筋,凤轻尘笑得如同奸计得逞的小狐狸。

    嗯……这一次轮到九皇叔变脸了。

    “狡诈的女人。”皇叔恶狠狠地凶道,可通红的耳根却泄露了他此时的心情。

    “彼此,彼此。”凤轻尘笑纳,以桌面为支撑,双手撑着下额,笑着打量九皇叔。

    心情郁闷,溜溜九皇叔解闷,看九皇叔一脸憋闷的样子,连日来的烦躁也消散了不少。

    咳咳……九皇叔被凤轻尘看得很不自在,别过脸粗声粗气的道:“说吧,找本王有什么事?可别说你想本王了,这个理由别说,你说不出来,就算说出来本王也不信。”

    说完,九皇叔扬了扬下额,摆明的是让凤轻尘配合一下,说一句想他。

    他都说了凤轻尘想听的话,礼尚往来,凤轻尘也得说一句,让他也缓解一下,连日的郁闷。

    可惜,凤轻尘从来不是一个善解人心的女孩子,凤轻尘点头:“还是九皇叔你了解我,我当然不可能因为想你来找你,我这是受人所托不得不登门。”

    她要不答应替符临说话,符临估计不会放过她。

    九皇叔磨牙:“你的意思是说,如果不是有人逼你,你肯定不会登门了?”

    凤轻尘不配合就算了,居然还敢说不得不登门,他的九王府有那么让人讨厌吗?

    “你要这么说,我一定不反驳。”凤轻尘今天是来挑战九皇叔的忍耐极限的。

    没办法,任谁被人拿父母下葬的地方威胁都会不高兴,凤轻尘不好在符临那个外人面前表露,所以九皇叔自认倒霉吧。

    结果,九皇叔不仅没有将心中的郁闷排除,反倒更加郁闷了,恼怒的道:“凤轻尘,别逼本王把你丢出去,有事快说,说完滚蛋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说我说,符临找上我说要见你,想要和你谈谈,看看能不能和解,他不想与你为敌。”说完,凤轻尘就起身走人。

    她滚蛋。

    “滚回来!”九皇叔还没有消化完凤轻尘的话,就发现凤轻尘要走人,大声吼道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滚远了,滚不回来了。”凤轻尘转身,俏皮的行了个军礼,又继续往外走,哪知刚一转几在,就听到“啪”的一声……

    门关上了!

    差点把凤轻尘的鼻子给夹住,凤轻尘吓了一跳,连忙往后退:“你谋杀!”

    “你没死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多想我死。”走不了,凤轻尘乖乖“滚”了回来,在原位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没人想你死,你这是怎么了?谁惹你了?”九皇叔这伙终于发现凤轻尘不对劲了,凤轻尘今天全身都是刺。

    “惹我的人多了,南陵锦凡要我这两天和苏柔比试,符临拿我父母下葬的地方威胁我,夜叶那个混蛋还没来给我爹娘磕头。”凤轻尘绝不承认她这是在告状,她只是找一个人说说。

    原来是这些事,九皇叔松了口气:“南陵锦凡那里你不用担心,本王已经替你回绝了他,太子会去处理这件事,你不用放在心上。对了,明天周行会来东陵,到时候你可以让周行把南陵锦凡看好,别让他到处咬人。”

    好吧,九皇叔有点小欣慰了,凤轻尘总算记得有麻烦和他说了,虽然都不是什么大事,可总比什么都不说的好。

    “周行?你说的是南陵锦行吧?”凤轻尘自嘲的一笑,亏她还觉得周行是个好孩子,结果完全是养不熟的家伙,一跑回南陵就把她忘了个彻底,连个消息也没有递过来,要不是九皇叔告诉她,她都以为周行死了。

