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698任性,只要你愿意我永远是那个他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3d彩吧助手走势图2018年香港马会开奖结果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“殿下,殿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殿下,危险,危险……”

    “保护殿下,保护殿下。”

    南陵锦行任性的举动,让整个队伍大乱,一时间兵荒马乱,众人挤成一团,侍卫和下人都默契的一一朝南陵锦行靠拢,意图将南陵锦行护在中间。

    “让开!”南陵锦行厉声呵道,侍卫呆愣片刻,南陵锦行直接冲了过去,这骚动不仅引起了凤轻尘的关注,也引起了站在转角处,看热闹的南陵锦凡和西陵天磊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“早知道他这么心急,我应该安排一个刺杀,说不定能成功,就算不成功也能给他一个小小的教训。”南陵锦凡嘲弄的道。

    西陵天磊不置可否,半是嘲弄半是调侃的道:“小心东陵皇上不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南陵锦行的到来,不就是东陵皇上给南陵锦凡的教训嘛,东陵皇上这是在警告他们别乱来,看清这是谁的地盘。

    “我不担心,东陵皇上现在要关心的是淳王婚礼。”南陵锦凡不甘示弱的反讽。

    瑶华公主有身孕,急着出嫁对他们来说都不是秘密,再不办婚礼,瑶华公主的肚子就遮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比毒舌,西陵天磊绝不是南陵锦凡的对手,没有意外,西陵天磊完败。

    不过南陵锦凡的话却提醒了他,东陵皇上不就是仗着瑶华肚子里有淳王的孩子,便随意拿捏瑶华嘛,如果……

    如果那个孩子没了吗?

    西陵天磊的眼神落在凤轻尘身上,眼中闪过一抹阴毒。

    如果瑶华的孩子掉了,最好的凶手就是凤轻尘,他得想个办法,让瑶华与凤轻尘碰个面,这样瑶华肚子里孩子才掉得有价值。

    西陵天磊心中有了计划,便呆不住了:“锦凡皇子,本宫没兴趣在这里看他们姐弟情深,本宫先行一步了。”

    是的,南陵锦行和凤轻尘此时就在上演姐弟情深一幕。

    南陵锦行不顾侍卫的阻拦,丢下鸡飞狗跳的仪阵队,一马当先冲到凤轻尘面前。“嘶……”离凤轻尘十步远,南陵锦行将马勒停,马蹄飞扬,南陵锦行不等马停稳,一个纵身跃下。

    姿势很潇洒,可骑过马的人都知道,这个动作有多危险。

    凤轻尘早就被南陵锦行这个举动给惊到了,在马朝她奔来时,她早已站了起来,当马冲过来,凤轻尘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礼虽不可废,可她的小命更重要,南陵皇室尽出疯子。

    凤轻尘承认,南陵锦行这不按理出牌的举动,让她忘了与南陵锦行相见的烦躁与不适。

    “姐姐……”南陵锦行一下马,就朝凤轻尘走来,一身锦服尊贵威严的让人陌生,可开口的话,却让凤轻尘有种错觉,那就面前这人还是周行。

    迎上南陵锦行熟悉的笑脸,凤轻尘不客气的呵道:“你疯了。

    哈哈哈……南陵锦行爽朗的一笑,这可把他随行的人员给吓坏了,要知道他们这个皇子,从来没有这么开怀的笑过,他们这个皇子笑的时候,就是唇角微微上扬,脸皮动一动。

    “姐姐你放心,我不会有事,劳烦姐姐亲自出来接我,走,我们这就进去。”经过半年多的宫廷生活,南陵锦行早已学会了察颜观色。

    察颜观色这手段并不只有下人才要学,皇子臣子一样要学,看凤轻尘这样子,南陵锦行就知道,凤轻尘暂时忘记他是南陵皇子,依旧把他当周行对待,他当然趁热打铁了。

    南陵锦行挥了挥手,让随行的侍卫的下人都呆在外面,不要进去。

    这群人见识过南陵锦行的手段,虽知他此时的行为于礼不合,也没有人敢开口,默默地站在门外,侍卫迅速分开,将凤府围得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这动作……凤轻尘怎么可能没有发现,只是南陵锦行想要表现亲近,她配合好了。

    怎么说,南陵锦行也和她有一段交情,是从她身边出去的人,本着帮亲不帮理的原则,她当然要配合南陵锦行了,让外人看到他们姐弟情深,看到南陵锦行与九皇叔的联盟牢不可破。

    这一次见面带着政治色彩,凤轻尘也就少了几分陌生感,与南陵锦行同步朝凤府走去。

    途中南陵锦行碰到凤轻尘的手:“姐姐的手还是这么冰冷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这双手怎么暖不起来。”凤轻尘本能的抽开,并不是防备南陵锦行,而是习惯使然,除了九皇叔外,她不习惯手被人握住。

    “我帮姐姐暖暖?”南陵锦行试探的问道,没有意外换来凤轻尘的拒绝:“多谢殿下关心,我已经习惯了,殿下,你别叫我姐姐了,这会让人误会,论身份你比我尊贵,论年纪你比我年长。”

    周行的姐姐好做,皇子的姐姐难当。

    “在我心中,你一直是我姐姐,与身份年龄无关,要说身份你是我姐姐,身份比我还尊贵。”南陵锦行并没有同意。

    于情于理,他都不会与凤轻尘生疏,至于叫凤轻尘姐姐,刚开始也许不习惯,可现在……皇宫的生活不是人过的,他很怀念当初在凤府的那段日子,凤轻尘也有做姐姐的派头。

    “我怕会给你带来麻烦。”南陵锦行的话,让凤轻尘心暖暖的。

    还好,还好,虽然从周行变成了南陵锦行,在她面前这个少年,依旧是她熟悉的人,没有变得高高在上指使。

    “永远不会,就算是麻烦也是我给你带来麻烦。”南陵锦行歉意地看着凤轻尘,他今天的举动无疑又把凤轻尘推到了台前。

    “小麻烦,我还不放在眼里,就算没有今天的事,他们也不会放过我。”债多不压身,麻烦多了也就习惯了。

    “有我在,我不会让他乱来。”南陵锦行低声道,这个“他”指谁,他们都明白,除了南陵锦凡那个疯子外,还有谁会那么疯狂。

    “他想找麻烦也没有机会。”她父母还未下葬,虽不能算孝期,但正式场合或者皇宫这样的地方,她是不会去的,大家也默契的不邀请她。

    她父母下葬后,她就要去玄霄宫,南陵锦凡想找她麻烦也没有折。

    南陵锦行笑了笑没有反驳,有九皇叔,在南陵锦凡也不敢蹦达的太过火。

    南陵锦行发现他和凤轻尘之间的陌生感,便把这大半年的事情都像凤轻尘交待了一遍,当然是报喜不报忧,尽挑好的说,可凤轻尘从他的话中依然听出,这大半年他在南陵过得并不轻松,甚至可以说是步步为营。

    想来也是,一个从外面回来的,毫无根基的皇子,如何跟南陵锦凡和苏家斗,凤轻尘承认自己心软了,听到南陵锦行解释,这大半年不是不给她报信,而是不想她担心,凤轻尘相信了,也释然了。

    南陵锦行是抱着必死的绝心回南陵,他不给凤轻尘报消息,是怕有一天他死了,凤轻尘会伤心或者会做出什么事来。

    依南陵锦行对凤轻尘的了解,他知道如果他死在南陵,凤轻尘一定会帮他出气,因为…凤轻尘这个人护短,凡是被她护着的人,她都会护到底。

    两人聊一个时辰,早就没有了初见的生疏感,凤轻尘心中的不安与忐忑也消除了,南陵锦行见凤轻尘不生他气了,便提出要去拜祭凤父凤母。

    这事不是秘密,有心人都知道,南陵锦行无疑是有心人,凤轻尘没有理由拒绝,亲自引他前去,南陵锦行没有敷衍的鞠躬,而是老老实实的跪下行礼。

    有九皇叔珠玉在前,南陵锦行此举就没有那么震撼了,不过凤轻尘依旧感动,南陵锦行此举代表他尊重自己的父母。

    从灵堂出来,两人并没有再回大厅,而是在凤府随意的走了起来,看着熟悉又陌生的景志,南陵锦行难道伤感了起来:“果然离开太久了,有好多地方我都不记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前段时间重建了,你不熟悉也正常。”凤轻尘静静地打量凤府的景色,这才发现:“有些地方,我也不熟悉。”

    苏文清真是费了心思,同一个地方,可秋冬两季的景色却截然不同,她最近都是忙疯,从来没有停下来,看看身边的风景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姐姐陪陪我逛逛,要是让人知道,我们在自己家里迷路,那可就好笑了。”说这话时,南陵锦行的脸上扬起一抹怀念的笑,那神色……

    要凤轻尘分不出真假。

    这是凤府,不是南陵锦行的家!

    南陵锦行一直赖在凤府不肯走,直到天快要黑了,副官进来提醒:“殿下,再不进官就赶不上皇宫的宴会。”

    “多事。”南陵锦行冷眼横了副官一眼,副官大汗淋漓,却站在原地一动不敢动。

    他也不想多事,可是……时间不等人呀。

    “快去吧,晚到了皇上会不高兴。”凤轻尘出口的打圆场,南陵锦行这才同意离去,凤轻尘目送南陵锦行离去的身影,半天没有动。

    是她要求太高了,还是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身不由己,她总觉得南陵锦行在刻意地消除他们之间的隔阂,拉近他们之间的距离。

    也许是她太敏感,南陵锦行现在不是那个,要小心谨慎才能活命的周行,他是皇子,言行举止难免会随意一些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