    “恩,你占便宜了,让他叫你姐姐。”要不是因为这样,他也不会帮南陵锦行。

    “南陵的皇子叫我姐姐,我确实是占大便宜了。”凤轻尘自嘲的道。

    真当她稀罕当皇子的姐姐呢,想当初周行多好的一个孩子,结果回到南陵……就像鱼跃入了大海,一点消息都没有,还是九皇叔告诉她,她才知道周行就是南陵锦行。

    真是人没良心的东西,不知道思行那个小医呆走了,会不会记得她这个师父。

    突然,凤轻尘觉得很寂寞,原来她身边一个人亲人都没有,她身边的人一个个都会离开她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说是她在保护孙思行,殊不知是她离不开孙思行,是孙思行一直陪着她,她需要一个家人,需要一个能让她全心相信的人,而孙思行是她想要的家人。

    一想到了思行那个小医呆会会离开,凤轻尘就觉得难受,就觉得被人丢下了。

    她又是一个人!

    凤轻尘很坚强,坚强到让人忘了她是一个女人,可有时候她又像一个孩子一样,很脆弱,这一刻凤轻尘就将她的脆弱表现了出来。

    九皇叔心疼地拍了拍凤轻尘的脑袋,无声的安慰道:“他是皇子了,他有自己的责任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怪他,他是南陵皇子,我有什么资格怪他。”凤轻尘笑了笑,却比哭还难看。

    “不想笑的时候就别笑,没人会笑话你。”这话,他不是第一次对凤轻尘,但凤轻尘每一次都是听过就忘了,即使点头应了,转身立马就忘了,该怎么做还是怎么做。

    这次也一样,凤轻尘毫不反驳的应了一句,随即转移话题:“好了,不说周行,不对是南陵锦行的事情了。说说符临吧,这个人你怎么看?你要不要和他谈?如果不愿意我就去回绝他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打起精神说正事了,不管是周行还是孙思行,都会离开,他们有自己的生活,不可能陪她一辈子,也许她应该要一个孩子,凤轻尘如是想……

    “谈。既然他要谈便谈,让他明天来九王府。”符临,半吊子神棍,九皇叔也想知道,他想要谈什么。

    符临不会以为,他们之间能开城公布的交谈吧。

    谈?不过是白费功夫罢了,他不愿意见符临就是不想浪费时间,没想到符临居然找上了凤轻尘,真不知道该说他聪明还是说他愚蠢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会转告他,如果没有其他的事了,我先走了。”这一次不是闹着玩,而是正常的告辞。

    “过来。”九皇叔没有同意,而是朝凤轻尘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“有事?”凤轻尘这一次真得很配合的上前了,本以为九皇叔有正事,没想到……

    九皇叔突然伸手一拉,凤轻尘脚步一个踉跄,直接跌入九皇叔的怀疑,凤轻尘刚想挣开,九皇叔就加住力道:“别动。”

    他只是想要抱一抱凤轻尘,让凤轻尘知道,即使所有人都走了,凤轻尘身边还有他,风轻尘刚刚孤寂的样子,让他心疼。

    嗯……凤轻尘果然听话的不动,找了一个舒适的位置,窝在九皇叔的怀里。

    不知怎么的,离她爹娘入土的时间越近,她越是不安、越是烦躁,好像,好像……真得被人遗弃了一般。

    心里空落落的,九皇叔这一个拥抱正是她需要的……

    九皇叔紧紧地抱着凤轻尘,察觉到凤轻尘的情绪渐渐平静下来,便在她耳边听声的道:“别担心,一切都会过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符临这个人,你也不用防备他,他的目标是让符氏重返九州大陆,他不至于会坏到那里去,和他交往时多留一个心眼便是。”

    在九皇叔眼中,符临也是一个可怜人,一个被家族重担压得没有自我的人,当然可怜归可怜,该出手的时候依旧要出手。

    这世间谁不可怜,他没那么多同情心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除了嗯就不再说其他的话。

    事实上,她打从心底膈应符临,符临不只一次利用她。

    “至于南陵锦行,你自己看着办,你要愿意就认他,要不愿意就把他当一个陌生的皇子,你认识的周行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嗯……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静静地抱在一起,一个一改平日的寡言,不停地碎碎念,一个一改平日的尖锐,温驯的配合,两人相拥的画面,美得像一幅画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